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章 银行短款(二)
    接下来,审讯工作进展非常顺利,崔波在圆红口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信息:

    全海是我高中的同学,也是我的初恋。我们曾经山盟海誓,我们曾经心灵相依,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但没想到,在一个小转弯时,我被甩落了!我们上大学在不同城市,谈着异地恋。但我坚守了一份坚贞的爱情信念,回绝了一个个追求者,用全心投入学习来丰盈自己,将他放在心里,作为一个坚定的信念,给我力量,给我动力。

    可是,就在大学的第一年,全海就被一个富家女以疯狂的方式追到。我知道这事后,万念俱灰,在心里,深深地埋下颗仇恨的种子。

    大学的第三年,全海哭诉般的告诉我,那个富家女已远度重洋,坚定地和他说再见了。他,作为一个爱情玩物被重重地扇了一巴。他想和我重启爱的旅途,并声泪俱下的忏悔。我却将他作为一个无关人员,永远地关入自己的笼牢中。但他发挥契而不舍的精神,从追到学校,一直追到了我上班单位。为了能近距离接近我,他千方百计地应聘到大行,终于实现了与我最近的地理距离。我没有心动,一点也没有心动,相反,仇恨的种子却在疯狂的生长!

    柚升因业务上的问题与全海曾经有过节,因此我便刻意接近柚升,以此来刺激他,哪怕是解一点点恨都好,我就是乐于此道。全海可以说是绞尽脑汁地讨好我,有时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纠缠;有时匿名送花,营造我已有男朋友的表象,以免其他男的打我主意。

    在经过无数次的纠缠后,我抛出一句“你有一百万再来找我”的话应付他。全海却如获至宝,欣喜的应诺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全海打电话给我说,我如果能配合他,他很快就会拿到一百万,那么我们就很快就能双宿双栖了。我冷笑一声,不为所动。直到他说出了计划,我脑里一闪:这是将他推入深渊的一个好机会……我答应了。

    坐在崔波面前的是大行电脑科技术总管,名叫全海,高瘦个子,从面相看上去不太精神。

    “你对这三件案有什么看法?尤其在涉及到录像偷停问题,你仔细分析一下,作为电脑主管,你是否知道其中有漏洞?”

    “这跟我没关系,电脑都是正常运转的,录像偷停问题系统没检测到,我也没办法。可以说,监控录像偷停不是发生短款的原因。世上没有无坚不摧的东西,所以每个程序、系统或软件都有其不足和漏洞,所谓人无完人嘛。”

    “按你这么说,这几件案与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凭什么判断录像偷停不是发生短款的原因?难道你原本就知道录像系统有问题了?”

    “这……这些我们科室都讨论过,可以说与我们科室没有关系。”

    “那你说与谁有关系?”

    “这个……你们警方查吧,我不知道。”

    “还在装傻扮懵,圆红都已招了,你还在耍赖,快快从实招来,这区区十万元不至于坐牢的,如果再抵赖就很难说了!”

    崔波说完,便把一沓圆红的口供笔录书“啪”的掷到全海坐的桌前。

    这时,全海脸『色』大变,拿过笔录书草草翻完后,垂下了头,并将他之前酝酿的计划全盘托出:

    前段时间圆红说结婚需要一百万,可是我哪里筹得到那么多钱!但为了能和她结婚,我只好苦思瞑想赚钱之道。

    那时,我发现单位的录像系统有漏洞,其系统可以通过外围网路入侵,从而控制录像系统,且可以做到无痕无迹。为了能让圆红实现梦想中的一百万,我决定以此方式配合她,并告诉了她这种情况和方法。

    具体『操』作方式就是:圆红瞅到柜员离柜后,马上通知我,我便快速通过外网入侵录像系统,并关停录像,她便趁机在柜员的钱箱里拿钱。

    圆红非常赞同这种方法。

    于是,我根据圆红的授意,当收到她发给我的暗示信息时,比如她在mm上发个戴头巾表情,就是叫我开始的意思。我便在网外登入监控系统,将银辉储蓄所的录像调成停止模式,并回复一个ok的表情表示已调停录像,以便她瞧准机会,从钱箱拿走现金。原来我想到柜台外接应她将现金拿走,以免她被查出。可是她说不用这样,她自己可以处理好。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一分钱都没拿到,所有的钱都在她那里……

    崔波打心底里冷笑一声,女的说男的痴情,可是这个口供丝毫没看得出全海对圆红有一丁点情,相反,他是在推卸责任,把罪过摊给她。佢们所说的情真假与否,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啰。

    “可是圆红她说一分钱都没拿到啊,这钱到哪里去了?她有没有跟你说拿了多少钱?钱又放在哪里?”

    “她说大话!怎么可能没拿到,不是十万元吗?整个单位都知道的!但她也从来没亲口跟我说过拿了多少钱。”

    这边,圆红的审讯同时进行,而按照她的供述,略有偏颇,似乎双方都在推卸责任:

    “因为我知道柚升和怡容的关系不好,我便借与柚升讨论录像工作情况之机,说监控录像有时可能会处于暂停状态,叫他看好自己的钱箱,并暗示他,怡容可能有非分之想。而实则上,我意识里是想柚升先下手为强,去偷怡容钱箱的钱。一旦柚升出手,这火就会殃及全海,他的恶行暴『露』,这样就能将全海送入监牢。没想到柚升真的出手了,而且紧接着怡容还以颜『色』,我心里暗暗高兴。后来仔细一想,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凭这样也不可能令全海坐牢,也导致自己也卷入这个漩涡里,我非常后悔。至于龙盘分理处五万元的短款,我无从知晓,或许是全海和其他员工勾结所致吧,你们快快抓住全海就知道了。”

    通过几方的审讯口供,全海的供述与圆红供述基本一致。而怡容和柚升始终坚持说自己没有拿到一分钱。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佢们从钱箱里拿到钱。

    是谁盗窃了这些钱呢?三件案都涉及到全海和圆红,审讯重点还应该在佢门身上!但经过连续三天三夜的攻坚战,全海没有承认与龙盘分理处任何员工有瓜葛,也没承认与圆红密谋过偷盗龙盘分理处的现金,只说可能是圆红拿了钱。而圆红也坚持说自己没有拿过一分现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