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五章 再闯地宫(四)
    肖涯欣喜地走了进去,按了一个最高楼层,28层。电梯安稳地上升,并且楼层的数字按小到大变换。

    “总算让老子找着道了!”

    肖涯正得意时,感觉电梯有点不同,再细细辩别,原来电梯在平移!

    “不是吧,把我带往哪里去呀。”

    对了,原来坐的电梯才二十层,现在变成了二十八层,怎么回事?这台电梯肯定不是原来那台!

    想到这里,肖涯想走出电梯看过究竟。但再仔细想想,万一走出去再没找到电梯,怎么办?所以就不再『乱』动,乖乖站着。

    电梯又由平移转回上升,不一会,28层的数字熄灭,电梯门打开了。

    肖涯勇马上走了出去,却见前面好象是个石洞,犹豫是否前往,但再回头看时,却见电梯关闭,见到的只是一堵墙壁,也没有见到墙上有电梯按键。

    他连忙猛拍『乱』按,却未能再次开启电梯。他又依据之前的经验,坐在地上背靠墙壁,双手猛捶墙上,捶了很久,却不见有任何反应。迫于无奈,肖涯只得起来。

    “或许这里就是出口吧。”

    肖涯边安慰自己,边蹑步前行。越往外走就越变暗,这时的他,心是灰凉灰凉的,和刚才闻到那阵香味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此时的他,灰心颓废,阵阵恐惧感随之袭来,之前的优越感、一笑天下事的气概已『荡』然无存。

    “困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不想死,我还要陪微可长大,走吧!”

    就是这一个信念,支持着肖涯前行。他小心翼翼地往石洞外走去。石洞的路不宽也不窄,容得下大约四个人并排行走;地下所延伸的路较为平整,大概是经人工平整过了;石洞比较干燥,没有见到水滴或水流情况;洞中绝少植物,也没有发现有动物。

    此时,肖涯想象中最怕见到的是蛇,所以总是惶惶地瞪着两边,生怕什么毒蛇突然窜出来咬他一口,更怕一条什么的大蟒蛇突然把他缠住,然后生吞进肚。

    肖涯越想越害怕,便又加快了脚步。就这样弯弯曲曲地走了很久,到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是很大的弯折处。

    在转弯处,肖涯勇隐约看到前面的光线明显亮了很多。他非常兴奋,加快了脚步前进。前面越来越亮,他的心跳得又更加快了。

    “是洞口,是洞口!”

    肖涯兴奋得差点叫了出来。他走出洞口,探头一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前面是一个陡坡,严格地来说是一道悬崖,只不过不见石头,见到的是灌木和杂草,一层绿『色』盖在上面,看上去不象石头那样可怕而也。

    此时应该是黄昏了,黄『色』的阳光撒在绿坡上,映衬生辉,这令肖涯想起那次至今还在回味的“野战”。

    那时,肖涯第一次赢了三万元,非常兴奋,约了一个女的,到一间乡村饭店吃饱胀凸后,步行到山后摘花,摘着摘着,荷尔蒙便激发了。

    花儿美,花儿俏,花儿腰盘翘

    草青青,草柔柔,草边溪水流

    好一株红蕾

    拨『乱』草顺溪游

    夕阳美,夕阳红,夕阳俏影彤

    山青青,山巍巍,山中雀鸟围

    好一苞春蕾

    嫩苞开甘『露』垂

    山醉了,草醉了,花儿也醉了,莫说斜阳不醉,莫说娇奴不醉……

    肖涯无言地苦笑一下。

    “滚下去?没粉身碎骨,也会被杂草灌木扎割到全身稀烂!爬下去?哪有路啊!”

    此时的肖涯已是饥肠漉漉,眼看天『色』渐暗,内心十分焦急,眼睛四处搜索着出路。看着看着,他隐约见到不远处山坡下一些植株,上面有些红『色』的东西在摇晃着。应该是什么果子吧。

    就是那红『色』的东西吸引着肖涯,他不顾得那么多了,小心地攀附着洞口边的一块大石,双脚先放下探试,待知下面有可踏站的基础后,便把重心放在双脚站住。

    就这样,一点点,一步步悬离洞口,又攀着灌木枝杈逐步往下走,朝着那红『色』的目标一步一步地攀爬过去。

    终于到了,果然是果子,是酢桨果!他马上摘下来放进口里吃了起来,顿时,饥渴感得到了缓解。狼吞虎咽的狂吃一顿后,肖涯逐渐有了满足感。

    停一停后,肖涯想:既然可以这样攀爬到这里,何不按继续爬下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爬就爬吧。

    夜已来临,黑乎乎的,见不着实际地形和景物,不能再走动了,停下来歇一宿吧。

    停下来时,肖涯才觉得冷了很多,或许刚才是在运动的缘故才不觉得冷吧。他只好找个背风的地方,缩紧衣服,坐了下来。此时他已觉甚是疲劳,歇歇后,又拿出袋里刚刚摘的酢桨果吃了起来。

    或许是太累了,肖涯轻匍在坡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他做梦了,梦里又回到那一栏花香边,尽情地吸着那怡心的花香,忘却忧愁,忘却苦闷,摇摇飘飘,又似凌空而起,遥看大地万物,如过眼云烟,只有自己一颗安然的心是实实在在的。云儿飘『荡』,极其柔软,穿过手心,如若触『摸』到婴儿的皮肤,令人怜爱。

    梦境又转到了那次“野战”,花香依然,女孩长发轻飘,嘴角轻扬,一堵红唇将肖涯的嘴包围着,一只手在他裤间来回『骚』动,直到他轻叹一声,泻泄了一肚快意……

    一阵阵闪光把肖涯从梦中弄醒,他很不愿意的坐了起来看过究竟。

    光源就在上方,就在那个洞口!他定了定眼睛细看,好几个大鸟在洞口盘旋,强光居然是在大鸟身上发出的。大鸟并不飞远,时而飞上很高的空中,时而在洞口盘旋,时而停在洞口上。它飞得越高,身上的光就越明亮闪耀,自己就是被飞上高空时的强光『射』醒的。

    肖涯又一次的惊诧,这不是放电影吧?难道这是飞机?侦察机?ufo?他第一次想到了ufo!种种奇异现象和遭遇,不得不令肖涯重新思考:朱生幡是一个什么人物?难道就是大贡说的老狐狸一个,干着见不得光的事?

    噢,对了,上面飞的是刚才抚『摸』过它的羽翼的大雕吗?朱生幡在地宫饲养大雕所欲何为?他为什么要肢解大雕的翼翅呢?那些金属接口究竟是什么回事?还有,那厅里堆放各种飞禽的羽翅和羊狗猫腿,这又是为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