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五章 隐形人来了(一)
    对于莫名其妙的受伤,邱述然非常愤恨,愤恨蕉莞的离开。基于泄愤,邱述然在蕉莞背后可以说是无“污”不喷,比如说她的横蛮无理,自私自利;又将她在床上的某些“傻”行为和傻话也说了出来;说她男人换无数,狐狸精一个;说她不用上班也有这么多钱用,肯定是做『妓』的等等。

    这样一说,在认识蕉莞的同学间,议论纷纷,各种说法和评论都有,比如说蕉莞傍了一个大官,大官供给她大量的钱财花费;说蕉莞就是商铺大盗,来无影去无踪;说蕉莞是在央勐时是赌神,多间赌场的倒闭,就是拜蕉莞所赐等等……

    这之后,蕉莞明显感觉到同学们和她说话开始变得神秘,有些话总是和她说了一半就没说了。

    终于,在一次饭局上,一个大嘴同学因喝多了,将同学们议论和猜测的内容全部说出来给蕉莞听,也就是将邱述然那些污话妄测说了出来。

    自此,蕉莞远离同学们和朋友们的聚会,也甚少与他们联系,甚至和劳昌松也断绝了往来。

    这天,是苏从文的生日,他想苏现回来一趟一齐吃饭。他打电话给蕉莞才知道,苏现已和蕉莞搬到邹建去了。这让苏从文大吃一惊,问蕉莞为何这样。

    蕉莞解释说邹建环境舒适,她也在这里找到工作,待遇不错,所以就搬来了,还安慰苏从文说,她会悉心照顾好苏现。

    苏从文没有办法,只好又细细嘱咐苏现一番,交代他适时要回来见见面,看看父亲和爷爷『奶』『奶』,又交代他遇到什么事情要自己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跟着错。苏现一一应诺着。

    “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爷爷说我们在邹建,这里明明是余州呀。”苏现说。

    “仔,到时你就明白的,不要问那么多,也不要和你爷爷说我们在余州啊!”莞安慰着说。

    “哦。”

    龙腾ktv会所偏厅内,强劲的音乐衬托着一个个型男,他们大多数『奶』油且帅气,穿衣着装突显了发达的胸肌和健硕的臂弯。也有个别的身材瘦削,戴着眼镜,略显斯文。

    “靓女,这几位是我们会所的头牌,请钦点。”一个嗲声嗲气的中年男人对蕉莞说。

    上次,蕉莞和劳昌松到余州旅游时,听到的士司机和劳昌松闲聊,提到龙腾ktv那么的一个地方,她细细记于脑中。现在,她身处一个陌生地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身边没有男人,所以就循路而来,希望排解一下寂寞。

    看到前面几个彪形大汉,蕉莞心里呯呯突跳。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到这样的场所,而且是自己一个人来。

    蕉莞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气氛很尴尬。

    “姐姐,怎么样?给个话吧,他们都是很温柔的。”

    蕉莞不作声。

    “靓姐,可能你是第一次来这儿玩,我先介绍一下我们这里的哥哥和他们各自的拿手好戏吧。”中年男人接着说:

    “这位是占士,擅长狂喝,千杯不醉,如果醉了,你有运啦,千年不『射』啊!”

    “这位是雄邦,有金舌头之称,他的舌头超长,灵活自如,在尤物里翻滚,它可以说是女人翻云覆雨的利器。有女人说,就要他的舌头。”

    “这位是高翔,力大,却力到好处,轻轻的把你拎起,然后调整到最佳姿势,以最小的力,达到最大的效果。”

    “这位是龙超,热身运动王,万事准备足,正事不过一戳。他的按摩手法,曾令不少女人在开战前已达顶『潮』。”

    蕉莞面红红的,摇摇头。

    “谢谢靓姐!”

    四个型男齐声说完,便走了出去。中年男人体贴地走近蕉莞,关心地问:

    “靓姐,你需要什么类型的?这里有一个斯斯文文的大学生,很善解人意,行吗?”

    蕉莞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只见一个稚嫩的男生走了进来,涩涩一笑,然后立在那里。

    “小鲜肉!先把这小鲜肉办了,以后有机会再会会那几个技艺超高的倌郎吧。”蕉莞心里嘀咕着,并微笑地看着那小鲜肉。

    “叫我劳力吧,大姐。”

    “呵呵,什么大姐,好难听。”

    “哦哦,对不起,应该叫你靓姐的。”

    伴随着音乐,劳力跳起舞来,一会儿学迈克杰克逊,一会儿学郭富城,逗得蕉莞甚为开心。

    后来蕉莞也兴奋地和劳力一齐跳了起来,那个阵势,好象想把眼前这个小鲜肉一口吃了。由于酒精的作用,劳力也没有了涩气,和蕉莞一起豪放地舞着。

    在蕉莞心目中,前面那四个倌郎虽然被说得技艺超湛,但却不是自己能在精神上掌控的类型。而眼前这个小鲜肉,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恣意行事。比如,让他一分钟内连喝三瓶啤酒;比如在他屁股和背上用很难脱去的墨漆画画……

    可以看得出,劳力是不胜酒力,在蕉莞连番干碰之后,便倒在蕉莞怀里,尤如一个小孩。

    有钱不用,对个人来说,等于是极大的浪费,更何况,有效的消费对社会经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当然,买一吨粮食拿去倒了,这是极度可耻的。蕉莞用5000元包了劳力一晚,玩得开心,超值。这5000元就是有效消费!蕉莞的金钱观念和以前比,发生了巨大变化。

    “爸比说,陪客人过宿,早上九点就要离开,所以我要走了。”劳力边穿衣服边说。

    “再睡一会吧,我要。”

    “不行的,我走了。”

    “留个号码吧,下次又找你。”

    夜再降临,蕉莞一人坐在咖啡馆近窗位置,凝望窗外街景,细细回味昨夜,嘴角『露』出一丝丝笑容,有种从没有过的满足:男人也不过玩物。

    随着悠扬的音乐响起,蕉莞似乎非常沉浸在其中,不过,孤单感随之袭来。

    “该找谁聊聊呢?”

    蕉莞首先想到的是劳昌松,与他聊天,很随意,话题自然而然地跃出,有趣味,聊得融洽。但还能找他吗?不了,远离同学!

    找苏本科?不,他的话题只是:吃了么,在做啥。找肖涯?他太哆嗦了,说的是肉麻的话,但听起来就象念经,完全融不入去。当然,蕉莞是绝对不可能找邱述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