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六章 隐形人来了(二)
    “喂,劳力,在哪呀?我在漫翼咖啡馆,能过来坐一下吗?”蕉莞拨通了劳力的电话。

    劳力说在上班,叫蕉莞过去,蕉莞不想。于是,劳力说:

    “这样吧,我有一个弟弟,他也想入我这一行,叫他先陪陪你吧,他只有十八岁,可能很多事情都不懂,你要体谅哦。至于钱无所谓的,随你心意吧。”

    听到“十八岁”这几个字时,蕉莞咽了咽口水,整个人突然兴奋起来。

    在对面坐下的是一个稚气未干的男孩,用单纯的眼神望着蕉莞一会儿,不甚作声,说了句“我是劳力的弟弟”,便低头玩起手机来。

    看到这个男孩,蕉莞想起了苏现,她在想:要是苏现的脸是正常的那该多好啊!从他看得见的一半脸看来,他是特帅的。自己无时不刻都在脑补他另一半脸,并祈祷他有朝一日能完美复原。小时,自己无时不刻地在抚『摸』着苏现,他的肌肤嫩滑细腻,自己总会情不自禁地亲吻他面庞、颈部、手臂、肚脐等处,直到他咯咯大笑。说真的,蕉莞已很久没『摸』过苏现了,每次自己出来前,都是应付式地和他拥抱一下,自己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关注,而是简单的应付了事。

    “喂,大姐,这样不好吧?这么多人!”男孩拉开蕉莞的手。

    蕉莞这才醒过神来。原来她把眼前的男孩当成了苏现,正在『摸』他的脸颊,『摸』他的胡须。

    “呵呵,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宁阳曲。”

    “小哥,你这么年轻,对这些新鲜前卫的事,应该会勇敢地接受才行呀,不然,你怎么会欣然而来呢?”

    “听不明白。”

    “也就是年青人谈谈恋爱,亲昵一下很正常,不必在乎旁边人怎么说,你说对吗?”

    “那我们去开房吧。”小哥脱口而出。

    蕉莞似乎找到了爱苏现的方式,就是一边和宁阳曲做爱,一边幻想着自己对儿子的爱,一种她认为很高大的“母爱”。

    之前,蕉莞听到很多同龄女人在抱怨:男人都是花心的,抱着一个女人,还想着搞千千万万个;玩腻了就离开再找另外的;女人不管多丑,只要来得顺手,都想搞搞。

    蕉莞听后,都是一笑而过。此刻,她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男人嘛,任我玩!

    就这样,蕉莞在外耍累玩腻后,便呆在屋里烂睡,直到元气恢复,便又出外寻兴觅乐。

    “你好,请问你是蕉莞吗?”

    蕉莞听到敲门声,打开一道门时,二个人在门外向她问话。

    “你们是……”

    “我们是余州市警署的,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一宗案件。”二个人出示证件说。

    余州市警署刑侦厅内,蕉莞脸『色』苍白,正在接受侦讯。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吗?”

    “……不,不知。”

    “还在装傻!你用的钱哪里来的?没有工作,没有其它来源,还大把大把的花钱,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钱存进银行,这些,你说清楚吧。”

    “……我,这是我自己的事,属于隐私,不能告诉你。”

    “哈哈哈,隐私?你知道廊旦酒吧5月28日失窃了3300元现金吗?这些现金的冠字号是hg12013211-hg12013243;你知道龙腾会所5月13日失窃现金3600元吗?这些现金的冠字号是pc84507293-pc84507328。而所有这些现金你都是分别在次日存入了自己的卡里,你是怎么解释的?”

    “我……我,不清楚你们说什么,我……我没什么可解释的。”

    “经常和你通话的那个是你儿子吗?他住哪里?”

    “他……”

    经过一连串的问话和心理攻势,特别是侦讯人员提到她儿子苏现时,蕉莞终于承认盛堂市和余州市所有的商铺失款都是自己所为,却没有提到盗窃的任何细节,只说她拿到钱就走,更没有提过儿子,没有说儿子任何信息。或许作为母亲,其天『性』在保护儿子吧。

    第二天,不知是谁泄漏了消息,各媒体新闻都报道了爆炸『性』新闻:盛堂市系列商铺盗窃犯蕉莞在余州落网。于是,各种猜测『性』报道纷纷刊登四发。其中有不少媒体提出质疑:一个女人,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将多个店铺的营业款偷走,不合常理和逻辑。更有不少媒体直问,疑犯在余州是否也作过案。

    余州市『政府』在当天晚上作了新闻发言,说今日媒体报道的‘系列盛堂商铺营业款丢失案的盗窃犯蕉莞在余州落网’是纯属猜测『性』报道,已责令相关媒体检讨,删除了相关报道。至于此案情况,盛堂专案组还在紧凑地侦查中,待侦讯结束,会详细向社会公布。

    原来,营正商铺营业款失窃事件,也在余州上演,不同的是,余州的商铺只是在小范围内发生,没有盛堂的那么泛滥。当有商铺报案时,余州市警署采取低调隐密的方式侦查。所以在社会上鲜有人知晓此案,造成的影响不大。

    余州市警署经过慎密侦查,又和盛堂市警署交流了案情,根据盛堂市警署的建议和卧底支援,掌握了绝大部分证据后,把嫌疑人蕉莞缉拿。

    最初,失窃商铺大多数为酒吧、会所、酒店。余州市警署根据这个特征,在有可能失窃的相关商铺里设局:把有冠字码记录的现钞混作营业款。结果,在不同银行的柜员机,分别报示这些钞票在那里存入,嫌疑人也就迅速地锁定,是一个人,是蕉莞!

    因为还存在多个疑点,余州市警署查明泄漏案情的人后,立刻查处此人。原来,泄密的是一个负责羁押犯人的警卫。那天收押蕉莞是他值班的,疏耳听到办案人员说的几句话后,由于对盛堂商铺失窃案过度关注,联想到盛堂失窃案,和朋友喝酒时把这些事说出来:有个案犯被抓,可能是盛堂商铺失款案嫌犯。

    刚好在场有一个朋友是记者。于是,那个记者便回到单位依此大写特写新闻稿,其它媒体也纷纷转载,因此,这也成为全国皆知的新闻。

    一个星期后,蕉莞在羁押的看守所消失。关住她的那间密室闸门大开,有几个警卫员在不知觉时被人猛力敲晕,所幸无生命危险。而一路的监控被人为破坏,没能通过监控观察到任何情况,也没能看到她是如何逃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