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七章 风光央勐(六)
    叶箭河似乎是将央勐围成一个半岛,河水总是平缓地流着,不清也不浊,流到央勐背靠的那座北笼山后,伴着两边广垠的农田,逐渐远离央勐特区中心。

    朱生幡就是看中北笼山与叶箭河相交的那块地,所谓的“山水相逢,城中相遇”吧。他分别与姚旺荣、央勐特区经济专员商谈过,二人的初步意见是同意划出这块地给朱生幡。

    这天,淮涣独自一人开着公司的车兜风,到叶箭河边后停了下来。她想在河边散散心,因为这两天她的心情不是很好,前段时间所赢的钱,这两天差不多输光了。她那些公式似乎不再显验,她在思考自己是否还要继续。看到斜阳照着河水,闪着鳞鳞金光,不禁感叹:

    叶箭鳞光闪,弱女泪花溅。

    东方上水三尺,其中有我一只!

    银河鱼虾塞,不是锅中菜。

    央勐出路几条?教枉千里迢迢!

    “原来美女也会作诗,绝配绝配,你坐在这里是一幅很美的画啊!”

    淮涣回头一看,原来是朱生幡。

    “噢,朱老板是你呀,刚才失态了,令你见笑啦,你也来这里吹风吗?”

    “呵呵,我循斜阳来,总想睹睹它最美的一刻。看来,今天没有白费,让我看到了。人老了,心里老是挂着斜阳落日,飞花落叶,总想从中悟些什么。”

    “朱老板你不老呀,满口雅诗,感觉你就是我们同代人。”

    二人相谈甚洽时,朱生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事,便匆匆和淮涣告辞离开了。

    这一夜,淮涣睡得很香,仿佛闻到了叶箭河特有的芬芳香味,居然还梦到了朱生幡。他微笑向她走来,轻挽她肩膀,并扶着她一起坐在河边青草上,喃喃细语,又缓缓地将她衣裤脱开,她居然没有反抗,并顺着应着他!随着阵阵芳香,她越发沉醉,居然反转骑在他身上……

    淮涣突然醒了,发觉原来是梦一场!但自己却是光着身子爬在床上,还感受到刚才的惬意。她一阵羞涩地怨骂自己。

    自此以后,淮涣经常做这样的梦,梦的主角有时是朱生幡,有时是大贡,有时是肖涯,甚至有时居然是那个处于催单状态的赌鬼或是那个凶神恶煞的看单人,而且每次都是在一阵阵芳香中完成那事,似乎非常投入。

    所有的梦,好象拉近了淮涣和这些男人的距离,尤其是大贡。这之后,她和大贡在mm上的互动频繁了许多。

    这天,大贡递给淮涣一本书,书名为《暮农散文集》,她随手翻了一下,甚为喜欢。她特别喜欢这段:

    静谧的时光是美妙的,仿佛一切停止生长,却又悄悄的变美变好。内心也默默的以诗歌赞礼和自己对话,灵魂脱缰,每个细胞都得到充分的解放。一切,生机盎然……

    还有这一段:

    阳光可以是和煦的,就象你我默默相对,无需言语,都有一股温暖在心头。

    烟雨可以是柔茫的,就象你我寂寂相依,无需说话,都有一段清新在胸间。

    秋风可以是急骤的,就象你我一见钟情,无需繁赘,爱情之果已熟……

    “谢谢董事长,想不到董事长爱好广泛,雅藏清心。”

    “其实在这个环境有点淹没你的才华,不过,按自己内心活法去走,是一种洒脱,也可以说是一种高层次生活方式吧。”大贡笑着说。

    “董事长说的话有点高深,又似乎有点禅意。”

    “不是吧,这些不过是平常话,让你捧得这么高,掉下来摔得很伤的。我在学校时读书不行,现在有时间了,经常看看书,也算恶补吧。个人觉得,校外读的书比在校时读的有用,所以经常饶有趣味的搜寻各类书看。另外,看看书,以这样的方式打发时间,挺充实的,也是独处的一种好方法。人独处的时间毕竟是很长的,如果没有适当方法与自己相处,这种人应该是很空虚的。心『乱』百事废啊!”

    “董事长的读书心得可谓精华,听了受益不浅。嘻嘻,我要上班了,下次再聊吧。谢谢你的书!”淮涣说完便走了。

    这天夜里,淮涣在梦里居然听到那个赌鬼在耳边劝说他不要再赌了,说他现在很惨,家里早已不信他了,没有打钱来给他平单,现在牙齿也被打掉了一半,每天只有一顿饭吃,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就等着被活埋。

    这下吓得淮涣惊醒了,手下意识地捂向胸部,但她好象碰到什么东西一样,不对,应该是碰到人的身体。这时她迅速起床开灯,四处察看,也不见到任何人影。于是,她便打开房门去叫蕉莞和吴厢萄。

    二人『揉』着腥松眼,帮忙四处查看,也没发现有任何东西。看看反锁的大门也完好无损,吴厢萄麻怨淮涣太敏感,便回房睡了。

    蕉莞进入淮涣房间的刹那,面『色』一变,说了句没什么事的,也回自己的房了。

    第二天,吴厢萄见蕉莞和淮涣面『色』都不太好,都笑她们大惊小怪。

    “蕉莞,不是吧?你的面『色』更难看啊,为啥那么紧张,太敏感了吧!”吴厢萄笑着说。

    “半夜起来再睡很难睡得着的,不知今天有没有新客人要接,这样的精神状态去接待人,会让人嘲笑的。如果有客人,要不你帮我去接吧。”蕉莞对吴厢萄说。

    吴厢萄点头应允。

    就是那种香味,那种曾在多个夜晚凫然而至的莲香,伴随着梦幻,和不同的男人共谐春宵……

    如今,这种香味居然在自己闺蜜的房间飘『荡』着。难道,她也重复着自己曾经历的境况?想到这里,蕉莞又想起自己的儿子,那个半脸人,那个来历不明的半脸人,是谁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

    今天又输,连想寄回家的五千元也输光了,怎么办呢?淮涣瘫坐在椅上,此刻,她没有任何欲望,只想时间就此停留着,世界不再转动。

    淮涣茫然地往宿舍走,似乎任何事物任何人都与她无关,甚至回到宿舍与蕉莞照面也是默不作声,然后倒头睡在床上,用被盖过头,心想着把自己闷死算了。但任凭她怎样睡,一想到输光了所有的钱时,一条神经猛地把她拉醒,又让她重新回忆起输钱的一个个片段,这些片段又重新折磨她一遍又一遍。

    干脆起来吧,睡在床上也是一种折磨。淮涣起来喝了点水,看见大贡送给自己的《暮农散文集》在桌上,便随手拿来翻开看看:

    谁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旅途是一路繁花簇锦,可谁也避免不了在某段路上,会偶遇荒芜苍凉。这个时期,你只能在心中培植绿苗,打造自己的庇荫所。心强大了,路也变得顺畅,美景自然就会映入你眼帘。

    “偶遇荒芜苍凉?哈哈哈,现在我整个人都凉了啊!怎么打造庇荫所?你教我,你教我!”淮涣无奈地哀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