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三章 误入地宫(一)
    这天,肖涯无聊,去找汤苟程闲话。话到深处时,二人各自吹擂自己过去的光荣史。吹完自己的光荣史后,汤苟程便把一肚怨气发向省阁身上:

    “想当初,我身上已有几百万了,死鬼省阁叫我入股星际厅,并许诺让我做星际厅的经理,我不太情愿地答应了,并拿出二百万入股,占了星际厅的一成股份。就是这个死鬼省阁害人,把星际厅弄倒闭,害得我的股金打水漂。这并没什么,更可恨的是他把我拉进赌博这个漩涡里!星际厅开业初期,客源很少,死鬼省阁就动员我在厅上玩,以带动现场气氛,吸引客源。开始玩时,我都是赢的,很兴奋,以为自己在赌博上很有天份。从此,对赌博沉『迷』有加。谁料到赌博无常路,三更富时五更穷,以至输空身家,走投无路。星际厅倒闭时,我还有三百多万在身,应付生活完全没有问题的。就是这个死鬼省阁,搞得我对赌博上了瘾,回到蓝水市后又继续『摸』去赌,什么鱼虾蟹、掼蛋、扎金花、跑狗、斗牛、六合彩、麻将、番摊,无所不赌,结果基本输光身。后来才悟到以前人们常挂在口头的那句话:输钱皆因赢钱起。”

    肖涯也把自己的赌博传奇一一道来,二人似乎找到了相投话题。

    二人经过长篇大论,话题也逐渐乏味,肖涯便对汤苟程说:

    “听说你们这里的温泉准备投入使用了,在哪个位置?能不能看看?或者先试一试?”

    “就在靠山那边,看看可以,现在应该还不能用。走,带你去看看!”

    于是,两人便往山那边走去,一路见到大大小小建好的浴池、凉亭、整齐摆列的卵石。池中还没有注水,工人在忙碌地着,似乎是在做投入使用前的工作。

    他们走累了,便在一幢房子旁边的凉亭歇息。凉亭旁边有一栋不是很高的楼,但很别致。汤苟程说为了熟悉这里的环境,便提议到里面看看,因为周边都是空地和低层建筑,所以可以上去鸟瞰一下叶箭游泳馆,甚至是整个央勐经济特区。

    于是两人便走进了那栋楼,里面没有人,楼里面设计有电梯,但还没安装上。他们便走步梯,但见步梯还向下延伸,便想着先看看地下也好。两人便沿着步梯而下。令他们惊讶的是,地下居然还有好几层,当走到步梯止时,只见里面一片空旷,四周只有微弱的灯光。

    这时肖涯『尿』急,便离开汤苟程到处找卫生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很象卫生间的房间,也顾不了那么多,就地解决了。拉完『尿』后,看看这个房间,有点特别,好象还在装修,也只有一盏微弱的节能灯照着。

    肖涯打开手机照明,看见墙上有一组很特别的开关,它是嵌在凹入的墙体,按推测,这个应该是电闸总控开发,外面似乎还有盖子将整个开关组盖住的,但他没见到盖子。

    肖涯想打开灯,以便看清楚这里的情况。于是,他按动一下开关组其中一个按钮,却听到背后一阵轻微的响声,好象是一种沉重的东西在移动。他转过头看看,却没看到什么,然后又一连按了几个按钮,这时他背后又传来了一阵很响的声音,象是一道重门关上的声音。他心里一惊,再转过身来,后边也没什么变化,但刚才他进来的门不见了!

    “糟了,刚才按了那个钮键是不是把某个门关上了?”肖涯暗道。

    肖涯再掉过头来看时,刚才那组开关也不见了!眼前的墙也没有了!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走廊,迎面吹来了一阵爽朗的风。

    肖涯急了,连忙喊了几声汤苟程,没有任何回应。因为后面是一道墙,已无路可走,他便忐忑地往前走,脚步轻轻的,生怕触动到什么开关,又或者怕有人发现。

    肖涯小时候看了一些关于鬼怪的书和恐怖电影,有些描述的情景,就象今天一样,阴阴森森,又静得可怕,不觉打个冷颤。

    走廊的尽头,见到一个开阔的大厅,大厅里居然见到成群的老鼠!老鼠的个体似乎都一样大,但很有规则地排在那里,象是经过严格训练了的士兵,一动不动。

    此时的肖涯惊疑不已,没想到来到了一个陌生阴森的地方。

    在另一边,肖涯看到了一群蟑螂整齐地趴在墙上,也是一动不动!他又看见一群自己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有队形地从一边飞往另一边,然后依次扎在树上。

    肖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怀疑自己在做梦。他越想越惊,忽然想起可以打电话给汤苟程,便拿起手机拨打,却发现没有信号!怎么办呢?

    肖涯决定原路返回。于是轻手轻脚的往回走,一路时不时回头观察一番,总感觉后有人跟着似的,原路已完全不同,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见到路就前进,也不知转过了多少个房间,多少个厅,多少条走廊,下了几条坡。印象中,他可能已走了整整一个下午!

    忽然,肖涯觉得眼睛一阵灼痛,倏地见到前面有一道强光『射』了进来,下意识地用手掩住眼睛,缓了一会后,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太阳光,终于找到出口了!但他再细细一看,前面是一条水流,想到达阳光『射』进来的那个出口,必须游过去,游出那个洞口。

    小时候肖涯在村里的河边学过游泳,算是会一点,叶箭游泳馆开业后也经常光顾,游术也有所长进。

    于是,肖涯决定游出去。他将钱包手机用一个塑料袋包住,紧紧绑夹在皮带里面,脱开上衣,绑在腰间,便跳了下去。

    河水比想象中的冷,但水流平缓。肖涯开始游得比较顺利,信心也大增。可是游了十多分钟,离洞口的光线依然还是那么远,这时他后悔了,自己对洞口的距离判断差太远了,怎么办呢?游回去也不可能了,现在真正是两头不到岸,硬着头皮游过去吧!于是他继续奋力地向洞口游去。

    突然,肖涯的脚底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将他一阵猛推,他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控制,“唪”的一声,他沉了入水,连呛了几口水,又好象有一股力量把他吸入水底,并迅速上升后又下降再上升,如此反复多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