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章 莫名隐形
    久未回老家看望父母,好不容易请了三天假,经辗转几趟车,力本终于回到了生他育他的地方——围鹿村。

    父母见力本难得回来一趟,便放下手头农务,在家里瓢勺锅盘的忙起饭菜来。

    作为一个贫二代,在城市打拼相当不容易。力本毕业工作已有四年,至今还没交上女朋友,身边的热心人倒也不少,先后介绍了几个女的与他相识。不过,这些女子不是相貌奇特,就是矮肥钝,还有的就是年龄比他大一轮。也难怪,稍为好一点的女孩一般都有人追,用不着相亲。但在相亲的女孩中,也有一二个看上去顺眼点的,经力本进一步联系,对方很冷淡,再细问介绍人原由时得知,女孩嫌力本没房。

    这个认房的年代,有房就有爱。呵呵,这种爱只是有钱的父母才能帮忙找到。所以,力本这次回来看望父母之余,想顺便散散心,调整下糟糕的心情。

    力本小睡一会后,便踱步到后山,想吸吸乡间新鲜空气。远离都市的喧闹,乡下剩下的只有宁静,连那小鸟吱吱,流水哗哗,都成了宁静的一部分,音乐也不过如此。力本的心情果然缓畅起来。

    后山变化不大,满眼翠绿,灌木杂草又浓又密,山风吹来,格外清凉。走不多时,力本觉得脚部有点痒,低头看看,却见一只花蚊爬在那里吸血,便用手拍去,没拍中,花蚊飞走了。这种花蚊非常敏捷,被叮后通常会起一个很大的疙瘩,且非常痒。

    被花蚊叮咬后,力本觉得有点烦躁,又觉得口渴。他便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解渴的果子。

    儿时,力本和伙伴们经常在这山上找到惊喜——一颗鲜红的蛇莓,一树熟透了的蒲桃,一串串紫红相间的桑葚,一粒粒带有米点的红羊『奶』果等等。这都是上天赐与这些山间小孩的美食,童年的美好回忆,这些都在其中。

    真是想啥就有啥!力本眼前就有一棵蒲桃树,且树上结了不少蒲桃子。目测果子虽然还不是很熟,但力本还是想尝一下,因为他瞥见了其中一个蒲桃颜『色』已变微黄。于是,他径直爬了上树,花了很大力气才把那只蒲桃摘下来,用手擦了擦,便开始啃起来。这蒲桃出乎意外的甜,印象中,他没有吃过那么甜的野果。他十分高兴,便又多摘了几个,坐在地下大嚼。

    这时,力本觉得身子有一阵燥热慢慢地散开,面热耳辣,又象一把火从心里燃烧起来一样。不一会,他浑身冒汗,燥热难当,便起来走向山间那条小溪,想洗一把脸,去去燥热。走进溪中,他手捧溪水洗脸,经洗了几把后,觉得非常舒服,人也精神多了。

    这时,力本环视山水草木,自觉逍遥自在,兴奋无比,又如喝了蜜糖,就象轻工局美女倩榴深情地望着他一样。

    哗,溪中还有鱼!力本甚敢兴趣,想尝试抓几条,施展少年时的捉鱼本领。于是,他卷起衣袖,撸高裤筒径直往溪里走去。

    突然,力本感觉到自己有些异样:怎么见不到自己的手呢?再看看脚,脚也消失了!他不信,『摸』一下脚,脚却实实在在的那儿呀,为什么看不见了呢?再看看溪中倒影,那倒影只有他的衣服在晃,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都看不到,包括他的脸、头发。他解开衫纽,胸膛肚子也照不出来!妈呀,怎么回事了?他又『摸』『摸』脸、头发、胸膛和肚子,左手『摸』右手,右手『摸』左手,都在呢!怎么回事?怎么了?怎么了!

    这时的力本心恍意惊,心脏剧烈跳动着,不知所措。本能地,他开始快速地往家跑,一路气喘心慌,完全失去了自我。

    不久,在村附近的路上,见到围鹿村一个『妇』女,她却失声“啊”的跑开,然后失惊大呼:

    “有鬼呀!有鬼呀!”

    力本在干急,并大声回答说:

    “是我呀,我是力本呐!”

    迎面又有几个村民闻声而来,见到此情景都吓得浑身发抖,也听不清力本在说什么。胆大的村民捡起石头向力本掷去。力本只有四处躲闪,并急脚地往家里跑,好不容易跑到家门口,迎面见到他母亲,便急忙地说:

    “不知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力本的母亲应声晕倒。力本马上走过去,扶起她,却急得说不上话,只能干哭。从屋里出来的父亲见到一套衣服粘着晕了的老伴,以为什么怪物逮住她,吓得也晕了过去。力本放下母亲,走过去扶着父亲,又是放声痛哭。在这期间,力本父母均有醒来,但见眼前悬着一套力本刚才穿的衣服,以为是什么鬼魂,吓得再次晕了过去。

    这时,力本家门前越聚越多人,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个是鬼,快用狗血淋它。由于人多胆大,大家也不顾虑是什么鬼,便用木棍、石块等扔向力本。力本连忙躲闪。但是,人太多了,各种杂物如雨般飞来,力本被砸得疼痛难当。又有人拿了一盘狗血泼来,他只得脱掉衣服躲了起来。众人见到那套衣服不动了,以为是狗血生效,便怂恿大胆的村民上前查看究竟。二个村民各拿一条扁担,远远地撩起力天脱开的那套衣服,见没有任何反应,便小心翼翼地走近,并检查那套衣服。

    “这个鬼被狗血降服了,快快看看角冲俩老什么情况了。”

    角冲夫『妇』依然是昏『迷』状态。众人便叫村中地保压了道神水,给俩老灌了下去,但仍不见佢(注1)们醒过来。又有壮汉抓住两老头发大喝:

    “妖魔鬼怪快快走开,不然我华光大帝就来降你伏你收你!”

    任凭村民用尽办法,却不见角冲俩夫妻醒来。佢们永远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躲在角落的力本悲恸不已,忍不住哭出声。村民失惊,又朝哭声处扔东西。力本只得闪出屋外,后又疯狂地向后山奔去。

    围鹿村死了二个人,村民只得报警,让警方来处理。经过细查,没发现任何他杀的动机。因为案件涉及死者角冲夫『妇』的儿子力本,所以警方出动大量警力民力搜寻,但搜遍村巷后山都找不到他,也没见到尸首。后又到力本单位调查取证,均没取得进展。警方只得将力本作失踪处理,角冲夫『妇』的丧事也委托村民草草处理。

    因为这件事太离奇了,围鹿村村民议论纷纷,各种版本的传说都有,方圆百里,皆有这件事的传闻和热议,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才逐渐被人们遗忘。

    注1.佢:他或她,可通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