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章 风光央勐(八)
    经过肖涯的出面讲数,高利马也给面子给大贡,免除部分利息,扣除部分洗码费,偿还了欠单后,淮涣被放了。

    淮涣觉得很没面子,不想上班,也不想见大贡,一个人呆在宿舍里,甚至没有吃饭。

    经过二天电话和mm的沟通,淮涣终于答应见大贡。

    “我没脸见人,我想辞职,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淮涣默声说道。

    “先不要说钱的事,如果觉得困了,你就多休息几天或者一个月也没所谓;如果觉得在这里呆闷了,可以回家舒缓一下心情;也可以和我一齐回去,或者到处逛逛,去旅游什么的。但请不要再记挂赌博的事了,更不要想着去赢回。”

    “我辞职行吗?我想自食其力,不想依附于你。”

    “你不是一直都是自食其力吗?你哪里依附于我了?你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很好呀,我也非常欣赏你这点。至于你输的十万元,就当一个教训,千万别放在心上,家里有其他困难的,我可以帮忙应付过去,毕竟我们是一起的人。”

    大贡说完便紧紧抱住淮涣。

    经过大贡的几番安慰,淮涣忐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在她看来,大贡如果有所发作,或者置之不理,她会离开大贡所在的赌厅,再想办法将她所欠的钱还给大贡。毕竟朱生幡曾许诺过给她三十万年薪,而且可以先支付一半,如果自己到朱生幡公司任职,完全可以把钱还给大贡。

    在大贡的提议下,淮涣和他携手畅游全国。

    九寨沟的水,峨嵋的山,南山的竹子,宜昌的桃花,南昌的湖,青岛的海,哈尔滨的雪,在淮涣脚下,眼内,笑声中,汇成一首首诗,一阙阙词,烦恼已离,幸福的心儿在飞。

    《湖中树》――九寨沟生命之树

    谁说倒下生命就结束了?

    谁说死后身体将会归还这个世界?

    谁说死后是无边的寂寥?

    曾经耳边的叽叽喳喳,

    现在的倩影琉璃,

    我不寂寞,

    我不寂寞!

    鱼儿是我的伴,

    游人是我的粉丝,

    我的生命正灿烂。

    《西湖雨》

    最想游遍西湖,恰逢雨畅临,忘记了还有凉亭,只顾四寻荷叶,那荷叶很大,我举一顶屋檐,你造一顶漏斗,却浇你一身汤鸡。莫嗔莫嗔,你美了西湖!???

    “大国『政府』加紧查处跨境赌博,抓了许多人,大多数是央勐赌厅的老板,很多赌厅已经停业,我们怎么办呢?你也要小心点啊!”肖涯在电话上焦急地对大贡说。

    “知道了,先不变,以往情况是过了这一阵风后就没事了,先看看形势如何,大家都换手机号码再联系吧。”大贡说。

    为了清理大缅大挝边境的赌场毒瘤,大国『政府』加紧对上述边境出入人员查处,边境赌厅老板及其主要管理人员,都被列入计划抓捕名单中。一时之间,各个赌场风声鹤泪,赌厅股东及高管作飞鸟散兽状。

    这可急坏了姚旺荣,他投入的资金虽然已回收了,但因为自己好赌,澳门菲律宾赌场都走遍,输了不少,还不包括在央勐所输,这个数目已有一亿多。他四处奔走,想通过贿赂边南的高级官员来平息这段风,可是谁也不敢收他的钱,也不敢与他接触。他只好去找央勐司令员。

    司令员不紧不慢地对他说:

    “怕什么!朱生幡投资了那么多钱在这里,他都不怕,还在继续开工,还笑着说‘做一件事认定了就要专致,闲风斜雨,不过是令好的东西更加发亮发光而也。’,看看他信心是如何的足啊!这次不过也是一阵风而也,也不是没见过!赌场是这样的,停停开开,很正常的。开时你我猪笼入水,够快;停时你就去旅游呗,等于给你放假啊!果榄那边也不是这样吗?不过,千万要管理好啊,别学果榄把央勐也变成宰猪场呀,假的东西不长久啊!”

    东方厅总经理、白马厅老总、和皇厅财务总监等人员,不幸被大国警方抓获。这些赌厅的后台老板用尽人事关系,备足赎金,也未能将这些人员赎出来。看来大国『政府』是动真格的!

    在大国飓风式的打击下,央勐几乎所有的赌厅不得不暂时关闭,这些赌厅都撤回了所有人员,佢们想看清形势再伺机重开。

    大贡根据时势,判断这段旋风一时三刻未能散去,也决定将银河厅和浩宇厅关闭。先回盛堂,静候时势改变,再作返回央勐的决定。

    于是,肖涯、蕉莞、大贡、淮涣等也随着回家,回到了盛堂。

    但是,朱生幡依然坚守阵地,日夜赶工建设。这令央勐司令员大为感动,又将毗邻游泳馆的一大块地无偿划给他用,甚至承诺让朱生幡的公司无偿开发利用那座山。这边的生机,与赌场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吴厢萄也留下来帮助朱生幡管理开发事务。

    肖涯和蕉莞回到盛堂后,二人的相聚,似乎和在央勐平常相处不一样,有几分热烈,也有几分陌生,也有几分不方便,毕竟蕉莞已有家庭,不可能长伴在肖涯身边。

    但肖涯似乎并不习惯这样,他深深地感觉到已离不开蕉莞,因为每当他找其他女人时,那种曾有的恐惧感迅速袭来,甚至有精神崩溃的感觉,他只有依偎在蕉莞的胸怀里,缩守在蕉莞的深沟里,才感觉到恬静和安宁,任凭风吹雨打,甚至象以前那样遇到重重摔门声也不怕,这是肖涯脑里坚定的信念。

    当然,摔门这种现象再没有发生过了。所以,他总是以各种籍口留蕉莞陪自己。

    这样,蕉莞的男人苏本科就发出抱怨了。

    自从蕉莞去了央勐,苏本科感觉她和以前不同了,她除了打电话问下儿子的情况,其他的一概不闻不问,尤其是回来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往外跑,根本就无心思在家陪小孩。

    而她的解释是:在边境赌场上班都是连续上十二小时班,很累很忙,现在也因为老板在盛堂筹划开一间酒店,她在帮忙管理,也很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