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十章 商铺失款(三)
    两个男人都是蕉莞主动选择离开的,如今她却似有点后悔。一个似父爱,话不多,却永远在为她为家承担一切风雨;一个是情人的爱,把她当成宝,把她宠成宝,使她更加娇柔动人。

    一个肤浅粗劣的人,从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看得清他的真面目,根本不需要历经什么大风浪。邱述然就是这样的人。

    离开他!这是蕉莞强烈的念头。

    蕉莞迅速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啪”的扔在台上,然后说道:

    “我不是黄花闺女,我之前的老公也不大方,可是我不缺钱,就是缺眼光,认识你这个这么低层次的人,你以后不要找我了!”

    说完便收起钱走出房间。

    邱述然马上追了出去,一把拉住蕉莞,说:

    “跟你开个玩笑而也,不要发那么大脾气啦。”

    蕉莞报以“嘿嘿”两声,便撒手继续往前走。邱述然又跟了上去,再次拉住蕉莞的手,突然双膝下跪,声情并茂地说:

    “蕉莞,都是我的错,无心讲出了这样的话,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跪在这里不会起来!”

    蕉莞再次用力想甩掉邱述然的手,但邱述然却死死的抓住她,不肯放手。

    这时酒店大堂的保安过来劝说,叫佢们不要在这里生事。另外也有很多人围过来看热闹。

    “保安,快帮我报警,我不认识这个人,快帮帮忙吧。”

    蕉莞厉声地说道,说完后又猛力地甩手。

    邱述然见到如此多人,觉得这样不好,便放开手。蕉莞迅速地离开了。

    邱述然也嗖的站了起来,怒目围看的人,愤愤地说:“看什么看!”

    大贡在思考着,自己赌厅曾经的遭遇,是否和这次连串的商铺失窃事件有关。现在的监控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为什么这么多次的失窃事件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呢?

    肖涯也在纳闷,这世界怎么啦?十多年前,自己曾卷入了银行短款案,还有摊场的失款案;不久前,赌场失窃事件,发生在自己和大贡如打江山般建立的赌厅,导致我俩折翼而归;如今各个商铺又相继丢失营业款,虽然自己并没卷入其中,但总觉得心戚戚,很不舒服。难道这次又摊上我?

    肖涯正在思虑间,却听到了敲门声。他打开门,看见几个人站在门外。

    “请问你是肖涯吗?我们是警署的,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去协助调查一宗案件。”

    “什么案件?”

    “到那里再说吧,没什么的,向你了解一下,很快就可以回来的。”

    肖涯没多想,跟着他们走了。

    原来,警署新成立的商铺失窃专案组在翻阅过去的案宗时了解到,当时的银行短款案提及到肖涯,案宗所描述的肖涯颇为神秘。

    因上级对现在的商铺失窃案件非常重视,而且指示必须限时破案,以免造成恐慌,影响社会稳定。所以专案组对任何一条线索都不放过,把肖涯请来就是其中一个行动。

    经过一连串的问话,肖涯终于明白了警方叫他来的目的,他也按自己所能忆起的都一五一十地回答。但肖涯感觉到警方还没有把他放出来的意思,于是火气来了: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还把我关在这里。”

    “这是上面的意思,不要再吵了,吵的话把你关到黑房!”

    “有什么证据就拿出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还有孩子要照顾,这你们负责得起吗?”

    任凭肖涯如何的吵闹,看守人员都不搭理他。就这样,肖涯被关了好几天。

    “这个人为何还被关着?他进来都五天了,这期间又有店铺营业款被盗,难道他可以飞出去偷?明显这事与他无关啊!”

    “这……这个不太清楚了,可能上头想查他开赌场的事吧,他曾经在境外开设赌场,本来想罚他些钱,以增加警署收入,但是据了解,他现在没啥钱,没啥油水可捞。现在准备以开设赌场罪告他,完成一些破案指标也好。”

    “专案专办呗,这个越界了,交给别的组办不好吗?”

    “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这是两个办案人员在私下嘀咕着的对话。

    此刻,蕉莞已坐上了去余州的飞机,身边的男伴换成了她另外一个同学,名叫劳昌松。

    按照在同学间的传述,劳昌松原为警署人员,曾是银行短款案专案组人员,后因涉及一宗案,不知是领导让他背黑锅,还是他自己真正涉入其中,他因此而离开了警察系统,下海做生意。他老婆在另一个很远的城市,所以他可以自由地和蕉莞出入各方。

    “你说西湖好玩还是千岛湖好玩呢?哪个好玩就先去哪个吧。”蕉莞对劳昌松说。

    “差不多吧,西湖出名点,不过现在千岛湖很热门。”

    “哧,说等于没说。那两个都去吧,咱们先去千岛湖。”

    千岛湖的酒店都是建在湖边,每个客房都可以在窗边欣赏到湖景。蕉莞兴奋地一跳,跃上了劳昌松背上。

    “哗,好靓啊,我喜欢!”

    “嘻嘻,明早还可以看日出,不过要早一点起床,要不,就等太阳晒屁股。”

    “看日出,我要看日出,记得叫我!”

    “好。”

    他们在满足中睡了过去。

    “起床了,起床了,看日出。”

    “让我再睡一会,不要吵。”

    “太阳就出来了,到外面看会很壮观的,快起床吧。”

    “不要吵我啦!”

    任凭劳昌松怎么叫,蕉莞依然纹身不动,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出去。

    大约过了两小时,蕉莞醒了,不见劳昌松,便打电话给他。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去?你搞什么鬼呀?”

    “嘻嘻,小姐,我在看日出,很美。刚才已经叫你很多遍了,你就是不想起床。我看完了,马上回,等我哦。”

    劳昌松刚进门,蕉莞马上走了过去,连续往他肩上打了几拳:

    “憎你不叫我,恨你不叫我!”

    “哎哟,想不到粉拳还挺有力的啊,来来来,嘴一口,对不起了。”

    劳昌松说完便抱住蕉莞,大力地吻她。蕉莞热烈地回应,两人疯狂地滚在床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