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购买章节比例超过70%, 刷新后可看最新章节。  你经历过绝望吗?

    ……

    双头蛇妖绯色与阿白,曾经是深渊里的一方霸主,麾下妖魔无数。自在逍遥的日子过了近千年后, 某一天,他们忽然无比厌倦头顶那片永远暗沉的天空, 以及高悬的永不落下的血月, 于是阿白提议, “我们去现世吧。”

    深渊的生物基本都知道现世, 但大多数都只是听说,真正去过的寥寥无几。

    因为有一片虚无隔开了两个世界,想要去到现世,需要先从特殊的入口进入到虚无世界, 然后在那个被迷雾所笼罩的世界里碰运气。运气好找到了门, 穿过去就是现世,运气不好就会迷失在虚无世界里,慢慢饿死或者成为其他迷失者的食物。

    不过对绯色与阿白这样的大妖魔来说,这个过程的危险性其实不算大,他们有着强大的实力,哪怕迷失一百年也没关系,反正有很多妖魔可以吃:)

    就这样,兄弟俩离开了深渊深处, 通过特殊入口进入虚无世界。他们运气算不上特别好, 但也不差, 在迷雾里游荡了几年后, 终于找到了一扇门。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重来一次,绯色与阿白宁愿继续在虚无世界的迷雾里再游荡个几年,也绝对不会穿过那道门!

    可惜那时候的他们根本不知道门后面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仗着自身实力强大,无所畏惧的穿过门,进入现世。

    那是一片山林,藤蔓攀附着枝繁叶茂的大树,一派葱郁茂盛,鸟叫虫鸣声此起彼伏,风从林间穿过,夹杂着一缕妖魔躯体腐化后形成的独特气息。

    绯色与阿白摆动着蛇尾,向气息传来的方向游去,最终进入到一片竹林里。

    竹林深处有一座小竹楼,一个眉目间带着一股子戾气的少年坐在门前的竹阶上,嘴里咬着一片竹叶,一脸麻木的表情。

    他的视线漫无目的的四处游移,不经意间对上远处的绯色与阿白。

    少年愣了一瞬,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却是没有多少害怕。片刻后,只见他回过头,朝屋里喊了一声,“玉衡,外面来了一只人身蛇尾的怪物,还长了两个头。”

    话音落下后不久,便见一道娇小清瘦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那是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年纪比那个少年还要小。

    绯色与阿白原本对此不以为意,但是当那人抬起头看过来时,他们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将他们笼罩其中。

    远处,两个小孩子的对话声传来。

    “你看上这个怪物了吗?”

    “嗯,看起来很好玩。”

    “抓到之后要起名字的吧,叫小二小三吗?”

    “再说吧,这个可能会稍微有点棘手。”

    “那你加油。”

    ……

    那一天,绯色和阿白被打上了专属印记,成为玉衡的第二(三)只宠物,她冥思苦想许久,给他们赐了名字——

    绯色叫小红,阿白叫小白。

    并且他们不能叫玉衡的名字,要叫主人。这是那个少年提出的,他当时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宠物就要有宠物的样子,不会说话就算了,会说话就要恭恭敬敬的叫‘主人’!”

    “唉,是这样吗?”玉衡问。

    少年点点头。

    接下来便听玉衡说,“那小一你以后也要叫我‘主人’,因为你也是我的宠物。”

    那时候,少年整张脸都扭曲了。

    ……

    前深渊霸主绯色和阿白,屈辱在山林里给一个人类小姑娘当了几年的宠物。网

    后来有一天,他们一如往常,按照小姑娘的吩咐,下山去给她买想吃的东西,结果回程时却发现那条通往竹林的路消失了,不仅如此,就连那片竹林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他们找遍了附近,然而别说竹林了,连一根竹子一片竹叶都没有找见,仿佛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存在过,只是他们的想象出来的一般。

    阿白顿时想起了临走前小姑娘说的话,直接去查看她在自己体内留下的印记,却发现印记消失了。

    这种刻印在灵魂上的印记,轻易是不会消失的,理论上来说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留下印记的人主动抹去。而另一个,则是留下印记的人死亡。

