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150章 绝情
    直到三天后,洛家的医生才允许青幽外出,这三天里,她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看电影和使唤谢影。

    若不是姚佳佳仍旧昏迷,韩笑那边也没传来好消息,这几乎算是最好的一段时光了。每个夜晚,都在谢影的臂弯中入睡,每个早晨,都能看到清晨阳光下谢影的脸。

    冬日的上午,被获准外出的青幽穿着厚厚的外套,拉着谢影走在J市的街头,准备去事务局探望姚佳佳。

    在她的逼迫下,谢影也穿上了厚一些的外套,甚至被她在脖子上缠了一条有些滑稽的围巾。

    有一种冷,叫做你女朋友觉得你冷。

    女性杀手案的告破,使得街道上年轻女性的身影多了不少。这个城市并不像北方的B市那么寒冷,所以仍可以看到不少修长的美腿,在街区间姿态优美的穿梭着,那柔软的姿态,带着跟北方截然不同的水乡风情。

    青幽有些羡慕的看着她们,想象着同样的衣服,若是穿在自己身上,恐怕绝对穿不出这种婀娜和多姿。

    事实上,她在路过的橱窗里看到过一套类似的衣服,宽松的纯色亚麻上衣,不规则的亚麻裙,衣袖和领口用素雅的线刺绣出繁复的花纹,带着浓郁的水乡风情,优雅、精致而洒脱,可惜,四位数的价格让她望而却步。

    她突然想到,自己在修爷那里还寄存着不少东西,若是能卖出去……似乎能赚不少钱!

    还没等她开口,谢影突然说话了:“影鬼联系我了。”

    青幽一愣,刚想问为什么联系你而不联系我,突然想起谢影身上的【噬】似乎是影鬼的委托物品,他直接带走还没给对方交代……

    只联系欠债的,不联系讨债的,果然是奸商嘴脸,青幽决定要好好敲诈他们一笔。

    “我也该见见他们,清点一下寄存在那里的东西了。确定一下佳佳的状况之后,就一起去。”

    “一起去”让谢影有点儿开心。

    到达事务局后,青幽发现这里除了祖家的人,还有洛家的一个老妇人和一个中年女子,简单寒暄过后,得知老一些的叫洛芙,年轻一些的叫周韵,两人是母女,显然这位洛芙嫁给了姓周的男人。

    这两人是被叫来帮忙的,据说祖家人在三个昏迷的女孩儿体内,发现了某种意识变异,怀疑与命魂有关。

    “发现什么了吗?”听到与姚佳佳有关,青幽立刻紧张起来。

    “情咒。”老妇人打量青幽,虽然她的眼角已经布满皱纹,但一双眼睛却始终犀利睿智。“这三个女孩儿身上的情咒都发生了变异。”

    青幽心里一紧,猛然想起那天的梦境中,姚佳佳手持利刃杀死殷平野的情形。莫非那是暗示着……她将会亲手终结对殷平野的感情?

    从理智的角度讲,她确实不赞同姚佳佳对殷平野的绮思,但被迫失去这种感情,则是另外一件事了。

    “不好的那种变异吗?”她有些忐忑的问。

    老妇人洛芙若有所思,“……不太好,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那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她说话带着上了年纪的人特有的那种慢条斯理,听得青幽十分着急,忍不住直接冲进客房,决定自己亲自查看一下。

    殷平野也在姚佳佳的房间里。

    青幽一呆,“殷……殷平野,你好。”知道了姚佳佳对他的心思后,这句“叔叔”怎么也叫不出来了。

    从沙发上凌乱的衣物看来,这几天殷平野都是睡在这里。

    殷平野对她点点头,也许是因为姚佳佳已经救了出来,所以他面对青幽时,再也没有初见时那种凶神恶煞的态度了。“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没大事,我来看看佳佳。”青幽坐到了姚佳佳床前,那张平素冷淡自持的脸,此时显得格外平静,就像睡着了一样。

    打开咒眼,青幽心里猛地一沉。姚佳佳和殷平野之间的情线并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近乎于黑色的红,线上布满了利刃,就像她曾在洛依琳身上看到的那样。

    但是洛依琳身上的线是双向的,两根纠缠的线都是深红似血,遍布荆棘。但姚佳佳身上这根,只有她的这条变了,殷平野那若有若无的微弱细线仍是淡淡的橙红色,维持着正常状态。

    这到底是什么?

