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八章 商铺失款(一)
    蕉莞去哪里呢?她是去找她的儿子苏现!苏现虽然只有十一岁,但知理识礼,并不比同龄孩子差,深得蕉莞的喜欢。她『摸』着半脸儿子,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前几年,苏本科再婚,后又育一子。苏从文考虑到苏现和后娘在一起住不好,便在苏本科结婚前将苏现接回老家,和老伴一起照顾这个特别的孙子。

    蕉莞从央勐回来后,经常来找苏现,见到他和爸爸分开,却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便说要带他走,想和他在一起。苏从文最初不同意,但经不住蕉莞的烦扰,在征求苏本科的意见后,最终同意了蕉莞的要求,并详细讲述苏现的生活习惯、日常学习和休闲等等,又嘱咐她要尽心尽力细心地照顾好苏现。

    在十年如一日的漫长岁月中,苏从文他耐心的且满怀信心地陪着苏现,教他同龄人在课堂上学的东西,教他去掉浮躁,教他坚韧不拔,教他孝顺贤良,教他善良乐施。

    所以,在各个方面,苏现并不比同龄人差,而且品格意志远远在同龄人之上。为了使苏现能与同龄人交流,或直面社会,苏从文设计了一副面具,让苏现戴上,使他能以一副完整的面孔面对这个世界。

    这面具是硅胶造的,颜『色』近似肤『色』,但戴着面具在外面久了,总和正常人的面孔有点不同,也非常不舒服。到后来,苏本科经多方探听,帮苏现订到了几副正宗的人皮面具。从此,苏现出外时,总是戴着人皮面具。

    蕉莞在盛堂市区租了一套房子,房子附近生活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她带着儿子苏现高兴地入住了。

    没过几天,苏现就不习惯了,提出想搬回和爷爷住。

    也难怪,苏现搬入来后,蕉莞只塞给他一个手机,叫他无聊时就玩手机里的贪吃蛇或九宫格游戏,或者看电视。这与他原来和爷爷过的时候完全不同,爷爷安排得妥妥当当,分别指引他通过看书自学烹饪、书法、吉他、武术等,其中很多是他边看书边自学的,闲时听听音乐,后来居然学会了作曲,目前已作了一些曲目。爷爷带他回老家后,又教他一些农艺或手工,比如编织箩筐、饲养竹鼠、果林管理等等,他都是饶有兴致地学习和实践着。

    有时,苏现想在『露』一手烹饪技艺,煮几个好菜给母亲尝尝,但蕉莞每次都懒得去买菜,只是在外面吃完,再打包些回给苏现自己吃;当苏现在练太极时,蕉莞又来干扰,说在这晃来晃去,挺怪异的,叫他不要练了;当苏现在练书法时,总遇到蕉莞和在大声地和她的姐妹们说电话,而且一说就是一二个小时,严重干扰了苏现;苏现在弹吉他时,蕉又说嘈,苏现只得停下来。

    这样,苏现每天只能看看书,上网和别人下下象棋。但时间长了,眼睛不舒服,只得停下来。

    蕉莞当然不答应苏现回爷爷那里,更是说自己孤苦伶仃,连他也不要这个母亲了,很可怜。苏现只得安慰母亲,并答应她一齐住下来。

    这天,商场收银员小胡哭丧着说:

    “少了二千多元,叫我怎么能贴付上啊!怎么会这样呢?快叫经理来帮我查一下吧。”说完便哭了起来。

    商场经理和主管都来帮忙查看核算,也找不出是因何差错造成少了二千三百元。

    知鸟饭店今天的生意很好,每张台都换了三茬,所以早早就有三千元营业款收入,老板娘也早早地将这部分钱整理好。但当老板娘再次打开抽屉时,那扎现金居然不见了,她焦急地翻遍所有的抽屉,还是没找到。饭店老板知道后,大骂她,说她这样粗心大意。

    连锁『药』店收银小姐泪流满面地瘫坐在地上,几千元的营业款不翼而飞,她心烂了!

    案件逐渐汇总到盛堂市警署,新任署长十分紧张,马上组织精干力量研究案情,布署方案。

    由此,已蒙上了厚厚灰尘,十多年前的银行短款案,一丝一丝的情节再次被提起,这又将人们的记忆唤起来。只不过这次的作案对象都是些营业额较高的私人商铺、旅店、商场等,暂时还没有银行方面失窃的报告。但署长强调这方面工作要做好,并命令相关负责人分别与各银行洽商,知会银行做好防盗工作,以防这段火再次烧到银行。

    “淮涣,快出来,和你去做faceshow,我请。”蕉莞在电话上说。

    “中了头彩吗?这么好!也是的,很久没见了,好的,等下见。”淮涣应允了。

    “两位靓女,现在很多人都做胸部护理,效果很好,『乳』之头可以象没有喂养过孩子一样,粉红鲜嫩;还有一种是紧缩术,能将你们的私密处弄成处女一般,将它收缩,这样它能紧紧地含住心爱的不放,使你们的爱人有欲仙欲死的感觉……”

    扶理的女人喋喋不休地在推销店里的扶理套餐。

    “真的?这么神奇?”蕉莞好奇的问道。

    店员耐心十足,将她们的业务详细地、添油加醋地,天花地坠地告知蕉莞,弄得蕉莞也有点信了。但考虑到价格太贵,蕉莞说回去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淮涣和蕉莞足足花费了三个小时,洗面护理样样做遍,才从美容院出来一起食饭。

    之前蕉莞已计划和淮涣食饭,所以出来前到市场买些菜,让苏现自己弄。苏现倒也高兴,因为他不想吃那些打包回的东西,再者他觉得做饭过程挺有意思的。蕉莞也落得轻松,免了牵挂。

    自此,蕉莞准备在外面胡混前,都以此方式处理。呵呵,爷爷的调教方法也有好处。

    “你呀,听那些店员胡推『乱』荐干嘛呀!她们所说的大部分是假的,都是虚说而也,千万别上当啊!”淮涣拍着蕉莞的肩膀说。

    “不是吧?我听她们说得头头是道啊!莫非是我孤陋寡闻了?”

    “当然啦,现在社会假货假话充斥,多个心眼为上,这段时间不是说很多商店被盗吗?世风日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