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162章 困境
    夜,谢家老宅。

    谢三身上还沾着硝烟的味道,手上有些没来得及清理的血迹,甚至向来整洁的黑西装,也多了不少灰尘和褶皱。

    神情却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谢璟文背着双手站在窗边,看不清表情。

    “家主,”谢三开口了,“今晚的爆炸瞒不了多久的,因为之前的事,警方反应非常快,我撤走的时候只来得及清理外面的人,深入内部的那两个……尸体没来得及回收。”

    “他们的尸体不能落入技术局手中!”谢璟文的语气不容置疑,“普通人尸检不会发现什么,命令希海设法介入,尽快处理掉尸体!”

    “是!可是……家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方很明显是冲着【血脉萃取】这件事来的!而且对我们的一切非常熟悉!”谢三很清楚,这件事一旦曝光,谢家的整个根基都会被彻底动摇,而且一旦被监督局的人知道……只怕免不了要上法庭。

    “你既然已经确定范围了,怎么还找不到幕后黑手?!”谢璟文的声音十分严厉,“而且今日你亲自带队,居然也出了这种事!我们已经损失了七个人了!我不记得你是这么无能的人!”

    谢三垂首:“抱歉,家主,是属下失职。属下没想到……那人居然连那个地点都知道,还能预先设下陷阱……”

    谢璟文冷哼一声:“这件事不会你也有份吧?”

    谢三大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家主!我们都是自幼被下了灵魂禁制的人!不可能做出危害谢家的事!家主明察!”

    “行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起来吧。”谢璟文皱着眉,在书桌后坐了下来。他并不真的相信有人能破解千年来的灵魂禁制,只是【血脉萃取】的事是机密中的机密,期间用过的人,都是有灵魂禁制的谢家核心子弟,外人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谢烛,是为这个计划提供牺牲品的人之一,谢敏,则是负责训练实验体的教官之一。

    他们只培育出八个实验体,如今却已经死了六个,几乎是大半年的心血付之东流,也难怪谢璟文震怒。

    “最后两个不要再派出去了,找个地方秘密安置起来!所有相关实验数据立刻秘密封存,然后销毁一切痕迹!”

    “是!”谢三从地上起来,脸上仍有些惶恐。

    “黑鸦怎么样?他今晚不是一起去了?”谢璟文问道。

    “他被爆炸波及,受了不轻的伤,死不了,但会缩短一些寿命,鬼医已经处理过了。”

    谢三面不改色的说谎。

    谢璟文叹了口气,“还是封鬼之术实用呀,不会死的武器,只可惜……修习封鬼术会断绝血脉,而且寿命太短,否则真应该多培养几个。”

    谢三没接话。

    谢璟文又问:“下一代封鬼培养得如何了?”

    谢三答道:“一切顺利,虽然才十岁,但搏斗和基本的法术修行都十分出众,应该过两年就能执行任务了。”

    谢璟文点头:“好,最近一切小心为上,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找到幕后人!另外,重点调查实验牺牲品!我怀疑很可能是某个牺牲者家属干出来的事!”

    谢三答应了一声,犹豫一下,又说道:“迄今为止牺牲者一共八十余人,我曾简单调查过,大多是些被抛弃的血脉湮灭者,即使有亲人,也不太可能是谢家异人。那天,少主提到觉醒者……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说!”谢璟文盯着他。

    谢三有些忐忑,但仍是说了下去:“千魂之主觉醒的过程我曾听少主说过,是发生在洛容萃取血脉之珠之后。失去了多半的血液,本应死亡,却因为觉醒而活了过来……”

    “你是说……”谢璟文沉吟起来。

    谢三点头:“这幕后凶手,有没有可能是牺牲者之一?因为仪式而觉醒了血脉力量,保住了性命,并从我们埋尸的地方爬了出来?”

    谢璟文思索半晌,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有可能!那仪式确实有激活血脉的能力……那还不快去查!”

    “是!”谢三躬身准备离开,打开书房门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少主?”

    谢法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类似传声筒的东西。

    谢璟文也是一愣:“法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墙角。”谢法眼中都是冷色,嘲弄的晃了晃手里的东西,那东西的另一头连着书房门后的一个角落。“传统屏蔽声音的符印是片状的,只要两边有联通物,立刻就可以破解,所以传统的东西,并不总是好的。”

    说着扔掉传声筒,走进了书房:“我就觉得这几天的事不正常,今天一听,果然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冷笑一声:“八十多条人命,泯灭人性的血脉实验,没错吧?足够将黑牢牢底坐穿,甚至是死刑了!”

