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章 银行短款(三)
    崔波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他完全理不顺这件案的头绪。全海所指是圆红拿了所有的现金,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实她拿了钱,并且搜查了她的住处,也没发现匿藏到现金,也查实了她及其亲属名下的银行帐户,均没有嫌疑资金存入。后又对几个嫌疑非常大的当事人都已采取了疲劳战的方式讯问,却始终找不出突破口。案件处于一筹莫展的状况。

    这天,崔波接到了一个叫宋寿的上级领导的电话。在简单询问银行短款案现况后,宋寿便作出指示:

    “必须尽快破案。既然全海和圆红都承认有作案的动机,那就做足材料,把佢们定罪,以了结此案。因为现在省警厅有结案指标,必须完成。需要添加的材料,可找相关部门配合,包括银行方面。如果遇到谁拖延推诿此案的了结,必从严处理。”

    于是,经过上下配合,崔波等人忙碌地『操』办着大行短款案结案程序,具体『操』作如下:

    首先,对圆红老实巴交的父亲说,若他承认帮女儿藏起了十万元,可以保证圆红不用坐牢。圆红父亲在办案人员的威迫和诱说下同意了,并在口供书上签字按印。

    其次,办案人员拿着这份口供给全海看,叫全海速速认罪,并说这样可以从轻处理。办案人员解释说,因为全海自始至终没拿过钱,如果案子结了,他大不了是受单位纪律处分。而全海想着圆红父亲的口供是真的,没有异议地签字按印认了。

    最后,还有圆红这一关。办案人员先告诉她,说她父亲身体最近很不好,再加上为了这个案子而忧心,就快支撑不住了。然后又告诉她,她父亲已在一位战友那里借到十万元,并愿意拿来贴上银行短款,只要她能承认三件短款案都是她和全海所为,这件案很容易了结。而因为短款已贴上,她也不会被判刑,最严重的处理就是被单位开除而也。

    最初,圆红死活不肯就范,经办案人员动用了精神折磨法,她仍然不肯签字。审讯人员没有办法,只好拍了几张她父亲的照片,然后利用ps技术,p到她父亲似乎是暮日残灯,淹然弥留的景况,再将这些照片拿给圆红看。

    这一招很奏效,经过一夜痛哭,圆红终于在拟好的口供上签字按印。

    办案人员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了!接下来,他们便开会讨论结案的问题。

    结案讨论进行过程中,南行那边传来了消息:它们所属的奇槐支行短款五万,也是录像曾经不工作!

    崔波的脑袋“嗡”的一声,这件案不简单!按照目前情况,全海和圆红都在羁押中,不可能是佢们作案的,更不用说控制南行的录像。如果按宋寿的意思利用已有口供草草结案,那是自打嘴巴。南行这件短款案与大行三件短款案手法一模一样,无疑是如出一辙,难道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偷盗银行的资金?佢是谁?

    这是很烦很糟糕的事,本来已准备结案了,却又出现新情况,不得不又重头再来。就如考试写作文,本来已写好,突然发现写离题了,又要重新写,这种滋味不好受啊!

    办案人员依例地带回奇槐支行录像资料,依次讯问了各个相关人员。这次依然还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也是一件『迷』案。

    虽然很无奈,但崔波只能咬咬牙,挠挠头继续处理这几件案子。

    根据全海之前的供述,崔波将焦点放在录像设备上面。经查,大行与南行用的是同一牌子监控设备,由盛堂市金眼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提供。

    于是,崔波直访金眼公司。

    金眼公司办公室主任林管志热情地接待了崔波一行几人。办案人员详细了解了金眼公司与大行南行合作情况、时间、以及合同的各个细则,并将监控应急和备份等功能和详细情况都一一记录,最后带走一批相关物品以备调查。

    走之前,办案人员向林管志了解金眼公司一些情况。林管志娓娓道来:

    “我们公司是专营电子设备的,产品远销国内外,在同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在现今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公司每出品一种新产品,都是热销型,含金量十足,很多产品都远销海外,外贸交易额非常大。所以,我们公司是盛堂市纳税大户,连某个国企的纳税额也没我们公司多。监控设备是我们公司其中一个产品,无论在『性』能、质量、前瞻『性』等方面都是一流的。盛堂市大多数银行和其它有实力的单位都是用了我们公司的产品,从来没有反馈过有什么大问题。你们说的这种情况我会向技术部门反映,尽量配合你们调查。或者我叫技术部门与你们联系,争取完美解决你们所说的这个小瑕疵。”

    听着林管志一番无关痛痒,广告式的答话,崔波早已不耐烦。考虑到金眼公司在盛堂市的地位,崔波也不好发作,便借口说还有重案要处理带队离开了。他是想回去综合调查一下,从侧面了解下金眼公司的情况和人脉关系,以免冒犯了哪位领导。

    根据查询的信息显示,金眼公司老总名叫朱生幡,本市人。和林管志描述的一样,金眼公司是盛堂市纳税大户,是历届领导垂青的公司,是政策偏斜的对象,甚至当地的二间央企也没能享受到这样的优待。所以,朱生幡享誉政界,人脉关系非常广,有时说的话可能比市长还有威信。

    基于此种情况,崔波不得不小心翼翼,征询各级领导的意见后,只传唤金眼公司技术部人员问话,并没敢采取更大的行动。倒是朱生幡听说他公司的产品有瑕疵并涉及到案件时,便亲身来到警署,向崔波解释致歉,并承诺改良升级监控设备,弄得崔波有点受宠若惊。

    在送离朱生幡之际,还没等崔波定下神来,他又接到银行因短款报案的消息,信汇、同丰、治行、高行、全达等银行都先后报案,也是各行网点无故短款,金额都在二到五万间。

    听到这个消息后,崔波有一种意识,想马上截停朱生幡并羁押审讯他。于是他迅速通知门卫,叫门卫马上截住朱生幡不让他走。

    “这次的录像虽然也是全部无故偷停,但同丰银行和全达银行用的不是金眼公司产品,扣留朱生幡不适合啊!”旁边的同事见状扯扯崔波的衣角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