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章 摊场风云(四)
    肖涯是第一次到这个场玩,由一个专门拉客的人载来。经过多道关卡众多睇牛仔的询问,他顺利地到达庞村摊场,然后立马投入搏杀中。

    拉客司机是摊场很重要的助手,大多数的赌客都是这些司机拉来的。这些司机通过各种渠道,各显身手帮摊场做广告,胡吹『乱』捧,举例说这个昨天赢了几万,那个今天赢了一台车钱,甚至半哄半骗,将很多敦厚的村民拉到摊场,使佢们从此染赌不治,倾家『荡』产。而这些司机将赌客拉到摊场后,可以从场主手里领到二至三百元的车费。

    有些司机除了领车费外,还兼放高利给客人,收入颇丰。有时遇到有些客人赢钱,也会给司机一些小费。

    不过,这些司机中,很多自己也参与赌几把,来来去去,车费没挣到,还搭了本钱进去,甚至输楼押车,得不偿失。

    由于欲壑深深,人『性』的丑恶在摊场里暴『露』无遗。也可以说,在摊场中长期浸泡的人,都是人渣垃圾。这些人大多是输光身家,上进无门,只能靠诓骗作假,讹些赌本,寄希望在摊场翻本翻身。

    有个女的,看上去温柔婉雅,下注豪爽,到处宣扬自己在盛堂市区有二幢楼,每月有几万租金收入。

    众多高利佬信以为真,都放了不少钱给她。等到她输光,资金无法转动时,各路人马上门收数,却得知这二幢楼已另有其主。此后,各个高利佬唯有约睡抵债,那个女人也是来者不拒。一时之间,成了千人骑,万人爬的工具。

    “2盅子,赶快下注啦……好,停注!番摊开3,走水(注1)的赶快拿回自己的本……”

    “就是啊!我看就是3的啦,哎,下太少了,箍花(注2)我都敢下……”

    各种形形式式的喜悦声、惊叹声、怒骂声、哀怨声、自骂自嘲声夹杂于耳。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开盅,陆续有人加入,也有赢到的、输光的、被家人硬是拽住的陆续走了一部分。

    这次肖涯带了一万元本钱,一千二千的下注,几经起落后,运气转好,赢了三万多。他非常高兴,眼见也差不多散场了,便约好拉客司机,起身走了。

    肖涯在走过那条狭长灌木路时,突然旁边冲出一帮人,一把抓住他,把他押到一间木屋里,身上的现金全部给搜了出来。

    肖涯看他们几个面孔觉得挺熟的,再细看,认得他们是这场里面的马仔,疑『惑』不解地自问:他们居然在自己的场抢劫?

    “知道为什么把你押来到这里吗?”

    “老兄,我是赌仔一个,你们在自己的场地抢劫,厚道么?难道你们这里是一个贼窝?”

    “呵呵,你挺会说的!告诉我,你是怎么作弊的?和谁配合?老实说,不然有你好受!”其中一人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走得正站得正,哪来的作弊!你们最好搞清楚才好,不要以这个籍口来抢别人的钱!”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会嘴硬!”

    一阵的拳打脚踢,把肖涯弄得呼天叫地,他在那里不停地叫骂:

    “你们凭什么说我作弊?拿出证据来才会令人信服的,否则,你们就是强盗,你们这里就是贼窝,以后你们这里也不好过的!”

    肖涯又以近乎声嘶力歇的喊道:

    “你们这班贼,明天我会带人来将你这里铲平,一个个给宰了!”

    “呵呵,好大的口气!你知道我们留意你多久了?你知道这个场是谁的吗?你又知道练平村那个场是谁的吗?告诉你,这两个场都是省阁的!是他叫我们留意你的,你以为你和大贡合伙偷盗现金没人知道没人怀疑吗?”一人说。

    “今天就是要给你一个了断!看到了吗?这四面临江,把你碎了喂鱼,方便得很!你知道蓝水人的厉害吗?蓝水人做赌博的,身家都是以亿计,全国哪里有赌场,哪里就有我们蓝水人。我们蓝水人的一个电话,杀手一天就可到位,全国都可以找到杀手,佢们携枪坐飞机一样可以过安检。知道我们省阁是蓝水人吗?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蒙面吗?因为我们没有打算让你活着回去!下一步,我们会找你的同伙大贡,他也将和你一样,命丧黄泉!”说完便狠狠地用脚踩向肖涯。

    听他们说得有板有眼,肖涯面『色』大变,语气变软,又边打冷震边说:

    “我……我确实没……没有做过什么,请你们查清楚再说,省阁是蓝水人我听说过,我只是一个无名赌仔,玩番摊都不够一年,还有很多东西未懂,更说不上作弊,麻烦你们查清楚……”

    “不要跟他哆嗦了,拉到绞肉机那边做了吧!”

    说完,几人一把拖着肖涯往木屋外走,这时只见肖涯裤裆间湿了,估计是被吓得『尿』撒了!

    “我我……求……求求你们,我……我……”

    肖涯近乎哭嚎的哀求,鼻涕也沾满嘴巴,面如土『色』,全身打震。

    “好,说出你如何作弊的,又如何和大贡配合作弊,吐出你赢的钱,这样,我们就放过你。”

    “我才第一次到你们场玩,怎么可能作弊呢?在练平场时也没有啊!那时我都成为全场焦点,我的一举一动都受人监看,哪来作弊呀?我是到大贡的场玩才认识大贡的,大家都是在饭桌酒场上坐坐,根本没有什么交易。初期在大贡的场玩的时候,和别人学到一些小动作,比如在大家拿回走水的注款时,趁机将输的注款也拿回,又或者偷偷将现金放到赢的区域,然后等待庄家派彩,这些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小动作,我只是做过一二次,后来因为我看摊比较准,赢了一些钱,大家对我特别关注,所以再不敢做这些小动作了。所有的情况我都已说给你们听了,我是无辜的。”

    “有那么简单?别以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你和大贡同穿一条裤子,无论嫖赌饮吹都粘在一起。这些,安费早就察看清楚了。那次你们在清怡饭店密谋,安费都尽收耳里。这次就是安费交的底,就是要把你和大贡洗白白,知道么?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件好家伙让大贡尝尝了……”

    注1·走水:即不输不赢。

    注2·箍花:番摊开的结果有四种,即是1、2、3、4,投注上述其中一种就叫箍花,比如投注箍花2,如果是开2,可得3倍赔注,赔注再打95折就是投注所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