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七章 心魔难降
    肖涯已是第三次尝试进入蕉莞体内,但还是无功而返。

    自从微可出生后,肖涯在房事进行到兴奋阶段时,脑里就会闪现起那阵急促的开门声,还有那一排排整齐的老鼠蟑螂,下体倏然地疲软下来。

    虽然蕉莞还是“包容”着他,慢慢的还可以重新舒展开来,但那种惊悚的念头总挥不去,最后,还是缩头乌龟,枉此一行。

    这不打要紧,要紧的是蕉莞嘴角掠出了一句冷冷的话:怎么又不成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

    就是这句话,将肖涯之前和蕉莞的美好体验消灭于无形,蕉莞宽敞的包容『性』变得索然无味。相反,这些语言,象潜伏在心里的毒元素,特定时候,毒素开始损坏神经,破坏肖涯的缠绵行动。

    肖涯勇点着烟,走出阳台,看幽冥天空,听嗞嗞蟋蟀。不远处,依然是灯火通明。那是赌厅,自己有股份的赌厅,它日夜地运转,不需自己伏匍在赌桌上,不需自己吆喝唱牌,不需要自己为踩狗烦恼,每天就有成千上万的钱装入自己的口袋。但拥有这么多钱干什么?这是肖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花天酒地?自己曾经也是这样呀!

    花丛间,哪朵最艳?才采东篱白菊,又摘西阁红棉。蜜蜂采花忙,不及我拥花眠!

    这样乐吗?花天酒地时有多开心,过后就有多空虚。酒『色』间,愉悦只是一时,试问长欢久乐是什么?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曾经认为的爱人,为何现在变成了冷言相嘲?

    尝尽世间美食,游尽人间美景?初次见到蕉莞不是许下了这个愿吗?央勐停业那段时间也曾和她游过不少地方,但看见她对食物近乎病态的追求,就心生厌。如今,她越来越笨重的体形全是那些垃圾食品堆积起来的。无论去到哪个境区,没走动两步就生厌,总有种惰『性』把自己留在宾馆。

    世间乐趣究竟是什么?肖涯仍未找到答案。他脑里不觉又呈现自己畏缩的场面,有条神经突然绷紧,拉动着心,感觉心跳骤然加速,接着拉动着心间神经,“嗒嗒嗒”,心惊肉跳,惶恐慌『乱』,继而整个人颓废顿生,全身似是澎『潮』四起,实是象经滚油煎炸,又象是走火入魔,气窜全身……

    如果平时也是这样,岂不是灾难?刚刚想到这点,连接心的那条神经又猛然绷起,烦燥顿生,头昏脑涨……

    “你怎么啦?面『色』那么难看的?”蕉莞问道。

    “没什么,睡不着,我去赌厅里看看。”肖涯说完便换衣出去了。

    此时已是凌晨,赌厅里依然熙熙攘攘。肖涯勇径直进入办公室,了解下昨天上水情况,又进入监控室看看。此时他觉得有点疲劳,想着回去休息,但当他一想起睡觉,那根神经又突然绷起来,心脏不觉呯呯急跳。他托住自己的头部,轻『揉』脑门,才觉舒缓一点。他站了起来,往厅面走去,走到一张十万的大台前面观看。

    牌路已连开五盘庄,台面庄注已满十万。肖涯一阵紧张,忙按住自己的胸口。开牌了,荷官每开一张牌,肖涯心里那条神经就绷一下,继而头一阵眩晕。当荷官唱牌说闲八点立赢时,肖涯一阵放松,但还感觉心脏在急促地跳动。

    “不看了,太难受了。以前自己一把赌二十万也没有那么紧张,现在看荷官发牌都异常紧张,为什么?”肖涯暗暗地想道。

    回到住处,肖涯直接到小房睡,他想一个人静静的,这样可能会睡得好点。但无论是怎么睡,他那条神经无常地作弄着他,把他从『迷』糊中拉醒。

    “我病了,有病魔在作弄我。或许这段时间都是呆闭在室内,缺少运动,明天去打下乒乓球吧。”肖涯暗想道。

    开始练球时,肖涯感觉很轻松,内心暗喜,暗道:哈哈,就是缺少运动的,运动果然奏效。

    当计分对打时,连着心的那条神经又捣『乱』了,它似乎在肖涯心里一拉,将心脏的血『液』倒『乱』了方向……

    不是吧?连打乒乓球计分也是这样?为什么这么在乎输赢?为什么这样紧张?

    就这样,肖涯一连几天都是这种状况,也睡不好,整个人就象垮了。

    大贡见到肖涯这样,便询问是何事,他只答是睡不好。大贡便在酒柜中取出一瓶肾仙『药』酒,交给肖涯,说:

    “拿这个去试试吧,每天晚饭后或睡前喝一小杯,对改善睡眠非常有效,还补肾哦。”

    “好,试试。”

    这天,银河厅前一天的上下水台帐统计有一些错漏,负责此项工作的厅面经理因事去边南了,所以肖涯顶上,帮忙重新统计纠正。

    肖涯足足用了二个小时,才把这份台帐做好。当他做完后,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心里非常舒爽。

    哦,原来专注做事是很舒服的,能将一切繁思杂念抛之脑后!

    自此之后,肖涯总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忙碌起来,或帮忙记帐,或帮忙搞卫生,或到饭堂帮忙炒个小菜等等。但每当一个人闲下来的时候,那份令心脏狂『乱』的感觉随时袭来,令他痛苦不堪。所以,肖涯很怕独处,总是想方设法找伴,或聊天喝茶,或下棋,或逗杜觇微可玩。

    肖涯发现,这段时间大贡和淮涣明显不喜欢自己逗杜觇玩,甚至以种种藉口抱开杜觇。

    有一次,杜觇被大贡抱开,说要睡觉了,不让他和肖涯玩。杜觇用大哭大闹来反抗,还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爸爸肖叔叔才是”,弄得肖涯尴尬不堪。大贡听到这话时也怔了怔。

    大贡不让杜觇与其他人太亲近,目的是不想让人知道,杜觇有一只“幻影肚”。但杜觇说出的“你不是我爸爸”,无疑是撩着大贡隐藏在深处的痛。

    而肖涯这时也有疑窦:和大贡这么多年来都是心交心,也没有过任何冲突,逗一个小孩玩就会导致我俩关系变差?是自己心多,还是有其他原因?

    自此,肖涯有时睡觉做梦,梦见大贡很讨厌自己,对自己也是冷言冷语。经过醒后的回忆,心里更加不舒服,所以导致他此后睡觉时很不安稳,心慌慌的,总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人随时会进来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