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十章 幻肚玉臂(一)
    苏现已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了,未曾有过同年纪玩伴,都是苏从文在默默陪伴着。

    为了使苏现没有那么无聊,他买回了各种拼接玩具、图文字画,和苏现共玩游戏,教他写字画画。逐渐地,孩子并不觉得孤单和无聊了。

    苏从文特别从历练孩子的定『性』方面下功夫,布置一件事让他独自去做,有意识地培养他独处的能力,比如叫他画一棵树,抄写一段经文,练一个小时的太极等等。

    对,对,就是苏现,他学会了写字、画画、太极、背抄古诗经文等等。他也会问爷爷和爸爸:

    “为什么我只有一半脸而你们却是完整的?为什么不带我出去和其他小朋友玩?”

    “在你将所有的东西学会后,你的脸就象我们的一样变完整了。也只有静静,才可以攻破不同的难题,完成棘手的难事,其他小朋友只顾玩耍,他们很难达到你的高度,你只有自己默默地发奋,到时候全世界都会向你致敬的。”苏从文反复地说了这些话。

    “等你再大一点,爷爷就带你出去见识世面,你多观察,多聆听,多思考,不用说话,你也会学到很多东西的,如果你有什么要问的,告诉爷爷,爷爷可以帮你问,你听就行了。”

    每当这个时候,苏现总是睁大眼睛看着爷爷,似懂非懂地听着。

    肖涯有个越来越强烈的念头,就是叫蕉莞离婚,再与自己结婚。他虽然知道蕉莞是一个已有孩子的女人,而且人也有点自私,但对于那种归宿感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无所谓。当然,他不知道蕉莞的孩子是个半脸人,更不用说将这种情况作为考虑他们婚姻的条件。

    所以,这段时间肖涯都在怂恿蕉莞离婚,并以购房置业的条件来打动她。蕉莞似乎很犹豫,她总感觉无法面对自己这个特殊的孩子。

    这段时间,大贡和肖涯开了一个典当行,说白了就是放高利,大部分员工都是从央勐撤回的原班人马。

    淮涣也怀孕了!他『摸』着肚子征询大贡意见,是否将其打掉。大贡说:

    “生吧,虽然我已有了三个孩子,但孩子不怕多,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孩子以优质的教育,给你以无微的体贴,条件许可的话,再与你结婚。家里的老婆只存在亲情,任何事情她都管不到我,她也不想管,只是收到生活费就满足了。所以请你放心,没有人干扰我们,好好地安心养胎生子吧。”

    经淮涣默许后,大贡在盛堂市中心地段买了一套现成的复式房,搬了入去住。

    宝宝出世了,是个男孩。大贡和淮涣都很高兴,帮他取名为方杜觇,并请了两个保姆来服侍母子俩。

    这天,保姆正在帮孩子冲凉。突然,她神秘兮兮地走过来,对淮涣说:

    “孩子的肚子不见了!”

    淮涣便骂她:

    “开什么玩笑,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但当淮涣走到浴盆边一看,也惊呆了,孩子的肚部到『乳』部间完全看不见,好象身体上部是凌空叠在下半部上一样,但『摸』『摸』看不见的那部分,却感觉到有实实在在嫩滑的肌肤。这样看来,杜觇的肚子是透明的!

    淮涣惊慌不已,马上打电话告诉了大贡,又问保姆用什么沐浴『露』给孩子洗澡。保姆拿给淮涣看,却没有什么特别。

    大贡回来查看后,便叫抱去医院检查。医生看过后也有点惊讶,叫佢们先去做各项检查再作诊断。检查结果显示,各项指标正常。

    “孩子出生的时候并没发现这个状况,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呢?”大贡向医生问道。

    “这种情况很特殊,没有进一步发现,很难解释原因,你们还是先把孩子抱回去,注意观察他的肚子有什么变化,再作打算吧。”

    医生又叫大贡不用担心,因为孩子身体的一切指标都正常,并建议过一段时间再带孩子来检查。

    二人只好回去,并时常留意小杜觇肚子是否有变化。

    此后,大贡和淮涣对小杜觇呵护有加,并绝少对外人提起他肚子的异样,在外人面前也不会帮他脱衣,以免暴『露』他那个特殊的肚子。

    蕉莞与苏本科不可避免的争吵,严重影响了幼小的苏现。苏从文看在眼里,暗暗叫苦。

    伴随着争吵,双方不可避免地提及离婚。离开央勐前,蕉莞就下定决心与苏本科离婚,在和肖涯商量后,她向苏本科开出了离婚条件:自己净身出户,孩子归苏本科抚养,蕉莞每个月给孩子三千元的生活费。苏本科犹豫不决,并极力挽留。而苏从文经细思后,对苏本科说:

    “一个女人的心和身都已离开,对儿子也象避瘟疫般,她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离就离,不过不用她每个月给儿子转生活费,叫她一次『性』补偿算了,就补偿五年的生活费吧,以后我们都不想与她有任何接触。”

    苏本科按照父亲的主张与蕉莞说了,蕉莞在犹豫,但肖涯却一口答应了,且马上把款项打入了苏本科的帐户。双方就此签字离婚。

    蕉莞离婚后,马上搬进肖涯新购的房子,二人终于无羁绊地走在一起了!

    盛堂的精彩与央勐大不同!央勐毕竟是一个很小的异国区,说白了,就相当于一个镇,绝大部分人都来自大国,佢们都是打工者心态,在这里属于无根状态,只寄希望能挣多点钱。同样,在这里投资开铺的小老板,也是怀着随时撤的心态,所以人们的一应玩乐生活根本没有底蕴,更说不上文化。

    如今,肖涯钱满身,回到了盛堂,更是如鱼得水。有什么节目,谁都想拉他一起,因为他用钱大方,很多时候都是抢着埋单。

    所以,肖涯的节目相当丰富和精彩。今天沙岭宰牛,明天澳海钓虾,后天庞村年例,且时常撇下蕉莞不管。次数多了,蕉莞自然有意见,况且原本肖涯就好玩,所交的猪朋狗友又多,尤其是往日那些‘女朋友’整天遛他,玩得昏天暗日是很自然的事。这样,吵架是少不了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