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十二章 夜半迷幻(二)
    第二天,蕉莞打开抽屉,眼前出现了一盒白『色』恋人!拿起白『色』恋人,下面居还有一盒马卡龙!蕉莞满脑疑『惑』地看看四周,谁放进来的呢?这个抽屉放的是杂物,所以她没上锁。蕉莞又拿起两盒零食仔细端详,包装精美,印刷精良,不象是假的。

    肥姨眼尖,见到蕉莞手上的东西,一脸凑过来,眼发青光。

    “哗,你好厉害啊,昨天刚说,今天就买到了!白『色』恋人!马卡龙!你真有阿姨心,尝一块先。”说完便撕开包装。

    蕉莞面有愠『色』,借故去卫生间。边走边在嘀咕:是谁呢?该不是放错地方了吧?难道是昨天那个催我拿设计图的客户?又难道是那个流里流气跟踪我的人?哎,脑『乱』了!这个馋猫肥姨,讨厌!

    “芳姨,昨天那个老板是干什么的?今天他来过吗?”

    “做保健品的,姓郑,今天没见过他来喔。嗯,很好吃,你尝尝吧。”

    “应该是那个郑老板了,是昨天瞅空放进我的抽屉的吧,看他那『色』『迷』『迷』的眼睛,他这样做肯定有所图,讨厌!不过无所谓,不吃白不吃,试试先。”

    蕉莞嘀咕完后便拿起两盒“掉下来的馅饼”大吃起来,哈!的确不错。

    果然,在和那个郑老板交流关于他的包装设计时,他总是说些暧昧话,**话。

    晚上,蕉莞回到住处,将仅剩的一点点马卡龙放进零食篮,却又见到一盒雪披蔓越梅!这一下蕉莞甚觉惊讶,自己记得在商场是拿过这盒蔓越梅,但到结帐处已被“淘汰”了呀,为什么又跑回到这里了?不是商品管理员出错塞进来的吧?是的话当时回家整理时都已发现了,为什么现在才赫然出现在这里?奇怪!不是……不是那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干的好事吧?他跟踪我?

    想到这里,蕉莞觉得一阵恐惧,她连忙去看看大门是否关好,又去各个窗口和阳台察看,没见到什么异象,心稍为定了许多。

    蕉莞又拿起那包蔓越梅细细端详,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再转念一想:是不是淮涣偷偷从商场带出来的?临走前便把它放在这里,因为她也知道我是非常喜欢吃这种零食的。于是便拨通淮涣的电话……

    蕉莞并不想告诉淮涣真实情况,只是旁敲侧击地试探她是否有可能“拿”了商场的蔓越梅。

    聊完后,蕉莞推测这种可能是零!越想越惊,蕉莞又去查看一遍门窗阳台,还有房间和各个角落,她总感觉有一个人眼眐眐地看着自己。

    为了弄明白是什么回事,蕉莞借口商量设计的问题,和郑老板联系。因为已是晚上,郑老板颇觉意外,聊着聊着,他提出请蕉莞吃宵夜。蕉莞却说起白『色』恋人和马卡龙好吃,问他是否吃过。郑老板却说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东西,后来话风一变,说可以送给她吃。

    从种种情况推测,这个郑老板也不可能是偷偷送蕉莞零食的人!相反,他还误以为蕉莞在暗示他想和他交往,那些零食的名字也太浪漫了,什么白『色』恋人,什么蔓越梅,也难怪他说请蕉莞吃宵夜,吃宵夜?吃宵夜意味着什么?呵呵。蕉莞婉谢了。

    这一夜,蕉莞睡得很不踏实,老是发梦,一会是那个郑老板猥琐的向她走来,用手搭着说请她吃宵夜;一会是那个流气男,偷偷的尾随她进入厕所;一会是那个肥姨将她家里的零食一口气吞光;一会是淮涣用嘲笑的口气说她变肥了……

    好几次蕉莞醒来,怀疑有什么人,看看四周,却没有什么异样,又睡了。

    这次,她梦到的是四周莲花香,这个香泌入心神,给人一种气怡神定的感觉。莲塘里,鱼儿欢快地游,还有蝴蝶,还有小鸟,远处隐约见到淮涣在玩弄着一朵莲花,随口念着:

    莲花清,莲花香,清香素淡幽幽来。

    莲子甘,莲子苦,甘苦本来同一脉。

    莲根缠,莲根『乱』,心骛华利缠『乱』生。

    一朝风吹雨连连,莲叶浮萍寄何方?

    蕉莞连忙走上去,正想开口,忽然见到淮涣变成了一个男的,居然是她的同事范本科,憨憨的在那儿笑,手里拿着一盒蔓越梅。接着,又一阵浓的莲香沁入,蕉莞只觉得一阵松驰……

    上班时,瞥见范本科的影儿后,蕉莞一闪而过,似乎有点刻意躲避他。

    蕉莞刚进入这间公司时,范本科对她很关注,经常找些籍口和她聊,而蕉莞不冷不热的应着。这种人太多了,没有一点幽默,也不会猜女孩的心思,谈的话题总是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新鲜感,蕉莞惫于应付,总是敷衍他们。

    范本科这个名字是他爸爸在他读初中时改起的,寓意于他能考上大学本科。可是事愿违,经过二年复读,他的高考分数还只是到达大专,无奈之下,忍痛拿出一大笔钱,“买”了一个本科来读,以此来证明他起这个名字是正确的。

    苏本科毕业后,东挑西拣,高不成低不就,也就按照他父亲的诣意,来到这间公司跑业务。

    “蕉莞,我买了一盒白『色』恋人,你要不要试试?”范本科叫住蕉莞说道。

    蕉莞惊讶地停下来,一时不知如何答话。噢,原来是这个家伙!偷偷把这些零食放进我抽屉,又偷偷放在我家……咦,他怎么可能把东西放在我家呢?啊,记起了,上次我的钥匙漏在办公室,刚好他在办公室,也顺路,就叫他帮我拿回给我了。难道他趁机配了我的钥匙?

    “听肥姨说你喜欢吃这个,所以……”

    “我……我不喜欢,你搞错了。”蕉莞说完便走回自己办公室了。

    “去她『奶』『奶』的肥姨!吃了我的东西,还到处传我的隐私。但按这样说,应该不是范本科偷偷把零食放在自己抽屉和家里的,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蕉莞疑窦更深了。

    为了保险起见,蕉莞叫人把大门的锁蕊换了。

    或许是蕉莞想太多了吧,这夜,她依然很多梦,奇怪的是后半夜又闻到了莲香,依然香沁入脾,然后见到了一个骑马人,古时欧洲贵族的装束,温文尔雅。后来二人居然做爱!蕉莞满满的幸福,心情舒畅。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蕉莞『摸』『摸』裤裆,难道真的有这么回事?想着想着,她笑了,分明是自己太投入了!男的有梦遗,没想到女的也有梦春!

    之后,蕉莞经常梦到莲香,梦到欧洲贵族,也梦到和不同男人做爱。

    那天,肥姨一来上班就大声地说:“跟大家讲个爆炸新闻,一个女的晚上在家睡觉,却无缘无故地让人强『奸』了,现已报案,办案人员检查门窗完好,现场也没有什么异常,便断定强『奸』犯是用备用钥匙或用其他工具材料弄开锁的。”说完又对蕉莞说,“你是单身一个人住,你也要小心啊!”

    蕉莞脸『色』一阵变白,心里一阵狂『乱』,也没搭理她,走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