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一章 幻肚玉臂(二)
    且听肖涯的辩解和回应:

    “你整天怀疑我在外面『乱』来,有哪次说得准的?之前我走到阳台打电话,你说我有鬼,不敢对着你听,你知道么?那时我们刚搬进新房,这边是新区,移动网络不稳定,我走到阳台听电话是因为那里信号好;有一次你打电话给我,我在喘气,你又以为我在干那事,当我立刻打开家门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哑口了吧?那时刚好电梯维修,我走楼梯而喘气的啊;你查看我手机,发现了一条是诗句形式的暧昧信息,你马上给对方打电话,而且还放在我耳边让我听,那时我还『迷』『迷』糊糊在睡觉呢!后来你查实了这条信息是坤哥发的,没话可说了吧?那是我和他换手机用所致,知道吗?还有一次,你回家陪儿子大概有一周左右吧,回来时对我身上的香水味大加质疑,说我以前从来没有抹香水,肯定有古怪!皇后,现在知道了吧?那是傻头钦送我的一瓶沐浴『露』,是香水味的,这瓶沐浴『露』还在这呢,你都在用……”

    这天,肖涯酩酊大醉回到家里,一个蜷姿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蕉莞没好气,故意将音响放到高音,以泄不满。因以前受惊致肖涯不能深睡,这高音立马将他人醉睡中绷醒,连接心脏那条神经强烈地拉动着心,‘嘣嘣嘣’的心跳声几乎让肖涯窒息,他猛然坐起来,诧异地看着蕉莞。

    “回来干嘛!外面不是很舒服吗?还记得这个家!”蕉莞不管肖涯的神情,忿忿地说。

    “你干嘛?把我吓惨了!”

    肖涯从来没有向蕉莞说过被摔门惊吓的事,在他看来,这样的事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其中包括大贡。

    “吓惨了?昂扬的低音炮还嫌不够响呢!我在家听听音乐也影响你了?你还是去昂扬会吧,家里不是你呆的!”蕉莞反讥道。

    “去就去!刚才真有一个朋友叫我呢!”肖涯说完便站起来准备出门。

    “走吧,不要回来了!明天我就把这个孩子打掉,一拍二散,各不相干!”

    肖涯听到此话,心头一震,转而『露』出惊喜之『色』,上前执住蕉莞的手,说道:

    “真的?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段时间委屈你了,因有千头百绪之事,我不得不在外应酬。你也知的,央勐的场已停,盛堂这边也没什么收入。很多人介绍些生意给我做,比如入股酒店、酒吧,又如投资江南名鸭饮食连锁等都在洽谈中。”

    “哼,要喝得酩酊大醉才算谈生意,要揽到几个小妹开房才算洽谈业务,要三五日不归家才算应酬!”

    这时的肖涯,不论蕉莞用何种语言讽刺嘲骂,他都是低三下四,无不表示是贴贴服服的。因为在他看来,蕉莞怀孕了是天大的事,他实在太想要一个孩子了!

    自从被惊吓以来,那种神经紧绷的症状无时不刻在折磨肖涯,他曾无数次有『自杀』的念头。如今听说蕉莞有孩子了,这是一个令他振奋的消息,血脉的延续是埋在他心底的最强欲望,或许这也是普遍人存有的最基本欲望吧。这种欲望一旦被唤醒,产生的能量是不可量估的。

    肖涯用了浑身招数,包括紧抱、跪地求告、承诺、呵脸抚发等。蕉莞终于静下来,算是默谅了他。

    自此,肖涯鞍前马后,唯唯诺诺地服侍蕉莞,直到佢们的小孩出生。

    央勐经济特区在沉寂了差不多二年后,风声趋缓,各赌厅老板又陆续回归。渐渐地,这里又呈现声『色』犬马的繁荣景象。

    大贡带领一大班人马,也重新驻扎央勐,淮涣杜觇和保姆也一齐同往。肖涯蕉莞也带着佢们的宝贝女儿肖微可登上了久别的央勐。

    当大贡见到朱生幡时,感叹他的坚持和眼光。而朱生幡只是缓缓的笑道:

    “董事长,这二年只是建设期,你来了,我也刚建好,对我们没有影响。多些来游泳健身吧,这里还开发到温泉呢!听说你回去又弄多了一个儿子,是吗?还有,肖经理也喜抱千金,同喜同喜!有空带佢们一齐来玩吧。我也认了个干儿子,就是吴厢萄生的,她和我公司的一个工程师结婚了。这小子挺好玩的,整天腻着我。说真的,幸好前段时间你们撤回去,不然我可又得输一笔钱,哈哈哈……”

    “哈哈哈,朱老板真会开玩笑!对,我多了个儿子,肖经理抱了个千金,改天约起一齐到你那和你干儿子作玩伴,我们也浸浸温泉,游泳健身。”大贡笑道。

    天气闷热起来了,大贡相约大家到叶箭游泳馆游泳,淮涣吴厢萄蕉莞都带着小孩一起来。此时的游泳池已热闹非凡,肖涯暗暗感叹朱生幡的眼光好,不但生意兴隆,而且还占了一大块风水宝地。

    “厢萄,你的孩子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蕉莞问道。

    “嘻嘻,叫全劢,他干爹起的名,寓意是全力以赴,干好每件事。”

    “哗,挺有意思的喔。我的孩子叫方杜觇,我起的名字,寓意是看清这个世界。哈哈,连起来挺有意思的,就是看清楚后,前力以赴!嘻嘻。”淮涣说

    “我女儿叫肖微可,寓意为‘我虽小,但我是个可人儿’,也有‘小俏蛋’的意思。”蕉莞笑着说。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淮涣说。

    “咦,怎么孩子的手臂有一部分看不见的?为什么?”肖涯奇怪地拉起全劢的小手,『摸』『摸』他所说臂部看不见的那部分说。

    “嘻嘻,他一生下来就这样的,他干爹说是好兆头的,手臂天生嵌到一大块玉,大富大贵之人!”吴厢萄解释道。

    几个人纷纷上前『摸』着全劢手臂的透明部分,弄得他哭了。

    “哈哈哈,天赐宝物,吉祥啊!”肖涯眉开逐笑地说。

    大贡陷入一阵沉思;淮涣也默不作声;蕉莞脸『色』大变,赶忙帮微可整理衣服以作掩饰;淮涣的保姆欲言又止;只有吴厢萄沉浸在肖涯的赞美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