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十章 摊场风云(五)
    在不断的打骂和咄咄『逼』问下,肖涯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这帮打手所要的作弊线索,他们也累了,最后说道:

    “念你交代了作弊行为,你今天的现金就当是你作弊的惩罚,没收了,我们也好向省阁和安费交代。你走吧,以后小心点,再让我们抓到你半点不端,碎了你!”

    于是,肖涯被放了。肖涯一溜烟的跑回盛堂,将一切都告知了大贡。

    大贡听完肖涯的叙述,气得发抖,心里想道:自己有什么事都和安费商量,当他是朋友知己,他居然这样猜疑我,还打算把我作肉跺,岂有此理!哼!省阁又怎么了,蓝水人又如何?我不怕!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我如何在这道上走!

    思忖完毕,大贡便急忙联系仲彪,召集一帮黄『毛』,商量细节,埋伏于安费家附近……

    这一架,惨烈无比!令大贡万万想不到的是,安费居然带着一帮人迎面杀向他们,双方都打红了眼。

    很明显,对方已知悉大贡的行动。谁走漏了风声?大贡推测:应该是黄少!因为他和仲彪联系时,黄少就在旁边,且神『色』诡异。

    大贡见势不妙,便迂回到对方背后,伏在屋角边,瞅上正在指挥的安费,从其背后冲上去,一刀,二刀,三刀,安费倒在血泊中……

    大贡将刀用衣服卷住,急速逃走,跑回到他三叔的鱼塘。他三叔不在,他便胡『乱』冲了凉,用脱下来的血衣包上那把刀和一个石头,用绳子捆牢,掷向鱼塘中央,又换上他三叔的衣服,消失于绿野中。

    安费死了,仲彪手下的四个人也死了,另外双方都有多人重伤。

    这一命案惊动了警署,警方马上出动警力侦查。

    此时,银行短款案专案组已成立半年,再没有发现新线索,侦查进展缓慢,甚至可以说是处于停顿状态。

    因为再没有新发银行短款事件,所以各银行网点都恢复了正常营业,原来抽调维护和监察各银行网点的特别警力也撤回,专案组人员也精减了。

    一众银行涉案当班人员,除全海和圆红外,都恢复原职,回到原来岗位上班。全海和圆红被大国银行作开除处理,并被警方释放。

    崔波已被精简出银行专案小组,转而负责侦查摊场群架案。

    相对来说,这个案子容易办得多了!综合一众人的口供,便可判定谁是谁非,该判刑的判刑,该罚款的罚款,崔波很快就将此案理顺。唯一未到案的是大贡,崔波能做的就是向各地警署发抓捕大贡的协助函。

    肖涯因没参与到这次群架,经细审,罚了点钱,被放了。崔波根据线人的叙述,获知一些摊场赌款短缺的怪事,但因他已不是银行短款案组员,不想再掺和进去,以省心力,所以对这些线索不作细究。

    盛堂市的摊场因这次群架而停歇一段时间,但过了不久后又生机盎然。

    自然,那份刺激又召唤着肖涯,召唤他返回熙熙攘攘的摊场,返回那喧闹混杂随时可能带有血腥的环境中,或许可以说这是他心之所向吧。

    摊场的怪象又随肖涯的出场而发生!他到哪里,无论输赢,哪里便一片混『乱』。摊场各股东高度紧张,但最终都是股金无缘无故短缺一部分,哪怕肖涯坐在那儿不动,无厘头的数目也会发生!

    在极尽其思后,摊场股东们终于想到了关联的事件,那就是不久前的银行网点短款事件,其情形与摊场无厘头失钱又何其相似!现款都是无缘无故地短缺,却又无从查清。思极后怕,各摊场股东们都纷纷撤股,盛堂市的地下摊场也因此全部自己关停,省了警方的扫赌力量。

    关闭摊场后,大多数股东心有不甘,把矛头指向肖涯,认为肖涯是一个可疑人物,并分析,摊场的境遇和银行的短款十分相似,银行短款案极有可能与肖涯有关。

    不久后,各种举报纷纷提交到警署,举报人都是摊场股东,其内容大多是举报肖涯涉嫌参与银行短款案,目的是想警方收押肖涯,好让佢们的摊场重新开始。

    专案组也因案件理不出头绪,前番将肖涯放了后,又觉得于办案不保险,因此,又重新将肖涯召唤审讯。

    获悉肖涯被传唤关押后,摊场各股东又纷纷起灶,但股金失缺的『乱』局并不因收审肖涯而停止,相反,这种混『乱』的情况蔓延到邻市其它所有摊场。大家都在问:钱是谁赢去了?场亏赌仔输。难道有一双无形的手往摊场的钱堆里伸?

    这样的境况使摊场股东人心惶惶,大多数摊场再次纷纷歇业,转做其他不需要用现金交易的赌博了。

    又经一连串的审问,肖涯再次脱离了嫌疑犯的身份,重获自由。他一瘸一拐地走岀了警署,长长的吁了口气,心里问自己:我为何那么倒霉?所有的怪事都走近我,曾经赢的几十万也化为乌有,黄官车没有了,脚也拐了。他恨省阁那些打手,恨那些审讯的人,是他们先后把他的脚弄拐的,有机会一定要找他们算帐!

    肖涯首先想到的是重返摊场,打了几个电话,向拉客仔了解摊场的情况,却都被告知:所有摊场已关闭。他又打电话找那些往日粘在自己身边,黏饮黏食黏嗨的喽啰。在得知肖涯身处窘境后,对方反应冷漠,都是借故挂机。

    “这帮龟孙,有饮有食时就涯哥前涯哥后,一天来十几个电话求带,现在打电话给他们却是冷冰冰,这世界!”肖涯暗骂着。

    肖涯不觉一阵失落,那些赢钱的时光时不时跃入脑中,与现在形成强烈的反差,而现在连摊场都不开了,想重现风光,已成泡影。

    肖涯不觉又吁了口气:自己已经22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前段时间因为赢了些钱,跟各路猪朋狗友疯疯癫癫,酒『色』兼齐,前呼后拥,风光无限。而现在,钱去人空,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陪伴。

    已经没有面子去找阿舅了,该往哪里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