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章 摊场风云(二)
    股东们在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肖涯的赌博方法和特『性』。

    几个股东边讨论,边夹杂着怨骂,商量后,决定在遇有大客或可疑人时,一律严察细看,以免让人出千。同时,也细心留意执摊棍和扛钱篮的人,以防作假和偷盗。

    说起摊场作假,五花八门。有的利用摊棍作假,其方法是利用特制的摊棍,内藏多颗摊子,在开摊拨开二行摊子后,快速察算,若然结果对自己不利,便迅速按动摊棍的暗掣吐出一颗或二颗摊子来,使结果改变,从而使自己赢钱;有的利用摊盅摊子作假,其中一种方法和摊棍作假差不多,都是内藏摊子。另一种方法是使用电子摊盅和电子摊子,当摊盅装入摊子合盖时,马上就可以通过仪器看到了结果;有的利用摊台作假,其方法与电子摊盅作假一样。

    这些作假方法,有的是庄家使用来讹赌客的钱,有的是内外勾结,通过偷换摊棍摊盅,或预设摊台等手段来赢庄家的钱。

    又过了些时日,肖涯买皇冠的钱已赢够。但他此时在酝酿更大更高方向:参股摊场!

    大贡所在的摊场还是连续亏负,部分股东包括大贡本人,为筹集股本都伤透了脑筋。大家见肖涯赢了那么多钱,都怂恿他参股,他同意了。

    于是,肖涯决定暂时不考虑买车,并将订皇冠的定金低价转让给别人,潜心入股摊场。做了股东,肖涯甚觉兴奋,感觉自己更上了一个层次。股东们都认为他手气好,经常叫他揸盅。

    肖涯手抓摊盅,将摊盅从一堆摊子上依心水装进部分摊子,盖住,并默念着心仪的结果,然后将摊盅连这部分摊子拖往席子上,动作流利完美,连他自己都觉得忘乎所以:这种感觉真好!

    有了这种体验后,肖涯更是沉浸其中,为追寻这种美好的感觉,他便千方百计地创造这种机会。

    因此,肖涯在每次收摊回盛堂市区开房时,他总是腰跨蛇皮袋,里面装着摊棍摊子摊盅等开场工具,吆呼一班睇牛仔(注1)、小股东、老板在酒店房间里随时开摊。赌完后,找妞的找妞,宵夜的宵夜,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这也吸引了郊区一大班无业青年。可以说,肖涯现在出入都是前呼后拥,气派十足。

    “等我喷一支神奇88,要不两分钟就没了,太亏了!”刘定说完便在袋里拿出一支东西往卫生间走。

    这一仗相当有劲,刘定心满意足地付钱给发廊小妹。小妹领钱后,正想走之际,仲捷把她拉住:

    “来,我又做!”

    小妹忙甩开仲捷的手说:

    “太累了,不做了,刚刚做了一个多小时才完!”

    仲捷不让走,小妹也不依,两人在那拉扯着。

    “无所谓啦,他很快的,有生意都不做吗?而且回去也只交一份钱给老板娘就行了,自己可以白赚一份。”旁人都劝着小妹,叫她再做一次。

    小妹勉强答应,然后在众人嘻笑中再次开展工作,众人又得以再次观看现场直播。此时,有的伸手揩油,有的推着仲捷屁股向下加力,有的拿香烟放在仲捷嘴里并点着让他抽。小妹躺在下面时而大声骂喊,叫不要捣『乱』不要推不要『摸』,时而叫仲捷快点。

    这时,肖涯接到大贡的电话,叫他去昂扬会所嗨(注2)。肖涯便拉拉那个小妹,叫她一齐去陪嗨,并问她是否还有其他姐妹,有的话叫她们一齐去嗨。

    小妹因众人在捣『乱』而恼,并不理会肖涯的问话。

    足足一个小时后,仲捷才趴了起来,完工!小妹这时才缓过气来,大声说:

    “老板娘骂死我啦,出了那么久,肯定要我给双倍台费,什么姐妹都不行啦,除非老板娘同意,且给每位妹子各三百元台费。”

    “无所谓,快打电话给你老板娘,另外再叫三个妹子去昂扬会陪嗨。”肖涯说道。

    妹子向老板娘细述情况后,老板娘答应了。

    从门外看昂扬会派头不小,进门后,强劲的音乐从大厅飘来,让人们的兴奋元素激增,并有马上想加入去的冲动,那歌词更是贴合此情此景:

    我举呀举起杯,我举呀举起杯,一齐干了干了吧!我伤呀伤了心,我伤呀伤了心,有谁来抚慰我?喝了吧,一切伤心都会无踪!喝了吧,美好从现在就开始……

    强劲的音乐下,各式男女在扭头转腰。其中有两个女的摇得特别欢,身材高挑,长发在头间旋转,非常投入。她们是专业陪嗨人员,因样貌身材不错,嗨劲足,所以很多人都请她们来陪嗨,活跃了气氛,也吸引一班男人。也有的女孩因嗨上瘾了,能够扯得上关系的,不请自到,嗨完后陪吃宵夜,陪睡都没问题。

    “费哥,我要杯开心水。”傻萍附在安费耳边说道。

    “行,今晚陪我喔。”

    傻萍举杯一饮而尽,便坐在安费腿上,头部继续疯狂扭动着。

    随着音乐的推进,全部人员都站了起来。此时,『乱』发在空中飞舞,霓虹灯光『乱』窜,场内进入疯狂模式!

    打碟仔明显也进入了状态,各式人也都走来和他搭肩抱腰,都伸出姆指说他顶呱呱……

    安费用鼻子吸完碟上最后一行k粉,愈觉兴奋,马上又在腰间掏出一包k粉,倒在碟上,在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将k粉刮成一行行。

    “这包粉值钱哪,知道我这卡里有多少钱吗?一百万啊,用一百万的卡弄出来的粉,你说值钱不!”

    旁人都在喝彩,都说费哥厉害。

    安费对嗨事甚为沉浸,经常嗨到早上七八点,大约九点才睡觉,下午五六点才起床,名副其实的朝九晚五。

    这段时间,安费各个门路都有进帐,可谓盘满钵满。如此顺境,使他定的嗨房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经常穿梭于珠三角各大城市出名的ktv会所,也越来越多人跟着他等着他起号(注3)去嗨,而每次花费至少得二万。

    注1·睇牛仔:在摊场外围望风把关的人。

    注2.嗨:吸食k粉。

    注3·起号:通知集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