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一章 借力屠仇(二)
    于是,大家蜂涌而上,抓住省阁和汤苟程猛殴。在室内,那些蓝水帮所谓的众大汉,见到外面人多势众,没有一个敢出来帮忙。

    汤苟程奋力挣扎,好不容易逃出『乱』阵,便急忙走回室内,将门反锁,惊惶万分,在那大喘气。

    后来,其中一帮新员工押着省阁离开了,没人敢上前阻止,也没人敢跟上去,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把省阁押去哪里。

    发现省阁的是当地一个农民,他在自家的地里看见一堆东西在微微地动,又发出轻微的声音,象是猪叫,又象有什么不明动物在呻『吟』,走过去一看,居然是一个人,一个四肢已断双目流血嘴里只能发出沙哑声音的人!

    省阁眼瞎聋哑没四肢,对所发生的事无法供述,安保所查无所获,星际赌厅就此倒闭。

    省阁成为废人一个,由一班败兵喽啰带回蓝水。其家人也在大国报了案,却因他无法与人交流,再者树倒猢狲散,之前傍在他左右的人也四散而去,无人帮忙奔走,案子自然无法查破。省阁的家人只得领着他,一个人彘回家,景况凄凉。

    大贡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发觉的笑,坐在大班椅上轻摇。呵呵,想不到省阁这么容易就消失了,不,不是消失,而是比消失了更凄惨。司令不愧为掸邦一哥,哈哈哈!

    时间回到了一个月前。

    大贡通过安扎易介绍,找到了一个军官,也就是那次开始大赢大贡,后来反输了三十几万,带着三个士兵,差点想向大贡动武的那个军官。

    见到这位军官后,双方互通了姓名,得知这名军官叫芒利,隶属央勐司令门下。大贡首先表示了歉意,并拿出二十万筹码送给军官,并说:

    “前段时间冒昧,可能冒犯了长官你,在此向你道歉了!这些是我们赌厅的二十万筹码,有空的话到我们赌厅玩玩,我们冲好参茶,备好鲜果酪糕等你。如果不想玩的话,也可拿这些筹码到帐房兑换现金。”

    “哈哈,客气了,前次都是我运气不好,甭提了。难得董事长你有心,我就不客气了,改天肯定到你们那里玩玩。你大贡的名字在央勐如雷贯耳,钦佩钦佩!”

    “长官真是豪爽之人!我到央勐时间也很长了,未曾拜访过司令员。听说你和司令员甚为相洽,在这,我有个不情之请,想麻烦长官你帮我引见一下司令员。出来捞世界,都是靠相互给面子的,没拜访司令员,总觉得自己做事不够圆润豁达。”

    “这个没问题。”

    在芒利的带领下,大贡走进了司令营区,见到了声名远播,大缅掸邦司令员彭作论。

    彭作论表情严肃,话不多,不过普通话很好。当大贡说到明末的历史时,他就变得格外亲切,气氛也活跃起来。

    随后,大贡把一个装满现金的大提箱打开,把它推到彭作论面前。

    “承蒙司令对央勐经济特区的清明管理,特区内一片繁荣,各人各安其业。但前段时间,星际厅无端生事,搜扣宾客钱财,更有甚者,将我们银河厅的总经理殴致重伤,如今还在医诊所治疗。这等扰『乱』特区治安行为,必然会令境外商客缩畏,对特区望而止行,从而影响特区繁荣,也会影响司令你的威望。”大贡条理清晰地向司令员陈述道。

    彭作论微微一征,不作表态。

    “星际厅也太狂妄了,他们居然带了一批枪到央勐,根本不把我们的安保放在眼内。尤其是那个汤苟程,上次我们安保到他们厅执行缴收那批枪的任务时,他居然不服,与我们安保缠打。”军官芒利说。

    “你想我们怎么处置你们总经理被打这件事?”司令开口道。

    “星际这样的赌厅留在央勐是一个毒瘤,会对央勐祸害无穷,还请司令把这班蓝水人撵出去吧。”

    “好,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们不会动用武力,但也不会给你留手尾。放心吧,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司令严正地说。

    后来,大贡按照司令的指示,吩咐边南人陶召井和林财西与芒利联系,叫他们听候芒利的指示和调动。

    根据芒利的指示,陶召井和林财西从家乡调集多人到星际厅应聘,得以进入星际厅任职。另外,芒利也指使多名士兵以平常人身份,应聘进入星际厅工作。

    经过如此布阵后,芒利等于控制了星际厅员工的舆论导向,这些员工的一句话,都可以使星际厅陷入一片混『乱』。

    芒利再经一番运作,选定在某天,指使有关人员将星际厅的网络进行干扰,导致星际厅的监控系统不稳定,完全没图像,使用不了。于是,就出现汤苟程叫赌台暂停,混入去的员工趁机『惑』众『骚』动,导致筹码被一洗而空的事。当然,这些筹码可以作为奖赏,归拿者所有。

    星际厅的拖发工资,无疑是火上浇油;汤苟程的冲动,让员工也找到了引爆点……

    省阁变成人彘凄惨离开央勐后,彭作论司令并没对大贡说出他对省阁采取了什么具体行动。而大贡脑补了其过程:

    押着省阁离开的都是芒利安排进去的士兵,他们知头熟路,押着省阁辗转来到原先已布置好的地方。

    准备就绪,先灌一口哑『药』给省阁,省阁顿然失声,发出嘶沙怪声;后开动铡刀电锯,省阁的腿断了,手也没了,虽然疼痛,他却无法用太大的声音表『露』出来;士兵手执长针,扎进省阁双耳。其痛,只能用甩头来表达;又有士兵按住省阁的脸部,另外的士兵将针往省阁双眼戳去……顿时,省阁的世界进入了黑暗状态。

    草草止血擦拭后,士兵们将人彘省阁丢弃到一块农地里。这块农地离村庄很近,很快就被人发现……

    大贡从快意的脑补回过神来。此时,他又有新思路:再设立一个赌厅,就在星际厅原址!

    对啊!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省阁就是那“万骨枯”!成功,就是将无数的强敌蹂躏于脚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