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八章 筹码匿失(一)
    还好,大贡送的肾仙『药』酒很奏效。肖涯喝了后,睡眠好很多,而且『性』体验正常,质量也改善了。蕉莞的抱怨少了,这都让肖涯勇心安平和。

    杜觇越来越顽皮了,大贡不让他在外人面前脱衣服,以免“幻影肚”外『露』,但他却故意作对,脱开上衣想往外跑。大贡恼了,一把拉住他,手掌“啪啪”地落在他屁股上。

    杜觇大哭,不停跳蹬,然后便睡在地上打滚。大贡更加火了,马上抄起扫帚棍,用力向杜觇打去。

    “咔嚓”的一声,扫帚棍断了,不是打在杜觇身上断的,而是大贡将扫帚向后抡时,好象被什么挡住而断的。

    应该是谁用手挡住了扫帚!大贡回头一看,没见到有人,再转到房间和卫生间察看,也没有什么动静。这就奇怪了,淮涣已经在赌厅上班了,保姆也去买菜了,为什么这扫帚无缘无故的被挡了一下呢?

    杜觇还继续在那里哭闹,大贡火气还没消,急忙从房间里走出来,抬起脚向杜觇的屁股踢去。

    “哎哟”的一声,大贡觉得脚腕处一阵疼痛,刚才没有踢着杜觇,他踢出的脚象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似的,他连忙坐下地上,按『揉』着自己的脚腕。

    “什么鬼!撞邪了!”大贡恨恨地说。

    此后,每当杜觇顽皮捣蛋时,大贡总压不住火气,将杜觇的屁股打得啪啪响,有时甚至用小木鞭来抽打他,这使杜觇更加叛逆,把“你不是我爸爸”常挂在口。为此淮涣劝了很多回大贡,也抚慰教育杜觇不要顽皮。

    那天夜里,大贡在梦里闻到一阵阵幽香,感觉非常舒畅。不一会儿,只觉得耳边有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不要打杜觇,再打你会有麻烦的。

    听到这句话,大贡猛然醒来,开灯查看,没有见到什么人,只看到淮涣面带微笑,安然地睡着。

    大贡觉得刚才那句话不象是淮涣说的,保姆也不可能进来的,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大贡起来查看一下房门,好好的,还是反锁着,窗子也没见有什么异常,心里满腹疑问。他推醒了淮涣,问她刚才是否有说过什么话。

    淮涣显然睡得正酣,『迷』『迷』糊糊的愣着,不知如何回答,但她还是轻声说“嗯”,又想继续睡。

    “你真的说话了?说了些什么?”大贡又推醒淮涣继续问。

    淮涣才慢慢地坐起,看着大贡说:

    “很久没睡过那么香了,你睡不着?好象梦里是听到有说话,具体说什么记不起。”

    “那没事了,你睡吧。”

    “我好象闻到一阵莲花香,淡淡的,很特别,但闻起来觉得又很舒服。以前也曾经做过这样的梦,很特别很特别……大贡,我要!”淮涣说完,将脸部贴在大贡胸前。

    “莲花香?好象我也闻到了一阵香味,但我不知莲花香是怎样的味道。”大贡轻抚淮涣头发说道。

    “嗯,就是一种淡雅的微香,一闪而过,又令人回味无穷,闻后,整个人身心舒畅。”

    你自阳来,我掠阴过,水气氤氲,细逸淡雅香,和风轻摇。

    莫说我轻浮,莫说我轻浮!素心苦,留得清凉在人间。

    直到中午,大贡才起床。杜觇见他出来后,扭头便走向另一边,说道:

    “你不是我爸爸,你打人,我讨厌你!”

    “来,爸爸不打你,抱抱你好吗?”

    “我不要,我只跟妈妈,不要你,我要肖叔叔当我爸爸,彭伯伯也行,就不要你这个爸爸!”

    “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再说爸爸把你扔了!”大贡异常气愤地说。

    “就要说,就要肖叔叔和彭伯伯当我爸爸!”

    大贡迅速地拿起一条摊棍,冲了上去,猛地往杜觇腿上打,直打到摊棍断了。

    杜觇『摸』着红肿的小腿啕声大哭。保姆走过来抱起他说:

    “小孩子『乱』说话,惹怒爸爸了,以后不要说这些话了,乖乖哈,噢痛么,姨姨帮你敷点『药』呃,以后不要这样了。”

    保姆边说边帮杜觇擦泪,也偷偷地用手拭去自己眼角的泪。

    在别人眼里,肖涯这段时间变得非常勤快,而且又好学。以前他不屑学的业务现在居然主动请教,且亲自帮助一些员工。比如帮忙做一些财务统计,客流时间点动态分析等等。

    这天,肖涯在帮助台面主管统计客人洗码情况,算来算去,发现总有误差。

    台面主管笑笑地对肖涯说,由她来算。但经统计后,也和肖涯计算的结果一样。再细查现金码,发现与帐面结果不符!大家都很紧张,又重新盘点一次,结果依然一样,都是相差十多万现金码!

    “就是奇怪啦,刚才这里有一叠一万的现金码,当第二局想拿来赔注时,却发现少了很多,当时也不太在意,有可能是让人偷了,快查监控。”一个荷官说。

    正如这个荷官所说,监控画面显示,一叠高高的一万现金码恍然变成了只剩二三个。再仔细看看,原来监控画面缺失了整整十分钟!

    再盘点其它赌台的筹码,凡大台的现金码都有不同的丢失,总计大约被偷了一百三十多万,这可不得了!

    大贡在细细了解情况后,立刻将当班的监控人员和当班的厅面人员,及两部门经理、主管等“请”入了密室,分别作了问话和对质,经过分析琢磨,将部分没有嫌疑的员工放出来上班。

    又经过对各员工的生活轨迹和各种可能『性』作判断,竟然没有任何人存在嫌疑!大贡无计可施,也将剩余部分人放出上班了。

    是不是荷官做了手脚?难道荷官公司又耍新手段?

    大贡决定会会姚旺荣和荷官公司负责人。对于大贡的约餐,姚旺荣和荷官公司经理蓝宽都颇感意外。

    酒过三杯,大贡便将浩宇厅丢失筹码的情况向二人说了。二人都表示惊讶,连忙询问更详细情况。

    “这么久以来,银河厅和浩宇厅承蒙二位关照,秩序井然,没有发生过因管理问题而催发的事件。虽然早年曾有客户耍些手段,讹诈了我们四百万,但经过我们的精查细盘,理清了所有脉络,已把四百万悉数追回,并保留了全部证据。在这方面,我们厅是有实力和耐力查处的。但是,在某些管理和环节方面,要劳烦二位帮忙配合,我们公司一定会论功酬劳的。”大贡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