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三章 风光央勐(二)
    在蕉莞的坚持下,肖涯只好搭她回宿舍。蕉莞下车后,弯身对着车内的肖涯说:

    “肖总,不好意思了,今天……今天不方便,有……有点头晕,谢谢你的请客。”

    在肖涯凌厉的攻势下,没几回合,蕉莞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任由他恣意摆布。

    肖涯深深地吁了一声,将他曾经的热切,曾经的狂盼,曾经的猥琐,一齐泻出,授予眼前这个美人,这个一眼千年才圆梦的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

    这是蕉莞在和肖涯勇交往了一段时间后陆续讲述的:

    “我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因为经济压力大,老公也没有什么门路,通过在这里上班的一个朋友指引,我辞掉原来的工作,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进入你们浩宇厅。而我老公则继续在家打一份工,他爸爸妈妈帮忙照顾孩子。当初佢们是不让我出来的,但指望我老公的经济来源,是不可能支撑起这个家,其他的没所谓,但孩子治病的花费……”

    她居然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朝思暮想的人已为人『妇』!肖涯觉得一阵失落,但转念一想,和她在一起挺舒服的,可以畅所欲言,天空海阔任我闯,最重要的是和她在床上运动时,曾经被摔门声惊吓致滞的阴影,无复存在,无复存在!

    虽然她下面宽敞无比,但自己心里感觉有些障碍而疲软的状态下,却可以顺利进入,甚至在完事后,宝贝仍可长时间停留在温暖窝,感受她的蠕动和吸吮……

    “你孩子怎么啦?有什么病?”

    “没……没什么,有时需要检查一下。”

    “是吗?有什么……”

    “喂,你当时是不是曾经跟踪过我?还跟到我住处门口呢!”肖涯的话被蕉莞打断了。

    “嘻嘻嘻,不是吧,你认错了吧。”肖涯笑着说完便又骑在蕉莞身上……

    “家里的电话?孩子怎么啦?好象每次都听到你说孩子需要检查,究竟是什么情况?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的。”肖涯见蕉莞满面焦虑地在打着电话,关切地问道。

    “没有什么,普通检查而已。”每次蕉莞都是这样应着肖涯。

    看着现在的枕边人,蕉莞想象着那阵莲花香,那个梦中男子,想象着梦中的暗香结连。她曾经怀疑梦中男子是不是他――现在相拥而睡的肖涯。不是,绝对不是!肖涯的举止、气质与梦中男子相差太远太远了!还有,水『乳』交融时,两者的感觉相差太远太远了。

    每当独处时,蕉莞喜欢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只有这样,她的大脑就不用转动那么频繁,不用思考任何事情,这样可以得到短暂的平静和安宁。但当种种杂念来袭时,催生出的烦躁,象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吞噬也好,不必要再想那么多!这是蕉莞经常冒出的念头。每当这个时候,记忆的片段象一柳柳棉絮向她袭来,有点痛,有点痒,又如风沙入眼,就算沙从眼里掉出,眼泪却流了……

    莲花暗香来,春的步伐,似是每夜都在抚熨着蕉莞。陪随着花香,有个男子总在耳边轻轻呼唤,『吟』着古诗,就象淮涣念的诗那样,凄美动人。伴着花香,伴着歌声,伴着『吟』诗声,蕉莞与男子相拥而视,行苟合之事,情绵绵,意切切。醒来时,回想昨夜,亦幻亦真。

    伴随着呕吐,喜欢吃酸东西的现象发生,蕉莞发现自己这种症状与怀孕一模一样,她用试纸测『尿』,显示是怀孕了。她不信,并忐忑地去医院检查,结果就是怀孕!

    夜里的梦是真的!与那个男子交合是真的!自己却没发现任何痕迹,太可怕了!

    蕉莞已不敢回她叔叔那套房住了,思来想去,她顺从了追她很久的同事苏本科,搬进了他住的宿舍,继而结婚,名言正顺地和苏本科“怀”上了孩子。

    自此,夜里不再有莲花香,不再有那个男子的梦。可是,孩子的出生,令蕉莞和家庭惊悚不已……

    苏本科幸福焦急地守在产房门前等待着,等待他的孩子降临。

    回想起自己追求蕉莞的历程,苏本科骄傲的情绪油然生起。他对父亲那句话永远难忘,也将这句话侍为至理名言:坚持,坚持,那怕用傻劲也要坚持,你的愿望终归会实现。连续考了四年高考,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前后向蕉莞表白了十次,终于在第十一次掳获美人心。这些都是父亲那句话激励和指引着自己,继而取得成功的实例。

    产房门开了,护士走了出来,神情古怪,问谁是蕉莞的家属。苏本科应着上前,他被护士引入一房间,诡异地对他说:

    “你们俩家族没有什么特殊的遗传病史吧?你夫人现在生出一个只有一半脸的男娃,你自己去看看吧。”

    “那……那不可能吧?快带我去看!”苏本科焦急万分地说。

    范本科见到一个哭着的婴儿躺在婴儿床上,连忙走上去,掀开婴儿脸颊两边的被子,一副奇特的面孔呈现眼前。不错,这是一个只有一半脸的婴儿,一个眼睛,一半鼻子,一半嘴巴,半脑头发!

    范本科不相信眼前的情况,用手『摸』向婴儿脸部。不!他有另一半脸,有另一只眼睛,有另一半鼻嘴,有另一半头且有头发!只是用肉眼看不到而也。

    范本科再细细地抚『摸』着眼前这个儿子,感受到真实的嫩嫩肌肉,茸茸的『毛』发,又『摸』着婴儿的手,也感受到嫩嫩的手掌、手腕和微硬的指甲,然后又轻轻抚着婴儿那半张看不到的脸。

    经过范本科的抚『摸』,婴儿停止了哭闹,静静地,似乎是很享受这一刻。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婴儿,一个自己的骨肉,自己的儿子!可是,可是他另一半脸为什么看不到啊!

    “医生,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让他的另一半脸恢复正常?”

    “这个要对婴儿做各方面的检查,也要查一下你们有没有什么家族遗传病史,查一下你夫人怀孕期间是否吃过什么受污染的食物、特别的食物和转基因食品等等。做了这些检查和调查后,能找出原因的,可以通过各专家会诊,设计治疗方案,逐步治疗;不能确定原因的,只能继续调查清楚才能治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