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一章 商铺失款(四)
    完事后,两人便起床,去乘游艇游览岛屿。游毕,租了一辆双人自行车,环着湖边悠悠地转着。

    “前面有两条路,走哪一条?一条是下斜坡,不费力;一条是平路,象现在的一样。”劳昌松问蕉莞。

    “肯定走不费力的啦,你没听说过‘爽过单车溜坎’这句话吗?说的就是骑自行车下坡时的舒爽。”

    “好,就按你说的,不要后悔啊。”劳昌松幽幽地笑说。

    当佢们往回骑时,看着长长的上坡路,蕉莞抱怨道: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累死我了,我不踩了,你自己踩吧。”

    “之前是你叫走这条路的呀,说什么‘爽过单车溜坎’,我还叫你不要后悔呢。”劳昌松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啊!你原来知道回来时是这样的,又不早告诉我,你好坏,你好坏!我不管了,你自己用力踩,载我上去,我不想动了。”蕉莞边说边用手扭了一下劳昌松的屁股。

    “我也困呀,昨夜今早都让你吸尽阳气了,叫我怎么踩呀。不过为了美人,累也要踩啊,你歇着吧。”

    “我不管,等一下你要好好犒劳我。”

    “哗,又来?不要了吧,太累了。”

    “你就是想着那事,我才不想跟你来呢。我是说你要带我吃好吃的。”

    “哦,原来是这样,吓死宝宝了,以为马上又要弄一回合呢,吃是没问题的。”

    佢们来到餐厅,点了千岛湖有名的有机鱼头,腊肉干笋等。

    “你真会点菜,很好吃,特别是这个鱼头,汤『色』浓白,入口鲜美。算你好啦,真的犒劳到我了。不过,现在吃饱了,觉得又有力气了,那个你就不要推托了,知道吗?”

    “啥?又来一发?哎哟,怕怕……嘻嘻,谁怕谁!”劳昌松做了一个鬼怪的表情。

    后又经数天的游浮,蕉莞不是嫌东西不好吃,就是嫌走路爬山累,基本上是还没走一阵子,就嚷着回酒店了。在酒店呆着又觉无聊,蕉莞便叫劳昌松说笑话给她听。

    劳昌松清清喉咙,说道:

    有个女人报警说:“110吗?有个变态狂全『裸』的在『乱』舞,他严重『骚』扰了我,快来制止他吧!”

    110那边问道:“他在哪?”

    女人答道:“我不清楚他的位置在哪,我只知道他在我五百米外的那栋楼二十层房间里,我在另外一边的二楼用望远镜看着他!”

    蕉莞先是愣了一下,好象不太明白。过了一会后,便用拳头捶向劳昌松的肩膀:

    “讨厌!讨厌!这些都是贬低我们女人的段子,以后不准说这类型的了!”

    劳昌松憨笑不答。

    又过了一天,蕉莞连笑话也不想听了,在麻怨出来很辛苦,说还是回盛堂舒服。劳昌松也顺从了她,双双乘飞机回了。

    对于劳昌松,蕉莞心底里是满意的,尤其是通过这次旅游,她了解到劳昌松温柔体贴,精力充沛,不拘小节,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他时时让着她,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叫她受委屈。似乎劳昌松集合了苏本科和肖涯勇的优点,却没有他们的缺点,比如苏本科的木讷,肖涯勇的浮躁。但劳昌松似乎也有缺点,那就是他在无言中有种神秘感,蕉莞有时甚至搞不清他有没有爱自己,换句话来说,蕉莞进入不了劳昌松的内心。

    比如现在,蕉莞无法联系上劳昌松,直到一个星期后,他出现时,有力地紧紧拥抱着她,然后翻云覆雨。事后,他解释这几天是到他老婆的城市,联系不方便。

    在劳昌松的呵哄下,蕉莞不再发作。此后也有多次这样的情况,蕉莞念在他哄得好,都转涕为笑。

    “你也挺悠闲的,老公以前也很疼你吧?”

    “嗯,一般啦。”

    “看就知道了,双手白嫩白嫩的,肯定是他怜香惜玉,什么活都不让你干,且要啥有啥,把你养得肥肥白白的。”

    “什么养不养,我才不需要他养呢!”

    “哗,看不出啊,志气不小。”

    对邱述然来说,和其他三个男人相比,在蕉莞心中不值得一提,他除了床上有一点点功夫外,其它根本就一无是处。这不,他又来了。

    看了蕉莞发在网上的旅游照片,邱述然隐约觉得,蕉莞背后,肯定有个男人,一个肯为她买单的人,虽然照片上没有一幅出现过男人的身影。这让邱述然无比妒忌,醋意甚浓。

    在蕉莞经常出入的地方,邱述然把她拦住,质问旅游的事。又见到她袋中装了很多现金,便笑笑搭住她的肩膀,然后紧握她手,说:

    “蕉莞,那天我是开玩笑的,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邱述然的突然出现使蕉莞愕然,他的动作更让蕉莞吃惊,忙说: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说完便挣扎着,想甩开邱述然。

    “二天不见,就把我当成了外人,电话也打不通,难道你想甩了我?”

    “快放开我!我跟你没关系,再这样我就报警!”

    “哎哟,这么嚣张,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袋里现金时刻都是满满的,你干的什么勾当?报警吧,叫警察也查一查!”

    听到这话,蕉莞似乎全身软了。但这时只听到邱述然“哎呀”的一声,然后松开原本抓住蕉莞的手,捂住自己的头部,后又掉头四看。

    “谁?谁打我!”

    邱述然见到四下无人,又惊愕地望望蕉莞。

    “快走吧,没有事,我也不报警了。”

    “岂有此理!谁砸我,你出来,等我收拾你!”

    “没有人的,你快走吧。”

    “原来是你这个八婆打我的!”

    邱述然说完便挥拳冲向蕉莞,但他的脚不知被什么拌着,一个跄踉,爬在地下,连门牙也崩了,嘴中满是血。

    蕉莞见状,趁『乱』走了。

    邱述然抹抹口中的血,莫名其妙地再看看四周,骂了句:见鬼了!

    虽然大贡原来认识的政界人物和他的关系已淡化,但在赌界,大贡依然是一个风云人物。在沉寂了短期时间后,大贡终于有所动作了。这次,他不是开赌场,而是开设赌博公司,通过网上投注形式,以香港和新加坡六合彩结果为依据赌博,也就是做六合彩的网上庄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