    答案是什么,不言而喻。

    那一天阿白笑了很久,笑声回荡在山林间,久久不散。倒是绯色,心情很复杂,除了重获自由的喜悦之外,还夹杂着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们兄弟二人又重新回到山下,幻化成人形,到处游走了一段时间,最终在这座名为溪南的城市停留下来。

    ……

    ‘小红’这两个字虽然只陪伴了绯色短短几年的时间,对他而言却是一生的耻辱,偏偏想忘忘不掉。

    在现世生活了七年,他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一点,而当初的知情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约等于没有。

    可是现在,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姑娘,毫无预兆朝他说了这两个字。

    绯色的反应是这样的:

    生气(听到讨厌的字的下意识反应)——惊讶(等等她为什么会知道?)——恐慌(这是谁?为什么我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力量?这是何等熟悉的感觉啊,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每次想起依旧记忆犹新!)——绝望(是她吧?一定是的吧!除了她还有谁知道这个带着泥土味的破名字?!)——(难受)说好的死了呢,你为什么又回来了?还是我最爱的样子╥﹏╥)——侥幸(万一不是呢?)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心理活动后,绯色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努力扬起笑容,回了一句,“小……小美女,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小姑娘眉眼弯弯的看着他,对视片刻后,缓缓开口,“小红,我的小龙虾呢?”

    最后一丝希望被彻底掐灭,绯色笑得比哭还难看,“欢……欢迎回来qaq”

    ……

    ‘绯色小屋’甜品店的二楼。

    玉衡,冯褚,绯色,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玉衡一个人坐大沙发,冯褚绯色各一个单人的,呈三角形。

    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精致可爱的甜点,是店员拿上来的,此外还有一盒草莓味的牛奶,绯色自觉的接过来,直接放在了玉衡面前。

    这是她最喜欢的口味,以前睡之前必须要喝一盒。

    还有那些甜点,也大多是根据她的口味让店员拿来的,少数是靠猜测。

    关于她的喜好,绯色原本已经全部打包扔到记忆最深处,几年下来已经长满了灰尘,然而在刚才确认她身份的一瞬间,他又全都想起来了。

    “你们认识。”冯褚看看忽然殷勤得可疑的绯色,又看看十分自然的接受绯色殷勤伺候的玉衡,肯定的说道。

    绯色不说话,努力微笑。

    玉衡点点头,“嗯,他是我的……”

    “朋友!是朋友!”绯色抢在她开口之前先说。

    宠物这个词太可怕了,比小红还可怕无数倍!绯色这几年来没少嘲笑冯褚,昨天晚上意外得知冯褚的倒霉事迹后,还特意骑着摩托车去围观,一边走一边笑。

    这要是冯褚知道他的黑历史,后果不堪设想。

    没等他送口气,就听玉衡开口了,“朋友?”

    绯色身体一僵,而后用祈求的眼神看向玉衡。后者静静与他对视片刻,而后缓缓点了头,“嗯,是朋友。”

    冯褚:“……”

    我信你们才有鬼了!

    他本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主人和宠物’这一层关系上来,甚至他都不知道绯色不是人。

    冯褚正准备说话,忽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管理处繁语打来的。他看了玉衡一眼,接起了电话,“喂,繁顾问……嗯,她在的,你等一下……”

    “找你的,百样骨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他说着话,把手机递给玉衡。

    玉衡闻言,眼里顿时浮现浅浅的笑意,接过手机凑到耳边,直入主题,“我能拿到多少钱?”

    对面的繁语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无语了片刻后,回复道,“这只百样骨犯的事不算多,折合下来是二十万,你还是要现金吗?是的话,给我个地址,我很快让人取了给你送过来。”

    玉衡原本是想说‘是’的,但是一转眼看到旁边的绯色,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小红,你有支付宝或者微信吗?”

    绯色表情略有些复杂的点点头。

    玉衡可不管他现在什么想法,她只知道马上就要有二十万了,露露娇娇小梦阿琪……所有小仙女的头发,她都可以染,一天换一个!

    “我让小红跟你说账号。”她说着话,把手机递给绯色。

    后者接过,凑到耳边,听筒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喂,小红小姐……”

    绯色扯了扯嘴角,“繁语,是我,绯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