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108章 一出闹剧
    谢珍珍一整天都在偷偷观察韩笑,甚至几次找理由,专门凑到他跟前,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韩笑跟往常一样,甚至都不抬头看她一眼。

    那份魔药……该不会没有效果吧……谢珍珍有些委屈的鼓起了脸。可是,大家评价都说很好用呀!据说只要不是特别陌生特别讨厌你的人,都会产生不错的效果!

    难道韩笑真的特别讨厌她吗?谢珍珍有些伤心。看到垃圾桶里那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又忍不住有些生气。

    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她中午吃饭回来,居然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一块血淋淋的生肉!吓得她差点儿没叫出声来!

    这种没品的恶作剧,多半是那个可恶的夏青幽干的!越想越生气,谢珍珍拿起垃圾袋,气鼓鼓的走去楼梯间扔垃圾。

    突然一声尖叫!

    办公室内众人都是一惊,韩笑听出是谢珍珍,起身冲向楼梯间。青幽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味,立刻紧随其后。

    不大的楼梯间里,谢珍珍一脸惊恐的捂着手腕,清洁工小毛被她防身的法具击倒在地。

    “他……他攻击我!”谢珍珍见到韩笑,梨花带雨的就想钻进他怀里。

    韩笑一个巧妙的闪身避过,然后拉起了她的手臂,手臂上一道血淋淋的划伤,看起来确实像是小毛抓的。

    青幽俯身去查看小毛,谢珍珍惊吓之下下手没有轻重,他被打得不轻,肋骨断了三根,肩背有大片灼伤。

    “怎么回事?”青幽柔声问小毛。小毛却只是蜷缩着,一脸畏惧的缩成一团,恨不能把自己塞到墙角里。但青幽注意到,他仍时不时的,偷看谢珍珍一眼。

    “别怕!”青幽安慰他:“到底怎么回事?说话,我知道你会说话。”

    小毛虽然不太开口,但偶尔还是能迸出几个词的。

    “还能怎么回事!”谢珍珍气愤的指着小毛,“我出来扔垃圾,这东西不知道哪根筋坏掉了,朝着我就扑了过来!都怪法哥,这种邪恶的玩意,非要养在局里!”

    她的用词让青幽很不舒服,瞥了她一眼:“他平日可从没袭击过人,怎么今天就袭击你了?”

    “你什么意思啊!”谢珍珍更生气了,眼泪在眼圈里转:“你……你说我自找的?你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啊!我又没得罪你!”

    青幽真想翻白眼,“我只是说,他神智不全,你难道也神智不全吗?”

    这话说的韩笑都皱了皱眉,对谢珍珍低声说道:“去处理一下伤口,听话。”

    “不!”谢珍珍气得满脸通红,泪水挂满了脸颊,“今天我就不听话了!明明是那东西攻击了我,凭什么我要在这里被人冷嘲热讽!她算什么东西?走狗屎运捡到了千魂,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吗?她算什么东西?没爹生没娘教的!”

    青幽脸色沉了下去,这女孩儿真不是一般烦人,烦人而且蠢。“你知不知道,挑衅一个你赢不了的人,是最愚蠢的举动。”

    她起身,挡在了小毛面前,冷冷的看着谢珍珍。

    两个女孩剑拔弩张。

    谢法突然推开了门,看了看这里的情势,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法哥……!”谢珍珍扑到谢法身上,放声大哭起来,谢法一脸懵逼。

    韩笑头疼的看了看丝毫不打算示弱的青幽,示意谢法先带谢珍珍出去。然后犹豫了一下,对青幽正色道:“我并不是站在珍珍这边,她说的话确实过分了。只是,你也不遑多让。力量的强弱跟事情正确与否没有半点关系,威胁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而不会解决问题。所以……”

    青幽默默点了点头,“我明白,抱歉,不会有下次了。”

    韩笑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仍旧瑟瑟发抖的小毛,又对青幽说道:“会调查清楚的,你不用太紧张。”

    青幽俯身,轻轻抚摸小毛的手臂,试图安抚他。“……他不太会说话,心智也不完整,所以我确实担心,大家会带着偏见看他。”

    韩笑深深看了她一眼,“谢法会确保这种事不会发生。他身上的伤会自己痊愈,不用担心。”

    青幽点头,仍在抚摸着小毛的手臂。“你先去看看珍珍吧,我安置好他就过去。”

    韩笑推门离开了。

    小毛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一双空洞的眼睛仍旧带着点儿惶恐,但已经不再试图把自己塞进墙角。

    青幽碰了碰他灼伤的皮肤,“疼不疼?”

    小毛摇了摇头:“会……会好的。”

    青幽轻轻点着他的额头:“你啊,笨死了,为什么要招惹那女人?给自己惹麻烦了吧?”