    “法儿,这件事很复杂。”谢璟文朝谢三使了个眼色,“我慢慢跟你解释。”

    “好,我听着。”谢法心中燃烧着冰冷的怒火和彻头彻尾的失望。

    谢璟文叹了口气,搭上了儿子的肩膀,柔声说道:“法儿,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谢法一惊,他没料到父亲居然会对他动手!手中魂线一闪,随后脖子上一阵微微的刺痛。

    “得罪了,少主。”一根针刺进了谢法的脖颈处。谢璟文只是佯装,真正动手的,是背后的谢三。

    谢法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书房的地上。

    谢璟文抱起了地上的儿子:“最近每天给他注射药物,在事情解决前不要让他醒来!”

    “是!”谢三有些同情的撇了一眼谢法,帮着谢璟文将他扶到了卧室的床上。

    第二日清晨。

    青幽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勉强起床,身边却早已没了人。若不是桌上放着的早餐,她几乎要以为昨夜谢影的到来是自己做梦。

    昨夜没有接到谢法的电话让她松了口气,这说明至少昨晚,被害者没有增加。但随后她才知道,是自己过于天真了。

    到达事务局,她发现谢法不在,反而谢三正在等着他们。

    “昨晚谢家的一处产业再度发生了爆炸,家主为了少主的安全,禁止他外出,今后调查的事情,由我协助你们。”

    谢三一副文雅谦恭的姿态。

    可惜这些人大多知道他的真面目,关昔楼冷哼一声:“禁足?禁足总不会连电话都不接吧?”

    谢三仍旧笑眯眯的:“是的,家主没收了少主的电话,少主的性格你们很清楚,不是会乖乖听话的人。诸位都是他的好朋友,若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还请在事件结束前,不要去找他。”

    关昔楼不服气,还想说什么,却被韩笑拦住了:“也好,我们尽快解决这件案子就是了。”

    “当然,我一定全力协助。”谢三微微颔首。

    “我们有个案情讨论会,半个小时左右,三哥就在外面喝点儿咖啡,稍等一会儿吧。”韩笑说道。

    “没问题。”

    进入会议室,开启了防监听符印后,关昔楼迫不及待的问韩笑:“怎么回事?他们明明是在软禁谢法啊!”

    韩笑叹了口气:“至少,他们是为了保护他!这件事,是谢法的死劫,他身上的劫气已经浓厚到我不得不天天盯着他了。所以暂时不让他出来,未必是坏事。”

    关昔楼有点儿怀疑:“你现在已经能看到劫气了?能开摊算命了?”

    韩笑无奈的笑笑:“是啊,都快变神棍了。”

    “那我有没有什么劫啊!”关雎鸠眼睛亮晶晶的凑了过来。

    韩笑装模做样的看了半天:“嗯,你最近怕是要有皮肉之灾。”

    “啊?”关雎鸠一脸惊恐,“我会受伤?我就说出外勤最危险了!”

    韩笑嘿嘿一笑:“受伤倒不至于,会被你姐姐打一顿!”

    关昔楼配合的瞪了他一眼。

    关雎鸠如何还不知道,韩笑是在拿他开涮?于是撇撇嘴,气鼓鼓的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谢法不在的不安感总算被这个小玩笑冲散了不少。

    “韩笑,谢法不在,就只能靠你了,分配任务吧。”关昔楼和韩笑是这里资历最老的人,虽然谢诚意比他们更年长一些,但对方毕竟是谢家分家的人,关昔楼不可能让权给他。

    韩笑也没有推辞,“小关,继续研究炸弹的构成和技术,昨夜又有了新的样本,诚哥会陪你一起。”

    关雎鸠和谢诚意点头。

    “昔楼,谢烛的案子既然陷入僵局,你和青幽先去重案组,昨夜的爆炸案里出现了两具尸体,谢希海已经在进行尸检,但我怀疑他不会太老实。”

    “交给我,保证他说实话!”关昔楼立刻应承。

    青幽也点头表示同意。

    韩笑继续说道:“鬼杀事件拖得越久越麻烦,我今天会去一趟监督局,在城里准备大型净化仪式,彻底解决这个后患。同时我也会申请一些特殊允许,例如对嫌疑人使用不具有伤害的简单术法……方便我们调查。”

    这是青幽最乐于听到的消息,只要可以进行咒触,立刻就可以知道荣洁在隐藏什么。

    而且用城市大型净化来换取监督局的松口……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韩笑比谢法更加擅用利益交换。

    “行动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