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唐技师 > 第149章 钱从哪来(“顽主小王”打赏加更)
    李世民不让李牧写认错的折子,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大理寺毕竟是法度森严的地方,再让李牧这样胡闹下去,以后大理寺还如何审理案件。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钱上,这可是实打实的上百万贯的钱财啊。这才几天?若是没这回事,便是让李牧在大理寺蹲半个月,李世民也舍得,但是如今,为了更好的赚钱,自然得让李牧出去。

    利益,才是左右事情走向的最终指标。李世民缺钱啊,他缺钱缺得眼睛都要绿了。今年打了一场大仗,虽然得胜而还。但随之而来的开销,着实大大地增加。别看从颉利手里抢了二十几万贯,这点钱,赏赐士卒都捉襟见肘。而且不要忘了,除了抢钱,还有人呢?

    俘获的奴隶,得吃粮食吧?边境的流民,得招抚,安置吧?要知道,饿急眼的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逼到了份上,几个突厥部落联合一起,就是一股骑兵,大事做不来,骚扰边境小城,还是做得到的,不全都是麻烦么?

    这个时候,钱、粮,就是命根子。粮有,在门阀世家手里,要粮,得给钱。李世民没钱,只能干瞪眼。因此,只要能给他搞到钱,那就是好人,些许的毛病,都会变得顺眼起来。

    这不,爱卿都叫上了?

    李牧早就摸透了李世民的脾气,因此才决定坚持,再支棱支棱。果然事情按照他预想的方向走了,面子总算是保住了。

    李牧知道,不给李世民解释清楚,他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他整理了一下思绪,从头开始讲起。

    “陛下,臣先说这个事情,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李牧清了下嗓子,道:“三个公司,臣最开始的预想,只有一个。就是大唐建业,所谓‘建业’,建筑之建也。因为最近很多长安的勋贵,都在找工部的工匠搭盘炕,建火墙。臣琢磨着也不能白干活,就琢磨成立这个大唐建业公司。所谓‘公司’者,司,经营也,公司的意思就是集合公众的力量一起经营。这也不能算是臣的发明,工部有工部司、虞部司,臣受此启发想到的。”

    李牧继续说道:“对于‘盐和矿’,臣本来没打算成立公司。但是前天见过赵国公世子长孙冲,和王侍中的弟弟王普之后,臣发现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因为按照赵国公和王侍中的意思,他们两家,想要占有这好处的大半。但是陛下您想,清河崔氏,赵郡李氏,申国公,独孤家等等,哪一家是好惹的?哪一家的消息不灵通?在臣见过他们的第二天,便有很多人来找到臣,坚决反对他们两家占大头这种分法,觉得非常不公平!”

    李世民一点也不意外长孙无忌和王珪提出这种要求,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他们是各自势力的领头人,官职也是最高,影响力也最大,自然觉得自己应该占大头。而其他人反对,李世民也不意外。因为事件造成的损失和利益,都是大家共同承担的。凭什么你承担的损失也不比其他人多,有利益的时候却要占个大头?显然有不公平之处。

    李世民想象了一下,若是自己遇到了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左思右想也是头疼,因为哪家都不是好惹的,处在他的位置上,得罪谁,似乎都不合适。但最后若是逼着他选择,他应该还是会倾向于偏帮长孙无忌和王珪,毕竟这俩人的作用,要超过其他人很多。

    但是现在的结果,显然李牧没有这样做。李世民看向李牧,问道:“继续说,你是如何做的?”

    李牧拍了下胸脯,道:“陛下,您是了解臣的。我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做人做事,首要在意的便是公平。既然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道理,那臣只好秉公处理了。钱!是不会撒谎的!于是臣就根据以往做生意,出多少钱,占多少份子的经验,想出了一套非常公平的分配方法,再结合大唐建业的公司模式,推出了这一套最佳解决方案。臣将之命名为,股份制公司。”

    “这个股的意思,取自于搓麻绳。”李牧早就想好了这套说辞,给李世民解释道:“陛下可见过编麻绳么?一根麻绳,是由最细的麻,搓成细绳,然后再用细绳搓成粗绳,细绳能承担的重量小,但是搓成一根粗绳,承担的重量就大了。每一根细绳,就称之为一股。‘份’,就是份子。股份,就是每一个出资人所占的份子。每一个出资人,就是这份子的东家,称之为股东。臣把公司分成一百股,每一股一万贯,按照出钱的多少,决定话语权的多少,简单来说就是,谁钱多,谁分红就多,说得也算!”

