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一章 筹码匿失(四)
    难道无形中有个人在跟我们作对?在作弄我们?啊!杜觇有半片透明肚,全劢有一截透明臂,这预示着什么?如果有一个人,全身都象他们两人的“玉腿”“玉臂”一样,那岂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隐形人?这样的人来无影去无踪,随时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知,随时可伸手去抓走别人的钱,也随时可以揍你一顿而你是一头雾水,随时可以作『奸』犯科,随时可颠覆世界。太可怕了!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银河厅和浩宇厅遭遇灾难『性』的打击,三天内可以说是被洗劫一空,监控被无形地强行关闭,筹码无形的蒸发不见。

    大贡心疲力倦,不得不暂停营业。想不到当初蓝水人星际厅的遭遇,如今又落在大贡身上,而且是如此的惨烈。所有股东补缴的股金现在也化为乌有,难道又要走省阁的路?不,不能这样!

    和之前的会面不一样,大贡这次精神状态明显很差,见到司令员时,他展现的笑容又是如此的僵硬。

    “怎么啦?董事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司令,久没见你,心里觉得空虚,特来见见,以待心盈啊!”

    “哈哈,董事长文采越来越好了。”

    大贡将这几天他两个场所遭遇的情况向司令员反映,目的是让司令能够重视这个情况,或者是否有可能从他口中了解到此事的来龙去脉,或寄望他可以帮忙侦查。

    司令员表情严峻,也表示不可思议,并承诺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忙侦查。

    当谈到朱生幡所属的监控设备及安装公司是否有责任,或者是否有可能牵涉其中时,司令员沉默了一下,然后说:

    “朱总对央勐特区贡献很大,将其原在大国的公司中坚力量都倾注到这里来,而且他对在这里的投资规划是长远的。我个人保证,你厅这件事绝对与他无关,至少在主观上他们公司没有这种意图,但是否存在监控设备方面的技术瑕疵和漏洞,这个要具体细查才知。”

    “司令所言句句在理,具体细节我很想与朱总商洽询查。我还想了解一下他在央勐是否还有其他方面的开发项目,比如房地产、娱乐游乐场所等等。”

    “哈哈,董事长,你也想转行啦?你说的其它开发项目,朱总从没有提过。放心吧,你们场的事绝对不是朱总做的,刚才我都说了,他来这里是长期投资,绝对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做这样的勾当,这也会损害到他自己利益的。试想一下,你们场这种情况在其他场也发生的话,还有谁敢到这里开赌厅?没人敢来,对我们央勐是损失,对朱总也是损失啊!你知道朱总在我们这里投资了多少钱吗?二个亿真金白银啊!你们赌厅有多少钱让他们拿?一个厅二三百万,三十个厅还不够一个亿,这种亏本生意他会做吗?再说,你这种情况再在其他厅发生的话,其他厅肯定会闻风而止,绝对不敢开门做生意了,那朱总就没钱可拿,不要说一个亿,一千万都拿不到啊!”

    大贡在沉思着,一方面,他意识到梦里的那一句话是真的,自己虐待儿子,是厅里筹码被盗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他琢磨着盗窃筹码的“人”是谁,他有点怀疑是朱生幡,潜意识里就一直都是怀疑他!

    临走前,大贡把二条大卫杜夫烟送给司令。虽然现在赌厅处于非常时期,大贡也心『乱』意慌,但他还是很用心地给司令准备这些精致礼品。

    在大贡意识里,与人交际,必须以礼润滑这层关系,重要的人物,礼品要做到精致稀有和特别,比如各种名烟名酒、名果名饼、特产稀货、古玩巧匠等等。

    这次,大贡送给司令的礼品,是他平时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和搜罗的基础上挑到的。

    最后,司令员再次安慰他,叫他放心在央勐投资,并拍胸膛保证一定会将这件事查清楚。

    回来后,大贡在沉思:司令员这么帮护着朱生幡,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勾当?难道他们合伙偷盗我们的筹码?又或者是司令员所为?他这样做,是他的长久利益吗?

    此时的大贡,似乎已是谋略上的孤者,恨不得身边出现张良孔明,以助自己走出策略上的困境。

    想想身边的人,肖涯,可谓缘份相洽,但他,又能替自己分担多少?不,一切都要靠自己!人越是处于高层,就越是孤独,越是要超越寻常,走独特的路,战胜不寻常的困难,孤独是不可避免的!

    朱生幡终于回到了央勐,并第一时间见了大贡。

    当朱生幡听完大贡叙述后,面部凝重,并关切地安慰,然后说:

    “我们的监控设备主管全海已向我汇报了你们厅发生的事,他说监控设备没任何异常,短缺的那十分钟是人为关闭,是利用当班人员的口令强行关调的。他已就这个漏洞拟出新的应对方案,具体是升级管理系统,将监控员的部分权限作了限制,尤其是关闭监控的权限,已更改为需要两个主管和赌厅经理同意,并要求此三人现场通过口令形式授权,才能关闭监控设备。”

    “谢谢朱总!这段时间我们厅暂停营业,以便整改。我也想到处走走,舒缓一下心情,不知朱总是否有空一齐同行?”

    “哈哈哈,应该的。不过我年纪也大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身体吃不消,再者我确实有点忙,所以不好意思了。带小孩去吗?如果带小孩去玩的话,可以叫我的干儿子一起去呀。厢萄和淮涣也是同学,大家一起也有伴。到时我负责所有的住宿机票费用,你们尽兴地玩吧。”

    “哈哈,朱总太客气了。朱总,你涉足过房地产项目吗?你在央勐弄了这么大的一块地,很有眼光啊!按照大国的说法,就是圈地。”大贡笑着说。

    “嗯,现在房地产行业很火爆,之前有机会进入的,但因将精力放在央勐这里,所以错过了很多机会,遗憾啊!董事长有什么好路子,指引下我走走呗。”

    大贡今天扯东说西,话题广,说了一大堆,其目的是想通过和朱生幡聊天,过滤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想以此来甄别自己的窘境是否和他有关,但似乎没能套出什么名堂来。

    另外,大贡更迫切地想了解朱生幡现在的大本营究竟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象肖涯所描述的那样,甚至想亲身进入去探个究竟。

    对,想办法进入去看看!汤苟程在朱生幡那里上班已经很久了,也应该对那个地方很熟悉了吧。

    汤苟程领着大贡和肖涯,落落大方地走向那栋楼。之前,肖涯就是从那栋楼走进地下『迷』宫,走向暗河,从而被冲卷到不知名的地方。如今,肖涯又重回这里,不觉得一阵的紧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