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十五章 发迹缅甸(二)
    说这里是一个镇,无非是一条宽十米的水泥路,路两边不过是几间木棚木屋而也,与大国乡镇的阜盛,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已是晚上,有间木屋里亮着粉红灯光,明显与其它木屋不同。安扎易径直将车开到那间木屋门前,停车,并示意大家进去。

    三五个女孩在干坐着,旁边的电视机放着的也是大国电视节目。一个年纪稍大,应该是妈咪的女人向大家打招呼,她说的也是标准普通话。

    看到那些女孩和大国的也差不多,肖涯暗笑:以为可以体验下异国风情,想不到还没走出国门。这些女人浓脂艳抹,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类型。

    大贡见肖涯没有反应,就叫妈咪再找些女孩来。妈咪面『露』难『色』,说:

    “你们先挑吧,其他老板看中的也先挑吧,这几个也不错呀!稍后还有其他靓女再到的,到时再让这位帅哥再挑吧。”

    两个边南人和安扎易也不客气,都挑了一个进房了。大贡也挑了一个较高的女孩,拉住她对妈咪说要过夜。妈咪说可以,过夜一百,在这里五十。大贡说没问题。

    肖涯听到后,觉得很便宜,也动心了,想着如果有合适的女孩时,也要包夜。

    二个边南人和安扎易完事后,便出来看电视。好不容易才来了一个皮肤黑黝,个子矮的女孩。还好她没有化妆,肖涯勇犹豫了一下,说只玩玩不包夜,便拉着黑妹进房了。

    在回来的路上,肖涯勇总感觉下体痒,心慽慽的,心里骂道:老子从来没有上过这样黑的女人,想起就不舒服。也难怪,那个女的也说,和她上床的男人都比她白。呵呵,还好不包夜。

    就这样过了些日子,大贡和肖涯揸庄做百家乐小赢一点。

    后来,他们到一间更多赌客的场,那里有比较标准的百家乐台,场里也专门配备荷官,荷官统一制服,发牌唱注赔注都有统一规范的标准动作。

    若有人揸庄,场主只收场租,不参与庄份。而揸庄的人除了给场租外,还需要付荷官费用,一般每人二百,共配备二个人。揸庄的也可随时割青禾,如没有其他人再揸庄,场主就会顶上。

    经过多次揸庄后,大贡和场主逐渐熟悉。遇到有大客或客人多的时候,场主总会优先让大贡他们揸庄。

    那天,场里来了一个军官,带着三个士兵。大贡正在揸庄,见到这个阵势,以为是来抢劫的,暗叫不妙。

    “这里可以下多大的注?二万元一把受得起吗?我带了三十几万来,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走!”那个军官嚷道。

    大贡听到他这样说,松了口气,连忙说:

    “没问题,没问题,就受注二万,放心赌行了!”

    “你赔得起吗?有没有这么多本和我玩?”军官说完,便示意那几个士兵将一袋钱倒在台上。

    霎时大家双眼都望向台上那堆钱,果真有三十几万!

    肖涯暗笑了一下,心想,机会来了!用手捏捏大贡交给他的那袋大狗,说道:

    “无问题!赌得开心哈!”

    大贡见到军官还在犹豫,便拿起肖涯身下的那袋狗,放在台面,半『露』半遮的拨弄着那一捆捆钱。

    军官似乎已瞥见那袋中的一捆捆钱,并打消了疑念,便坐了下来开赌。

    见到军官开赌,大贡便把那袋狗重新放回肖涯身下。

    这个军官似乎是有备而来,最初是下五仟元一注,输了就接住下一万,再输就下二万,但他总是在下五仟或一万时就赢了,下二万的基本上都是赢的。

    没多久,军官已赢了十多万,见到庄家台面没什么现金,就停了下来,可能是示意大贡拿钱出来再赌。而其他人都是以军官的赌注为参考跟注,见他不下了,也都停了下来。肖涯急了,说道:

    “放心赌,大把本钱在这里,大家放心赌行了!”

    军官半信半疑的,不过还是继续下注,同时他下的注额变小了。又这样玩了一个多小时,军官似乎运气有变,输了一点点,于是他就马上加注,每注都下二万,不一会又赢了很多,而且大贡台面的钱不够赔给他了。

    肖涯马上弯腰,想将塑料袋里的钱拿出来。大贡急忙用脚踢了他一下。肖涯不知是什么意思,便停了下来。

    大贡便对军官说:

    “等一下,马上来。”

    说完便走进房里,不一会,就拿出了二万元现金放在赌台上,叫荷官赔付。

    又过了不久,台上的钱又不够赔了!这时肖涯又低头想从塑料袋里拿钱,却又被大贡用脚轻踢制止。接着,大贡再次走进房里,似乎是和场主商量些什么。

    这个时候肖涯再次低头,翻翻塑料袋里的钱,不觉大吃一惊,每捆钱中,除了外面两张是真币外,扎在里面的都是彩纸而不是纸币!也就是说,塑料袋里的五十万,基本是废纸一袋!

    “怪不得大贡老是踢我脚!也怪不得大贡很随意地叫我将这袋狗放在摩托车肚兜。”肖涯暗道。这时他脸『色』大变,预感到马上要出事了。

    军官疑『惑』地问:

    “你不是还有一大袋钱吗?为什么不拿出来赔注呢?”

    “此前的赔注都是从袋里拿出来的。长官,你放心,放心赌行了,钱马上会有人送来,刚才我已经转帐给别人,让他去银行拿现金过来这里了。放心放心!”大贡从屋里走出来说道。

    大贡说完,便马上将肖涯身下那袋大狗踢闪到一边。

    军官半信半疑,又继续开赌。又过了二个小时,大贡已欠了军官二十八万。军官这时停了下来,说道:

    “他妈的!骗老子,这么久了钱还没送到,今天老子毙了你!”

    军官说完便向士兵使了一个眼神,几个士兵马上端起枪,顶住大贡和肖涯的脑门,并上了枪膛。

    肖涯浑身打震,想起在庞村赌场被人拖着说拉去碎身那次,那种恐惧感又袭来,不觉裤裆又湿了……

    “长官,容我再打电话催一下吧,看看他们送到哪里了,我是没有骗你的。”大贡淡定地说道。

    肖涯看看大贡,只见大贡神情镇定,面无改『色』,心里想:难道他真的可以叫人送钱来?

    军官示意士兵放下枪。大贡便走进房里,士兵紧跟着他。不一会,大贡出来了,对军官说:

    “长官,我叫那边拿六十万现金来,但银行那边没有这么大笔现金,又临近下班了,银行方面已帮我们预约了,六十万现金明天才可以拿到。对不起了,今晚你就守着我们吧,明天上午钱一到就兑付给你。我们也可以一起在这吃个饭,场主这边有很多野味,一齐尝尝吧。”

    “你他妈的骗谁!玩花招,抓住他们!”

    “我骗你也跑不了,现在你毙了我也拿不到钱呀,到明天没给你钱时,你再毙了我们也不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