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85章 来自过去的礼物
    女孩儿虽然被绑着,脸上却并无惊慌之色,若有所思的探寻目光在张智旭和面具人之间圈寻。

    张智旭发出难听的笑声,走到女孩儿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有两个选择,加入我们,你可以优先享用我的战利品。”说罢指了指椅子上的妇人,“或者,成为我们的战利品,我相信你不会喜欢这个过程的。”

    他志满意得,甚至自己都没发觉,引用了女孩儿处于支配地位时曾用过的句式。

    女孩儿噗呲一笑:“这算什么?某种古怪的杀戮Party吗?你希望我如何享用她?像对你那样……用刀划过她的喉咙?”

    女孩儿的声音带着几分挑逗,张智旭再一次想起了那猝不及防的一刀,呼吸有些急促,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返身拿起刀,割开了女孩儿的绳子。“别试图逃走,你逃不掉的。”说罢看了面具人一眼。

    面具人没动,似乎默许了他的行为。

    女孩儿活动了一下手脚,一脸淡漠的走到妇人跟前,纤细的手指优美的抚摸着妇人有些发福的脖颈,在血管跳动处停留了尤其长的时间。

    张智旭舔了舔嘴唇,感到一股久违的兴奋,简直就像是……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

    “等等!”张智旭掏出了手机对准两人,似乎准备拍照。“值得纪念的一刻……多么美丽……”

    面具男静静说道:“分享是一种美德。”

    张智旭嘿嘿笑了两声,“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这个的!”

    但青幽摸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意兴索然。“我不喜欢这个,太肥了。”

    张智旭有些激动:“那是蛋白质丰沛的证明!”

    青幽耸了耸肩,“不喜欢,没兴致。”

    面具人阻止了张智旭的爆发:“我们尊重每个人的爱好,这是规矩。”

    张智旭哼了一声。

    青幽耸耸肩,“这是我的第一次,我需要郑重一些,难道不能让我自己挑选吗?”

    面具人赞同:“第一次总是最重要的。”

    张智旭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随便你。”伸手点了几下手机,扔给女孩儿:“自己看,里面应该有你喜欢的类型,挑一个,然后我们一起玩……”说完又舔了舔唇,贪婪的看向妇人。

    这是个类似论坛的社区,上面一片模糊,只能看到标题的一弯红月。原来在梦中,是真的无法进行阅读的。

    青幽不动声色的记下了一切能看到的信息,然后目光看向了面具男。张智旭察觉到他的目光,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充满鼓励的将匕首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青幽拿起匕首,骤然暴起割向面具男的喉咙!

    他不躲不闪,身体瞬间虚化,然后又重新出现在原地,犹如幻影一般。

    青幽的身体却突然出现了无数道无形的伤口,鲜血迸出……

    青幽从梦魇中醒来。

    身为魇的主宰者,她并不会在里面受伤,并可以适当的改变一些剧情。当然,前提是避免被对方察觉。

    直到最后,面具男的脸都没有露出来,甚至身形也是虚幻的,这意味着……张智旭并没真正见过他。

    而且在张智旭的潜意识里,这个男人几乎无所不能,甚至拥有一些特殊的力量。

    唯一的收获,只有那个社区,变态杀手社区,但梦魇中却无法看清网址。

    青幽觉得有些恶心。

    控制梦魇对她的影响并不好,尤其是虫子那一幕,过于挑战她的承受力了。她想象不出,一个婴儿是如何在那种环境中存活的。

    到达警局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警告齐烽,张智旭可能会越狱。他显然已经用某种特殊的方式向面具后的人发送了消息,试图用自己的行踪换取对方的营救。

    在她的提示下,网络部的人集中查询了张智旭的手机浏览记录。

    “确实有一个可疑网址,但是无法追踪。对方使用了国外的代理服务器和精密的加密技术,IP随时变换,没有特殊密钥,甚至无法登录。我们想使用犯人的手机尝试,但需要帐号密码。”

    齐烽看向青幽。

    青幽努力回忆了一下梦魇中张智旭的按键,一片模糊。“给我点儿时间。”

    转身进入了一间无人的房间。

    “暂且不谈她是否真的有看穿人心的神秘能力,但她这种行为,很不妥,你知道吧?”姜教授和齐烽站在监控室里,通过摄像头看着房间里青幽的举动。

    她拿出了一个装有血液的金色香炉,手指覆盖在香炉上,双目紧闭,神情有些痛苦。

    “非常案件,用非常手段,也没办法。”齐烽虽然也觉得用人血什么的,看起来很邪恶,但他信任谢法。

    “我说的不是这种行为本身,而是这种行为对她的影响。她太年轻了!”姜教授有些严肃的看着齐烽,“让她深入这些有精神疾病的人的内心,去查看他们的思想,会对她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她成年了。”齐烽有些不耐烦,“我们不是在警官学校里,她是GA的正式成员!”

    姜教授瞪着齐烽,有那么一瞬间,齐烽以为她要对自己长篇大论,但她最终只是扶了扶眼镜。

    半小时后,青幽从房间里出来,“帐号是蝴蝶,密码是776583256。”

    她脸色不太好,神情也有些恍惚。

    “你没事吧?”齐烽不了解他们这种神神怪怪手段,只觉得她似乎很累。“休息一下吧,我不了解你们那些事,所以如果有困难,一定要跟我说,别逞强。”

    青幽一笑,她能感觉到齐烽身上传来的关心情绪,“谢谢,我没事。”

    她有些头疼,有些恶心。为了查找那个密码,她在那段梦魇中反复出入了十多次。

    齐烽拍了拍她的肩膀,“千万别逞强,你要是累着了,谢法非拆了我不可。”

    青幽抿唇而笑,“你们很熟?”

    “孽缘啊,”齐烽叹了口气,“我宁愿不认识他!认识他之后,我遇到个案子就觉得有超自然力量!有段时间都快魔症了!”

    青幽被他的语气逗笑了。

    “为什么是蝴蝶?这用户名很女性化啊……”齐烽低声嘟囔。

    “因为蝴蝶破茧前,是一只蠕虫。”青幽随口答道。手机响起信息声,打开一看,是韩笑。

    他传来了储藏箱里的【礼物】。

    三张照片,照片上都是同样的人,一对夫妻,浓妆艳抹的妇人和人高马大的男人,穿着奢侈的衣物,趾高气昂,即使化成灰,青幽也能认出他们。

    周晓峰的父母,十年前蝴蝶谷事件,让青幽一家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

    看来他们生活得很不错,毕竟青幽临走之时,考虑到时空的复杂性,并没在他们身上留下后手。

    三张照片明显是在不同时期偷拍的,时间间隔大约2-3年,第三张照片里,他们甚至抱着一个孩子。

    将亲生儿子的死卖了个好价钱后,又生了一个吗?

    青幽终于猜到了面具人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