    青幽想了想,又起身到其他女孩儿的房间一一查看,半晌,若有所思的走了出来。

    “看出什么了吗?”洛芙停下了与祖君的交谈,两位老人齐齐看向了她。

    青幽沉吟了一下:“十二个女孩儿,迷恋姬飞尘的五个身上都出现了单方面的情线,但是跟正常产生的情咒不同,十分脆弱,我猜她们之前应该没有心上人,所以药才会促使她们生出情线。”

    “另外七个人,由爱生恨的四人,情线出现了不正常的断裂,应该是药的作用。俗话说得好,断人情路的人该千刀万剐,难怪她们如此痛恨姬飞尘。”

    “至于佳佳她们……”青幽蹙眉:“那种颜色的情咒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危险?”

    洛芙叹了口气,脸上有几分唏嘘:“那叫【绝情】,当然,不是你想的那种绝情,而是另外一种【绝】。你有没有听过这么几句词?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里的绝,就是这个意思。”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青幽咀嚼着这两句话,生平第一次读到了缠绵外,那些许的决绝:“是那种……即使世界毁灭,我也不会断绝对你的感情的意思?”

    “不错。”洛芙点头,“她们为了防止情线被切断,选择了与之对抗,并决绝的宁死也不肯被操纵感情,所以情咒转化成了绝情。”

    “绝情……跟普通情咒比有什么不同?”青幽又问。

    洛芙喝了口茶,慢悠悠的开口了:“普通的情线,会随着人心性变化而消散或重新凝聚。成了咒的线,则意味着定了终生,就像古时候拜堂成亲所牵的红线一样,这辈子都要缠在一起,至死方休。情咒虽然难解,却并非无解,就像结婚后,也可以离婚一样。”

    老人又喝了口茶:“但绝情,却是彻头彻尾的无解。别说离婚,就是生命消逝、灵魂湮灭、物换星移、沧海桑田,都无法断绝这种咒。中了绝情的人,即使死亡千万次,灵魂中每一丝的碎片都消逝在时光中,也无法结束这段感情。不是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是天地合,亦不与君绝!”

    青幽一时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姚佳佳……姚佳佳对殷平野的感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她居然还想过要不赞同这段感情?

    洛芙看穿了她的想法,又开口道:“这三个女孩儿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倒不全然是因为用情深,也有性格和个人选择原因。不肯受人摆布,不愿被人操控,宁死也要选择自由意志,从这一点看,很值得敬重。”

    青幽给了自己一分钟,消化了一下这个事实,随后又想到了很现实的问题:“转化绝情……对她们醒来有影响吗?”

    这次说话的是祖君:“严格来说,这三个女孩儿和那五个情线断开的女孩儿,都算是自己对抗了药性,无需解药,那五个女孩儿观察一下,就可以送回家了。这三个,则是因为过于激烈的意识对抗,身体无法承受,出于自我保护机制陷而入了深度睡眠,只要有人……将他们从意识空间里拉出来就行了。”

    “那还等什么?”青幽不明白。

    “那是魂法的范畴。”洛芙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谢影。

    “他是谢家人,他可以!”青幽立刻拉住了谢影。

    但谢影难得露出了点儿尴尬的表情。“……我不会。”

    青幽一愣,“不会……不会可以学!又不是不能,对吧?”

    谢影似乎有点儿怀疑,但仍是勉强点了点头。

    洛芙不屑的发出一声低哼,似乎对谢家人没什么好感。“那你们慢慢学,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告辞!”

    说完周韵扶着她颤颤巍巍的离开了,祖君起身相送。

    青幽则拨通了谢法的电话。

    “嗯,嗯……知道了,不用不用,你那里人手也不够,我们可以自己试试。”

    “谢影不行?好吧……有普通人能用的方法?那太好了,快传给我!”

    “嗯,知道了,好的,我会把配方交给祖家人的。”

    “放心,我不会拿佳佳冒险的。韩哥怎么样?”

    “嗯,你也别太担心了,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后,青幽觉得一阵神清气爽:“谢法说有普通人可以使用的方法,当然,需要是非常亲近的人才行!”

    谢影松了一口气。

    普通人太脆弱了,他怕自己万一不小心,搞死了青幽的朋友,女孩儿恐怕不会饶过他。

    将谢影发来的材料和配置方式交给祖君后,祖君看了一遍:“嗯……有些材料比较稀有,幸好我这里还有存货。这就是谢家的【入魂汤】吗?果然不一般……我这就去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