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二章 天助剿仇(一)
    相对于开赌场来说,做六合彩庄太简单了,租个网,肖涯和刘定等几人『操』盘,另外又有若干人负责结帐、对帐、汇兑、追讨帐目等等。参与其中的人员,都是以前在央勐上班的骨干。不象开赌场那样,设置诸多部门,招聘庞大员工。

    通过网上交易,资金也通过银行结算,这与赌场的现金或筹码交易完全是二个不同概念。这下不会担心现金或筹码不翼而飞了!因为大贡对央勐赌场的失款还慽慽然。

    杜觇对大贡已是到了漠视的程度。大贡在家里的话,他绝对不会哼一声,那怕是大贡想改善一下关系,主动地询问他的一些学习、生活问题,他也不搭话。

    淮涣很担心,也为此做了不少工作,希望他们父子关系不要如此的僵。可是,事与愿违,杜觇根本不卖帐,而且另外又招惹更多是非:

    杜觇在学校经常打架!打架的对象多为同班同级同学,甚至是高年级的学生。大多数原因是因为别人说他是小三的儿子,这些人都是些高个子壮硕的学生。但杜觇不怕,他不会当场与他们撕打,而是暗暗里瞅准机会,准备到棍棒之类的器械,冷不防把人打得个头破血流;或者在他们下楼梯时,一把将他们狠狠地往下推。因此,学校已多次和淮涣沟通,劝杜觇退学。淮涣当然不答应,苦苦哀求学校能继续让杜觇回校。

    许多家长愤愤地想直接找杜觇痛打一番,但又畏于杜觇的父亲大贡恶狠的名气,不敢行动,所以只有好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惹杜觇。

    这天,杜觇正在结伴回家的路上。一个叫黄亦登的同级学生带着另外几个学生,追上杜觇并撩骂道:

    “你这个老『妓』仔,整天大摇大摆在校里耀武扬威,是凭你有多个爸爸吗?五班的钱新思是我的马仔,明天起,你不能与他作伴,他要是跟着你,你也要把他撵开,否则的话,我把你撵出这个学校!”

    杜觇并不示弱,马上回击道:

    “你不仅爸爸多,连妈妈也多!钱新思也是你爸爸是吗?自己叫不动的人,还好意思说是自己的马仔。”

    “给我揍!揍死这个老『妓』仔!”

    黄亦登指挥他的同伙上前,对杜觇施以拳打脚踢。杜觇的同伴吓得四散跑开,他只能抱头挨打。直到杜觇跌到在地,黄亦登一伙才大摇大摆走开。

    杜觇伤得不轻,被送入医院。学校立刻组织双方家长调解。直到大贡见到黄亦登的家长时,才知道黄亦登就是黄少的儿子。

    “呃,大贡,原来是你的儿子啊!小孩打架真烦,老是惹事。听说你的儿子也是这样,打遍学校,每次都留伤痕。我儿子这次他头部也受伤了,原来是和你儿子打架,我还没送他到医院呢。”

    黄少的老婆孙小烁一见到大贡时就喋喋不休地说。黄少则默不作声。

    大贡听到对方如此说话,火气已存。但他还是忍住,想着不和女人作计较,且听学校的说法再作打算。

    “此次打架发生在校园外,据部分同学反映,双方是在争吵下成冲突,便打了起来。所以,这次不能辩别谁是谁非,只能互相给对方报销医『药』费了却此事。希望双方家长回去好好教导自己的孩子,不再到学校惹事。尤其是杜觇,曾多次在学校打架伤人,学校已多次警告,并曾劝退。学校姑且念在家长苦苦相求,并找了上级领导说情,才网开一面,暂且留杜觇继续在我们学校就读。以上是学校的处理方案,家长们有什么说法,可以在这里说出来,大家讨论协商。”负责调解的陆主任说道。

    “我的孩子头部也有伤,还没到医院检查。这几天他面『色』苍白,老是说腹腔疼痛,都不知他伤势有多严重。我这孩子让人打了也不敢出声,伤了老是捂着不告诉我们,总怕我们骂他。所以,我们也要送他到医院检查。要不耽误了,会害了孩子的。”孙小烁说完便呜呜的哭起来。

    “陆主任,你说的‘部分同学反映’是怎么回事?这样就可以作为你们的结论吗?是哪些同学反映的?据我所知,事发现场有商铺装配到监控,具体情况是如何,可以叫商铺配合,拿到监控录像就已知晓。而不是凭‘部分同学反映’来妄断此件事。至于黄亦登同学的伤,也可从监控录像中看得出是否和杜觇有关。而不是空口讲白话。”大贡应道。

    陆主任的脸一下拉了下来,明显被激到了,为了扳回面子,他故作严声正气地说道:

    “杜觇在学校惹事,有哪一次不是他的错?他打伤弄伤了无数学生,其中有多名是高年级学生。所有的调解,都是我主持。当初你们哭涕丧脸的求我,叫我给机会你们,不要劝退杜觇。如今,你竟说我偏袒对方。如果当初把杜觇劝退,现在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我真后悔!”

    大贡听后,回想陆主任之前几次处理杜觇打架问题时,都是息事宁人,以理劝导双方家长好好协商。而这次,他的态度却截然不同,明显偏袒对方。大贡似乎明白了什么。

    “陆主任如此处事,我不敢苟同。你叫双方家长来这里,目的就是宣读你的决定,根本不是叫我们来协商的。而且不辨是非,罔顾事实,凭自己的主观喜好臆断。有你这样的人,是教育届的耻辱!”

    大贡说完,便拉着淮涣走了。

    回到家后,淮涣焦急地对大贡说:

    “你如此顶撞学校领导,对杜觇无益,问题也没能解决,将来杜觇再有什么冬瓜豆腐的话,学校肯定会劝退他的。”

    大贡沉默了一阵,说:

    “这事不简单,你先照顾好杜觇,让他把伤治好。有什么事我去处理行了。”

    第二天,大贡接到陆主任的电话,向他说明杜觇和黄亦登打架的地方没查到有监控,现在黄亦登也入院住疗了,需要交钱,并请他马上到医院交钱。

    大贡冷笑一声,说道:

    “陆主任,这件事我们报警处理吧。至于你在这件事充当什么角『色』,你心知肚明,乌纱帽事小,小心要去蹲牢子!”

    “我都是以事论事,公平处理,如果你大贡想着依靠手臂大来欺负人的话,自然会有法理惩罚的。”

    陆主任说完便挂了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