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九章 筹码匿失(二)
    “我们公司经过那么多年的『摸』索和实践,在荷官管理方面可以说是非常完善了。在防偷盗筹码方面,我们着重从严紧抓荷官的衣着和动作规范化。荷官的工装都是统一的,佢们必须穿着工装上班,工装无任何衣袋,以防其偷藏筹码;荷官如果穿着的是长袖衫,其衫袖处的纽扣必须扣上,以防其藏掖筹码;每次杀赔完毕,荷官必须双手相拍,然后手面向上展示,以防其夹藏筹码;在开台时,严禁荷官之间勾肩搭背,也严禁荷官与闲人近距离接触,以防佢们偷递筹码;荷官离台时,必须由另外的荷官检查其衣裤,以防其藏带筹码;每个牌局完毕,荷官要在你们厅面人员检查核算完毕后,才能离开。这也是预防佢们偷盗筹码;如遇到停电等特殊情况,荷官不能离台,要经你们厅面主管确认后才可以离开。所以,我们公司对所有赌厅都是负责任的,毕竟大家都是合作关系,你们厅面上出现情况,对我们来说也是损失。”蓝宽娓娓道来。

    “蓝经理说得对!我也曾到过澳门、菲律宾、新加坡、美国等地方的一些大型国际赌场考察过,这些赌场在这方面的管理根本比不上我们央勐。我看到那些荷官都是懒懒散散,勾肩搭背;杀赔完后,直接双手按在台上,既不相拍双手,也不手面向上展示;那些工装居然还有二个大大的衣袋,荷官经常手『插』到袋里,极不规范!更不用说荷官离台要被查身的事了。”姚旺荣说。

    从荷官公司蓝宽的表现中,大贡细虑他的各句话,每个动作,似乎没有异常,没能看出任何蛛丝马迹,他只得再从其它方面找原因。

    对了,当年蓝水人省阁的星际厅也先后发生过三次这样的事情啊!

    而第四次发生『骚』『乱』的事,是司令员从中调度而致,其筹码是人为拿走的,这也是应我大贡将省阁赶走而运作的,这与前三次的筹码无形丢失不同。

    那么,前三次的情况又是什么原因呢?这至今还未知其细由。因当时的总经理汤苟程『性』急,造成局面不可控制,从而点燃了星际厅倒闭的火索。这个和现在我的情况有关联吗?对,和汤苟程谈谈,看看是否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汤苟程还是那样直言直语,一说到星际厅的倒闭,他就激动。

    “当年要不是那个断肢省阁来这里,局面就不会搞得那么『乱』,星际厅也不会倒闭!”汤苟程愤愤地说。

    “当时你们对发生这种情况是如何分析的?你们认为主要有哪方面的可能?有什么详实的凭据吗?”大贡问道。

    “当时很『乱』,我和龙洞养说先稳住局面,他却不听,偏要将客人抓进去问话,包括肖涯,也不查一下在岗员工是否不轨。”

    大贡听完后,微微点头,说知道了,然后略过一丝鄙厌的神情。

    大贡心里在想:这个家伙虽然是直来直往的『性』格,但老是将自己的责任推给别人,为自己辩解。这样的人不可轻信,不可重用,更不可侍为亲信。记得有一句话“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汤苟程属于“直中直”的人吗?另外,朱生幡属于“仁中仁”的类型吗?

    不过,汤苟程说到肖涯,这倒是提醒了大贡。是啊!前前后后已有多次事件,肖涯都身居其中。

    上次回到盛堂休整期间,大贡曾听到盛堂某官员提到,前几年的银行短款事件中,各网点的外围监控都显示有肖涯的身影;盛堂发生的多起半夜强『奸』案,肖涯的身影也被现场附近的监控拍摄到;盛堂各摊场包括练平场和波深场,发生的数目不明事件,肖涯都在场;星际厅三次丢失筹码事件,肖涯坐在该赌桌上;前段时间肖涯又离奇受伤被缅甸村民拉回;如今浩宇厅的筹码丢失,肖涯也在现场帮忙结帐,这一举动也很反常。这家伙真有通天本事?

    不,不是他。他七进警署巡逻所,没有任何后台,每次都能撇清责任,这证明他不是作案者。

    当初他投靠我时的的确确是身无分文,如果真的是他拿了银行那么多钱,又何必装屌丝跑路呢?如今公司业绩也相当不错,他也有了不少物业和存款,何必搞『乱』自己的场呢?难道他有苦衷?有隐情?

    不,不可能,纵然他有天大的野心,也不可能搞『乱』自己的场。从蕉莞怀孕到孩子出生,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孩子是热烈祈盼的,是疼爱有加的,是一种确确实实的真情流『露』。

    当初,在波深摊场时,也发生了数目不明的事,自己也是这样判断肖涯的:这人不坏,心肠好。所以,也不怀疑他做手脚。要不,当初自己跑路后,也不会单独给他留到我的联系方式。再者和他都相处了那么多年了,初期除了好『色』、喝酒是拼命三郎这些瑕疵外,并没有任何不端行为。

    但必须和肖涯谈谈才行。

    大贡和肖涯两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的木头茶台边,气氛显得很特别,少了象平时那种悠闲和自然。

    大贡泡好一壶金骏眉,将棕红的茶水倒入肖涯杯中。

    肖涯不太喜欢喝茶,因为每每喝茶过后或过程,都会出现一道气直窜头部,而致使头昏脑胀,甚至有晕倒的可能;其次喝茶经常令他难以入睡。但金骏眉和正山小种这两种茶没有上述不适反应。

    “兄弟,很多事没有和你探究过,包括以前你屡次被冤枉,被警署叫去问话,被蓝水人所打,无故掉进河里,和现在场里发生的事,你是怎么看?以前的事你又有何感想?”大贡开口问道。

    “贡哥,刚开始进入赌界时,我是无比幸运的,虽然输时会很不舒服,但这种不舒服不会持续多久。相反,一掷千金蒲场泡妞的痛快令我兴奋不已,甚至被抓了几次,也没有影响我对这些东西的追求。但是前前后后的每一次被抓,我都觉得无厘头,很无辜。他们说每件案发生的地点我都是无一例外地出现在现场附近,呵呵,那是我的活动范围啊!我租住的房子在那附近,我去摊场的路上也在附近,我赴约食宵夜也是那案发附近……这都不是我选的啊!盛堂市区有多大?开摩托半个小时内随时可以到市区任何一个地点,市区我都熟烂了,哪个地方没去过的?而他们总是以我曾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为由,抓我去问话,简直是无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