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四九章 商铺失款(二)
    说到这里,蕉莞沉默了一下,便说:

    “哎呀,不说了,跟你说话都是负能量的。来吧,很久没吃过狗肉了,我听人说,狗肉加些附子北芪红枣炖汤非常滋补,吃了对阳虚的人特别有效,而且补肾。”

    “嘿嘿,你在这方面还挺在行的。听说我们盛堂大锅狗在全国都出名了,有句话‘口水嗖嗖,肯定是见了盛堂大锅狗’就是说盛堂大锅狗美味的。哦,还有,你这样过下去行么?没有男人支撑,自个儿过,没法想象啊!其实肖涯相当不错的呀,为什么非必要……”

    蕉莞打断了淮涣的话,说不想提这事。

    “下周我初中同学小聚,也可以邀请自己的朋友一齐参加,具体节目是在鹿庄吃鹿肉,你有兴趣吗?”蕉莞说。

    “不了吧,大贡也不喜欢我参加这些活动,儿子也有点顽皮,老是知他爸爸有争执,也不喜欢做作业,我得盯住他。”

    “嘻嘻,家庭至上。不过你也要多一个心眼喔,男人这个物种很难侍候的,再者你也名不正,小心翻船啊,不如趁年轻,认识多些人,以作后备。外面的男人很多,优秀的也不少,别吊死在一棵树上啊!”蕉莞似笑半笑的说道。

    “每人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过合适自己的生活吧,只要自己能长久开心的,无所谓。”淮涣淡淡地说。

    强劲的旋律,『迷』幻的灯光,一『色』人员在忘我地扭动身肢,时而跟着音乐哼喷出几句。

    蕉莞也在其中,开始时,众人都是轻扭慢摇,到逐渐放开后,扭摆摇甩,身体也逐渐变得疯狂起来,似乎这些强劲的音乐都是为他们设计的。

    所谓的同学聚会,无非是一班想猎旧的男同学和几个春心未了的女同学聚在一起,等待荷尔蒙水平上升而设的局。

    这其中有男同学邱述然,他似乎对蕉莞更有兴趣。他处于半离婚状态,老婆对他要管不管。而蕉莞也暗里欣赏他。

    两人的自由状态,决定了佢们迅速地走了在一起。今天的小聚,是邱述然专门为蕉莞而设的。

    因为白天的k场便宜,所以他们都是选择这个时候来玩。唱完k后,便直接去大排档吃晚饭。这是蕉莞非常喜欢的安排,单身嘛,吃和玩都安排得满满的,这才是快乐的单身!

    蕉莞历经生二胎,对自己的口也不亏待,所以身材由年轻时的苗条纤细,变成现在的臃肿笨拙。同学们见面时,隐晦的说她富贵相显;嘴甜的说她珠圆玉润;口直的说她肥了。

    “试试这个吧,肾仙姜粉,纯中『药』物理配方,我吃了一个月,瘦了十几斤。”一个女同学说完便将她的手机递过来让蕉莞看。

    “哗,要煮二十分钟,每天早上空腹喝,太麻烦了,不想。”蕉莞查看后说。

    用邱述然的话说,这间大排档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菜『色』,但这里炒出来的菜“锅气足”,也就是炉火猛,放进去的菜也是三几分钟就能炒熟,端出来吃,香气十足,和家里的炉灶相比,有天壤之别。

    同学们的话题很快就转移到现在满城风雨的商铺失窃案。

    “据说这个贼以前偷银行,因为查得严,所以现在目标就转移到商铺了。”

    “十多年前偷的钱也用光了,现在又重出江湖,你们开店铺的要小心喔,管好自己的钱柜啊!”

    “听说很诡异,这个盗贼来无影,去无踪,你的钱藏得再隐秘他也能知道,并且把钱办了。”

    “我听别人说,曾经有一个监控录像显示,一大沓现金自己会动,然后象小鸟一样飞起来,现金自动相折后,再飞出店铺。但后来听说这辑录像无缘无故变成空白了,有可能是被人删了。”

    “太不可思议了!这不是电影吧?”

    大家都热烈地在谈论着,只有蕉莞沉默着,时而看看手机,时而捧起茶来喝。

    众人你一吱我一啧的谈笑,不觉饭局已进入尾声。邱述然和蕉莞默契有加,告别大家,已悄然在一间宾馆安扎。

    在酒精作用下,邱述然的话很多,从读书时的老师讲起,又分别讲了隔离班的富二代、校草、饭堂阿姨、教职工子女和校门口买花生糖的老头,涛涛不绝,唾沫四飞。

    “你知道为什么很少人去那个瘦瘦的阿姨那排队打饭菜吗?吝啬呗,打一勺菜,抖几抖,所剩无几才放进我们的饭盘。那个肥姨就大方点,人肥心宽啊!你也是呢。”

    邱述然说完便捏捏蕉莞肚子,然后顺势『摸』向她的上胸。

    “保养得挺好喔,弹『性』好,晕红诱人。”

    “讨厌……”

    邱述然嘴贴在蕉莞胸上,开始吸吮她的红樱桃,一个手轻捏另一只樱桃,另一个手也没闲下来,在蕉莞两腿间游走……

    惊悚氛围还是笼罩着盛堂各个商铺酒楼酒店,特别是那些较为大型的商家,几乎是无一幸免地遭受偷窃,被偷窃的都是佢们的营业款。

    因此,为了免受损失,很多商铺直接关门,佢们直接聚集到警署,要求警署尽快破案,以追还自己的失款。一时之间,街市凋零,十铺九关,生活用品短缺,娱乐单调,人们怨声载道。

    见到盛堂如此不好玩,蕉莞提示邱述然和她出外旅游,可是邱述然吱唔吱唔,未置可否,然后暗示无钱。他的意思是,如果蕉莞能出费用,他可以陪同前往。

    “一个大男人的,那么吝啬,才几千元的费用,错识了你!”蕉莞生气地说。

    邱述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听到蕉莞这样说,也生气了:

    “你以为你是黄花闺女呀!凭什么带你去旅游?还说我吝啬,你的老公大方呀,为什么又离婚了!”

    蕉莞气得不得了,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包括苏本科肖涯勇,也从来没对她说过这样的话。相反,苏本科凡事迁就她,就算她任『性』到央勐做工,虽然他很不情愿,但也没有发火,还默默地送她坐车道别,平时还嘘寒问暖,生怕她在外面受苦或受欺负;而肖涯勇对她的情感细密绵长,尤其在缠绵时,他表现出的呵护怜爱和浓浓的蜜意,确实让她感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