    李牧其实也不知道后世关于股份的定义是不是这么回事,但是在唐朝,他说的话就是定义,只要能说得通就不会有问题。而且他这样解释,也便于理解。至少麻绳是分股的,李世民还是知道的。

    李世民点点头,道:“着实巧妙,但是朕有个疑问。你让他们出钱,他们就愿意出钱?你该不是诓骗的吧?”

    “陛下,臣是一个正直的人!”李牧认真地说道:“臣怎么可能诓骗呢?臣只不过是给他们算了一笔账而已。”

    “算了什么账?”

    “臣就是通过计算的方式告诉他们,矿和盐,每年的获利,至少二百万贯。他们出一百万贯的本钱,能获得二百万贯的利润。一变二,翻倍的赚!而且,这一百万贯的本钱,大半还是要花在他们身上的。而且投入是一次性,利润却年年都有。这样还不入股,岂不是傻子了么?”

    李世民还是有些懵懂,道:“朕还是没听明白,你的意思,这钱还不算是赚的?”

    “唔……”李牧想了想,道:“现在还不能完全算,不过暂时用不上那么多。陛下可以拿去用,只要及时归还就行了。”

    李世民眼珠转了转,虽说钱不是纯利润有些令人失望,但可以用,就解了燃眉之急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忽然李世民想到了一个问题,这投入就能翻倍,而且投入的钱还能转回去,如此的好事,怎么都便宜别人了?

    李世民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李牧叹了口气,道:“陛下,您怎么还是没明白臣的意思呢?臣这是为了陛下,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啊!”

    李世民蹙眉,道:“什么意思,说明白点!”

    “陛下,臣请问您,就像现在这样入股,陛下有钱入股么?”

    李世民摇了摇头,他要是有钱,还用得着李牧么?

    “对嘛,陛下没有钱入股。臣也没有,那怎么办呢?就只能是找有钱的人入股了,谁的钱也不是捡来的,若没有足够的回报,谁会投钱呢?因此双倍的回报,是必须得有的。”

    “可是这钱都给他们挣去了,朕的利润在哪呢?”

    “陛下,您也没搭什么呀!”李牧给李世民解释道:“陛下,盐业公司开采的是原本有毒的岩盐。等公司运作起来,他们开采盐,是要给钱的。他们得承包岩盐矿,这个钱,就是陛下您的纯利。这是原本没有的,若没有盐业公司,您挣不到这个钱。矿业也是一样,他们承包矿,也得给您钱。这两份钱,原本都是没有的。有了这两个公司,才有这两份钱。臣如此运作,您一分钱不用投入,坐享其成,空手套白狼,您还不满意么?”

    李牧把手一摊,道:“那臣就没办法了!陛下另请高明吧!”

    李世民皱着眉头想李牧的话,还是没想明白,问道:“若按照你的说法,朕坐享其成,辅机和叔玠他们也能获利,但是这钱从哪出啊?到底是挣了谁的钱呢?”

    李牧想了想,道:“陛下,臣再给您举个例子,您应该就能明白了。”

    “假设臣有一个煤矿,煤是有价值的。但是煤不挖出来,就没有价值。煤矿旁边有一伙流民,这些流民没有财产,但是他们有力气,他们能帮臣把煤挖出来。他们干活,臣给他们钱,他们拿钱买粮食吃。种地的农民卖了粮,买臣的煤取暖。臣卖了煤,得以获利。这样一来,臣的煤,流民的力气,农民的粮食,全部都有了价值。陛下若问到底谁赚了谁的钱,谁都赚了谁的钱,因为煤和流民的力气产生了价值,这个价值就是钱。当价值的总量逐渐增长的时候,市面上需要的钱也会增多。或者钱的数量不增多,钱的价值就增加了。反过来也是一样,臣这么说,陛下您听懂了么?”

    李世民摇了摇头,他确实没听懂,而且更懵了。

    李牧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货币通胀这个概念,他在后世念书的时候,学得也不是很明白。还是后来做游戏数据平衡的时候,通过实践才总结出来的道理。一个服务器中的元宝总量和游戏内的金币产出的关系,就是一个小型的通胀规律。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玩家可以在游戏里做个商人,十几分钟拍卖行倒卖就能换元宝甚至换钱,而大部分的人,整天整夜的打怪刷金币,都不一定够学技能的。

    这是有门道的事情!不是光靠勤奋就能解决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