    小毛有点儿委屈:“喜欢……喜欢……”

    “你喜欢她?”青幽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血……好喝……”小毛动了动,依依不舍的从墙角拿出了一个舔得干干净净皱巴巴的咖啡杯。

    血?青幽接过咖啡杯,这好像是早上谢珍珍买给韩笑的那一杯……

    会议室里,包好了手的谢珍珍仍在哭个不停:“她就那么说我……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惹得那东西咬我一样!凭什么呀!呜呜呜……明明我才是受伤的那个!”

    谢法表示头很疼。

    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是被划了一道线一样细的伤口,流了几滴血,就闹得像天要塌了似的,他真不知道这些女孩儿天天都在想什么!

    不多时,青幽推门走了进来,将一个皱巴巴的纸杯扔到了桌子上。

    谢珍珍的啜泣声立刻小了下来。那……那不是她给含韩笑买的那杯咖啡的杯子吗?她,她想做什么?

    韩笑也有些疑惑,猛然想起上午的时候,自己好像把喝剩下的咖啡顺手给了小毛。“这是我给小毛的吧?怎么回事?”

    谢珍珍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你……你把我给你买的咖啡给了那东西?你怎么能……”

    “没有没有!”韩笑眼见她又要哭,立刻澄清:“大部分都是我喝掉了,剩下一些顺手给了他而已。”

    青幽冷笑:“刚才小毛可提到了,血……很好喝。”

    谢珍珍瞳孔紧缩,不……不会吧……难道,难道那东西喝了她的爱情魔药,爱上了她??所以才……这也太恶心了!

    谢法疑惑的左看看,右看看,韩笑也十分不解。“怎么回事?谁给解释一下?”

    青幽悠悠闲闲的在桌旁坐下,不屑的看着谢珍珍:“真的要我说?我说出来可不会太好听。”

    谢珍珍看了一眼韩笑,咬了咬唇:“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她不相信她能仅凭一个空的咖啡杯,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好吧,”青幽耸耸肩,“原本我以为,你只是弄了一些小小的戏法到咖啡里,跟血有关的戏法儿。于是刚才我进来之前,去你的电脑上查了一番,猜猜我查到什么了?”

    “你怎么敢!”谢珍珍又惊又怒:“你怎么敢看我的电脑!”

    谢法也不赞同:“这行为不好,青幽。”

    “事急从权,我道歉。”青幽毫无诚意的对谢珍珍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反问:“你们难道就不好奇我找到了什么?”

    韩笑突然开口了,“到此为止吧,这件事是珍珍的错。珍珍,向小毛道歉,并且赔偿他三个月的食物。这样可以吗?”

    最后这句话是问青幽的。

    青幽耸耸肩,点了点头。韩笑明显已经发现自己中了招,却仍想给谢珍珍留些脸面。她虽然不喜欢谢珍珍,但不可能不给韩笑面子。

    谢法左看看,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谁给我解释一下?”

    “现在没事了~”青幽对谢法一笑,飘然而去。

    谢法看向韩笑,韩笑摇头:“别问了,一出闹剧。”

    谢珍珍忐忑不安的看着韩笑,眼圈通红。谢法看了看两人,多少也看出些苗头,迅速识趣的溜了。

    室内终于只剩下韩笑和谢珍珍两人。

    “韩哥……”谢珍珍忍着泪水,想要解释:“我……”

    韩笑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珍珍,我一直很相信你,我毫不怀疑的接收一切你递给我的东西,包括吃喝。但这一次,你真的让我失望了。今后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相信你。”

    这句话说得很重,至少对谢珍珍来说,几乎是已经到了让她心碎的地步。

    “对不起对不起……韩哥,我……我只是……只是想……”谢珍珍几乎泣不成声。

    韩笑叹了口气:“珍珍,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不接受你,跟我爱不爱你并没有关系。你姓谢,而我是不可能入赘谢家或娶谢家女人的,所以你跟我,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谢珍珍激动的抓着韩笑,“为什么不行?你是说,你是说你还是爱我的吗?”

    韩笑对她的重点有些无语,但仍旧点了点头:“我当然爱你,我一直爱你犹如我的妹妹。这份……你送给我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也许让我对你产生了一些男女方面的……欲望,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无论我爱你与否,用什么方式爱你,我的选择都不会变。”

    “为什么?”谢珍珍望着韩笑,眼中满是不解和伤心,“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韩笑摇头,轻轻掰开了谢珍珍的手:“珍珍,等你年纪再大一些,就明白了。我不适合你,我无法……带给你幸福的生活,你应该找一个家世简单,又真心爱你的男人,这是我唯一能爱你的方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