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七章 黯然归来
    在征求各个管理人员的意见后,大贡拿到几个愿意到朱生幡公司上班的名单,和朱生幡说了后,他竟然大方地答应了。其它普通员工或回家,或到其它赌厅上班。

    另外,大贡听到汤苟程描述朱生幡家族情况挺特别,好象这种起名方法在哪里听过一样。他决定回去问问淮涣。

    淮涣看过后,沉思良久,说道:

    “是有点特别,噢……我想起了!明太祖朱元璋曾经帮自己的子孙立纲起名,也是拟了二十字,以这二十字为名字中的第二个字,以五行火土金水木取偏旁起名字的第三个字,比如太子朱标一脉赐字‘允文遵祖训,钦武大君胜,顺道宜逢吉,师良善用晟’,接替朱元璋皇位是孙子朱允炆,他的名字就是依此而起的。又如后来篡夺皇位的燕王朱棣一脉,当初朱元璋也赐字‘高瞻祁见佑,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端迪先猷’,朱棣之子明仁宗朱高炽的名字也是依此而起。”淮涣一一道来。

    “呵呵,朱生幡也是姓朱,难道他是朱元璋之后?这家伙搞的是什么名堂?”大贡问道。

    “或许是一种信仰吧。”淮涣答道。

    两个月后,其它各赌厅也不见有什么异常现象,这超出了大贡的想象。时间不等人,每个厅的租金每月要五十多万,如果不开门开赌的话,很难拖下去。虽然董事长姚旺荣减免了部分租金,但这总不是办法。

    于是大贡决定再开业,但由于各个小股东不愿再新拿股本出来,很难达成意见重开。他们的意思是让大贡先拿出全部股本,以后赚到了就划帐归还给大贡。

    大贡在想:这班变『色』龙,自己兴旺时,佢们千方百计地凑近来,装到现金股本来求要股份,佢们赚的,早不知翻了多少倍了,如今稍为不顺时就娇矫扭拧,也罢,不开了!

    因为大贡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投入,如果有,他会自己将那些小股东的股份全部回收的!

    大贡长长地吁了口气,就这样吧,回盛堂吧,那里是我家,在事业上,也应该有我的一席之地的。也好,正在为把杜觇送到哪里读书而伤脑筋,就回盛堂市上小学吧。

    肖涯蕉莞也带着微可,重返盛堂。

    再会了,央勐!再会了,这片曾经灯红酒绿,各『色』赌客融汇后又净身而去的魔地。这是淮涣写出的感叹。

    盛堂的发展可谓飞速,房地产的疯狂开发,是其中一个重头项目。

    看着一幢幢楼的耸立,大贡摇摇头,叹了一声。自己曾经垂青的项目,却因诸多原因,只留在设想阶段。当时自己周围曾经活跃着一批政要人物,拿张纸条批块地是很容易的事,有些地甚至可以用超低价拿到,但自己却犹豫不决。

    人总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有危机感,没有看『潮』流时势,没有进取,很容易被现实无情地扇掌。如今,央勐那一亩三分地也丢失了。势失,那些敏感的政要人物自然就躲得远远的。

    之前,大贡已将典当行处置,换取现金,筹补两个厅的股金。想不到这一举动白白丢掉了典当行,他至今还在后悔,要不然,好好经营它,还有一点收入的。

    这两年房子升值太快了,大贡也想尝试炒房,所以到各个楼盘了解下。在他心目中,自己没能参与房产开发,但炒炒房还可以吧。将手上仅有的一些钱拿来投资,应该能赚到些生活费的,甚至可能还有更丰厚的回报。

    大贡来到一个叫皇族闲庭的售楼部,草草了解后,便跟着售楼小姐到楼盘内看楼。

    远远看去,皇族闲庭楼盘非常有气势,大院内风景树已初长成势,各式花草整齐划一,琼台楼阁,小桥流水,似乎象一个风景区,与皇族闲庭的名字似乎很相配。

    房子具体格局也很好,设计大方,通风透气。大贡有点心动,便打听楼盘开发商情况,以便能拿个熟人价。

    皇族闲庭的开发商居然是黄少!这令大贡说不出的妒忌和怨愤。当然,买房的事也作罢了。

    想不到当年的小人,现在是一个巨型楼盘开发商。人事浮沉,有谁能说得清?

    大贡回到家里,只见杜觇在楼上鬼鬼祟祟地望着他,然后闪身不见了。他也不在意,半坐半卧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回到盛堂后,杜觇顽皮本『性』有增无减,经常惹得大贡爆炸,但每次大贡都忍住,只是厉言苛斥,不再象以前那样棍子侍候。这样,杜觇更加不把大贡放在眼内,恶作剧越搞越多,越搞越离谱。

    大贡正在闭目养神间,感觉到有一件软软的东西掉在他肩膀上。他在想,杜觇这个家伙又在楼上捣蛋,将些东西『乱』扔下来了。便伸手去想拿开肩上的东西,却把大贡吓得跳了起来,原来是一条活蛇!

    大贡怒火飚升,马上抄起身边的一条烟筒,迅速冲上楼,一棒,二棒,三棒,猛力打在杜觇脚上。这一打,将对黄少的怨恨也发泄在杜觇身上,所以打得特别狠,特别用力。杜觇此时张开大嘴,哭也哭不出,抱着大腿在颤抖地转动,过了一会儿,才把那撕哑哭声放了出来。

    淮涣马上跑了过来,察看杜觇用手捂着的大腿,只见得腿上有三条宽宽的青黑横痕高高肿起,瘀黑布满。

    大人一旦出手打了孩子,好象是上了瘾。孩子若是淘气,就会迅速点燃大人的怒火,接下来就会被痛打一翻。这更加激起了孩子的叛逆『性』,造成恶『性』循环,于是孩子越打越叛逆。

    大贡和杜觇就是这个类型,以致杜觇多年后说出一句:父亲对我施以的暴力,我将以亿倍施还这个世界。

    从央勐回来后,肖涯和蕉莞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生活来源,纵然还有些小钱,但坐吃终归会山空。

    于是,肖涯又想去混迹于摊场,但他的运气一落千丈,没几回合,所剩的小钱也差不多输光了。换来的是蕉莞无休止的唠叨,极其厌烦。佢们自此吵架无数,蕉莞经常将分手挂在口,也有几次干脆不回来,撇下女儿给家婆照顾。

    这次,蕉莞足足离开了半个月才回来,立定了决心向肖涯勇摊牌分手。因为他们还没领结婚证,所以只是说分手。没有任何条件,蕉莞自己离开,女儿由肖涯勇抚养,以后各顾各的,各自天涯,不再有关系。

    肖涯几经劝说,蕉莞依然铁了心肠,坚决要分手。在考虑到儿女可以让自己的母亲照顾的情况下,肖涯最后同意了,并立了协议书,女儿归肖涯抚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