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八章 摊场风云(三)
    “阿费,这段时间风生水起啊,有啥路子点一下我吧。”大贡附在安费耳边说。

    “你这样谦虚呀,你的摊场都日进斗金了,来我这呻什么呀。”

    “不行啊,连续亏损了二个多月,就顶不住了!”

    “什么客这么厉害呀,能赢你大贡那么多钱!我倒想了解一下。”

    “没有什么人赢很多,相反大多数客都是输的,除了肖涯。但按肖涯赢的数目算,我们输的数目远远超过他赢的额啊,大家都觉得奇怪,也细心地把控和详查,但总找不出什么眉目。”

    “我听到其他人也反映过你说的情况,是不是扛篮仔偷钱呀,留意下扛篮仔举动吧,很多扛篮仔也好赌,经常一边干活一边赌,输红了眼,存在偷钱情况是有可能的。”

    “这些我们都一一排查了,基本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和可疑之处。”

    “肖涯那么厉害,连赢二个月?他有没有什么问题吗?”

    “他也是我们股东之一了,之前总体估计输赢情况时,已将他赢的钱计算入内。换句话来说,除开他赢的和其他大客输赢的,每次都有三五万元不明去向,这种情况已有二三个月了。肖涯入股后还经常赌,且大多数时候也是赢的。”

    “叫肖涯来,想办法灌醉他,看看有什么隐情可以套出来。”安费说道。

    音乐已换成柔和温馨风格,大家都点歌来唱。随后肖涯带了一伙男女到场,现场更加热闹了。大伙围着肖涯,涯哥前涯哥后的叫道,又嚷着叫他不要黄官了,改买宝马,弄得肖涯晕乐乎,酒杯频举,兴奋至极。

    “涯哥,我认得宝马4s店的老板,价钱可以帮你打很大折扣,明天就和你去看看!”安费搭着肖涯的肩膀说。

    “好啊!有费哥帮忙,我很开心,明天就和你去开台宝马回来!”

    “好,干!”

    在一片吹棒声中,安费和大贡安排不同的嗨女连番向肖涯敬酒敬开心水,肖涯都是来者不拒,终于到了大醉的状态。

    在大贡和安费一番番话语引导的下,肖涯无所不说,但所说的无非是一个真正赌仔对自己的成绩炫耀而也,始终不见透『露』出他可能作弊的蛛丝马迹。

    那晚后不久,安费也在练平村开了一个摊场。为了使摊场气氛更好,安费邀请肖涯入股,肖涯欣然同意。

    很自然,肖涯也参与赌一把,为的是活跃和带动了整个摊场的气氛。但他在练平场却没那么好运,接连失利,越输心里就越『毛』燥,越『毛』燥下注就越大,总想一把赢回,结果是大输。

    肖涯没好气的,看到一个眼镜仔连赢了几把,便问他:

    “四眼仔,这把怎睇?”

    眼镜仔摇摇头,慢悠悠地说:

    “难呀,难呀!”

    “什么意思呀。”

    “番摊的‘摊’字有个‘难’字,就是说难啊!‘摊’字与‘贪’字同音,‘贪’字得个‘贫’啊!”四眼晃着头说道。

    众人哄笑,都说四眼有文化。肖涯略显尴尬,一声不响地走了。

    自从肖涯到安费那个场玩了以后,大贡这边的场却逐渐有所起『色』,赢了不少。更重要的是,再没有发生过无厘头的帐目。

    这时,大贡敏锐地察觉到了肖涯的输势,便怂恿他再回波深场玩。肖涯也觉得练平村那个场不旺自己,也就应允了。但肖涯回到波深场赌后,老问题又出现了:明明很多大客都输大钱,盘点却只赢一点点;明明大客输赢不大,盘点却输了很多。而肖涯居然又活灵活现,手气颇好,赢回了不少钱。

    肖涯在练平场虽然输了很多钱,但练平场仍陷入了同样的怪圈:明明很多大客都输大钱,盘点却只赢一点点;明明大客输赢不大,盘点却输了很多。而肖涯掉头奔向波深摊场后,练平村摊场又开始顺风顺水,没有不明数目发生。

    这样,波深摊场的股东有意见了,都在麻怨大贡把肖涯拉回,有的甚至怀疑大贡是否存在和肖涯合伙出千的可能,或是瞒天过海偷盗现金。但这些怀疑都是放在心里,并未让大贡知晓。

    存有这样疑问的人,黄少就是其中一员。

    那晚,一班人在喝功夫茶,黄少等到人走得差不多时,悄悄地向安费询问练平摊场的情况,安费摇头叹气,说:

    “他妈的,老子做球和跑马跑狗的钱全部搭进去了,幸得这段时间有所好转,要不然又要踩狗(注1)了!”

    “这应该关乎某人的事吧?他在我们场赌时,我们的场就不好过,去你那里玩之后我们场就有起『色』,再回来时我们场又倒霉!你说怪不怪?而且去你那里玩,你们场也亏,且有不明数目,你留意到这个现象吗?”

    “肖涯?是啊!这就奇怪了,不过他来我们这里输很多啊!”

    “这我就不清楚为什么了,我是不想他再到我们的场玩,又不好意思开口,要不你说一下,拉他过你那边玩吧,你说后,我再跟大贡说一下。”

    “好呀,你们没意见我也想,我就不信这个邪!”

    在几个人的安排下,肖涯又回到练平村摊场赌了。这次,肖涯的运气和初出道时一样那么好,赢了不少。练平场却是连遭败迹,举步维艰。更重要的是,练平场又出现了不明数目的情况。这让安费甚为恼火,细思黄少所说,觉得事有蹊跷,并重点监肖涯和其同伴的一举一动,但始终没有看出半点端倪。

    肖涯成了两个摊场的瘟神,去到哪,哪儿就对不上数目!肖涯也觉无奈,自己这段时间还输呢!最后,他被两个场列为不受欢迎人物,练平场的股份也被强制退开了。

    只因大贡资金紧张,所以还将肖涯的股份挂着。但各个股东『逼』得很紧,强力要求将肖涯的股份还了。大贡只得向各股东承诺,过段时间调到资金后,再将肖涯的股份清了。

    这以后,肖涯只好到其他场遛跶。

    庞村摊场的环境非常好,它的场地设在一个岛上,只有一条狭长的小路供步行进来,其余各面都是广阔的江水围着,江边用网围住养鸭,面积大约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上面建有几幢民房。

    摊场位于树丛间,中间原是杂草灌木,经过清理,在地面上铺上一层碎石,搭了一个长长的帐蓬,一个摊场就是这样建起来的。这样的环境地势,对防止警方掠场有很大的优势。

    注1.踩狗:紧急筹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