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七章 隐形人来了(三)
    蕉莞真的有通天本领啊!

    这一下溉江省警厅震动了,他们马上布署全城搜寻蕉莞,包括对蕉莞所租赁的地方进行搜查,向全社会通缉蕉莞,也特别发函到盛堂市警署协助调查。

    在蕉莞的租房内,警方没有发现其他人,他们搜查到的都是些生活用品,另外还搜出些注『射』扎针。根据这些生活用品,警方推测最少有二人住在这里,其中一个是男孩。警方猜测,这个人应该是蕉莞的儿子苏现。搜查完毕,警方带走了部分物品,以备查案之需。

    通过对扎针残留物的检测,排除了是普通毒品的可能『性』,却无法获知这些残留物为何物。警方只得将检测结果记录入案宗,以备查用。

    本来盛堂市因为商铺失款案已闹得沸沸扬扬,对于通缉蕉莞,大家都感到意外,纷纷质疑:一个女流之辈,又如何做到来无影去无踪,悉数将商铺的营业款收入囊中的呢?而有不少人也联想起十几年前的银行短款案,猜测是不是都是蕉莞所为。

    上次,因肖涯还在羁押时,盛堂市商铺营业款还是继续发生,因此洗脱了嫌疑,才被放出不久。这次,肖涯因蕉莞的通缉而又再次被请到盛堂警署接受调查。

    之后,蕉莞身边的人都分别到警署接受问话,其中也有苏本科。

    苏从文知道了这事后,仰天长叹,老泪纵横,担忧自己苦心教导了十年的孙子,极有可能被他愚暝的母亲所累,苏现的所有隐私,必然会曝光于世人面前。又担忧苏现不知寄落何方,是否受苦。苏从文暗里叹道:此后,苏现休也。

    此时的大贡,更是咬牙切齿:

    “蕉莞,蕉莞,一切都是蕉莞搞的鬼!是她导致我离开自己发迹的源地央勐,我的赌厅就是她搞散的!真的想不到,真的想不到!肖涯呀,肖涯,你是瞎了眼啊!把一个狐狸精安置在我们身边,吸我们的血,抽我们的髓,让我抓到她,也必以千刀万剐来解恨!”

    杭州市郊一间破烂的茅房内,蕉莞无力地坐了起来,对苏现说:

    “不如我去自首吧,不用每天蜗在这里提心吊胆,这样比死掉都不如。”

    “妈,有我在,你不用怕,我每天都去拿可口饭菜给你吃。等到风浪过去了,我们再回盛堂,回爷爷乡下那里,凭自己的手艺赚钱。这些年来,我都在钻研电脑,现在可以做些特别的软件,我将来就想靠这个来赚钱,养你和爷爷,好好地照顾你和爷爷,好吗?”

    “仔,你会开车吗?去弄一台车,我们开回盛堂,就象我搭你来时一样,你开车搭我,好吗?因为我已是这里的焦点,不敢开车,你开车的话,我在车尾箱,遇到有人检查也不怕。”

    “原理会,汽车的构造我都了解,就是没亲身体验过,应该和小时候开的电车差不多吧,可以试一试。”

    “那你先输『药』吧,这『药』效有几小时,要抓紧时间,记住输『药』时间,『药』效差不多过的时候要记得再输注,争取三天内回到盛堂。小心点哦。”

    声送离开的儿子,蕉莞陷入了沉思,回忆一幕幕在脑里不断演放:

    那是大贡和肖涯在央勐的赌场倒闭后回到盛堂后的事。

    那天夜里,一阵熟悉而久未嗅闻的花香飘来,蕉莞一阵舒松,顿觉又回怀到那个梦,那些幽情韵事。蕉莞奇怪的四望,因为在她意识里,肯定还有一个人出现,他……他又来了?

    “看着苏现一天天的大了,很安心。苏从文所在的村隐塘村被征收了,每户得到的赔偿额很高。因苏本科的户口已迁到盛堂市区,所以不能参予分配隐塘村的征地款。苏现的户口跟随爷爷苏从文落户在隐塘村,所以苏从文夫『妇』和苏现名份下的征地款也不少。前段时间,苏本科现任妻弟担心苏现会分走部分征地款,所以在绞尽脑汁地想,怎样才能独吞苏现那份征地款。久思之下,便想到了残害苏现这一招,也就是把苏现和苏从文弄成无精神意识的残疾人,然后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拿到苏现那份征地款,甚至苏从文名下的也归于苏本科,最终落入苏本科现妻袋中。虽然还没将行动付诸实践,但终究让人担心。为预防不测和意外,听我吩咐吧,你最好把苏现接出来同住,这样能保证苏现平安无事,预防为好啊!另外,苏现已是一个明事理之人,凡事也可听听他的……”

    “你是谁?怎样称呼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蕉莞质问后过了很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似乎,那个人已走了,将一切神秘都留给了蕉莞。

    蕉莞已明白了九分:这人分明就是苏现的亲生父亲!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他,**了我,致使我怀上了苏现!现在又来向我报险,目的使他的儿子免受暗算。

    蕉莞怔怔的,不知作何所想,心里杂味并存,一个个疑问在脑间冒出:你从哪里来?你又去哪里?你是否能为你的作孽去偿补我曾经美好的一切?你是人吗?你能助我母子俩走往幸福之路吗?……

    蕉莞在一连串的疑问中醒过来,『摸』『摸』床,才知又是一场梦。可这梦为何如此真切?梦中的人真的是苏现亲生父亲吗?苏现真的会被谋害吗?我该听取神秘人的意见接苏现一齐住吗?

    后来,蕉莞经过一番打听,证实了隐塘村真的被征收,而且征地赔偿金额挺高。

    “神秘人所说的征地是事实啊!真的存在神秘人?为何他总在我梦里出现?他难道真的是苏现亲生父亲?我该听从他的吩咐吗?”

    蕉莞不断的问自己,并满腹疑『惑』,不知如何是好。打心里说,她是不想接苏现出来的,衣食住行都要照顾,这样太麻烦了。但转念一想,既然隐塘村在征收,苏现名下的征地款也应该有我一份的,如果把他接出来同住,这更可理直气壮地分得这款项。

    于是,蕉莞当即作了决定,与肖涯分手,接苏现出来同住!在她看来,与肖涯分手,主要是想撇清关系,这样对拿到征地款更有说服力。

    把苏现接出来同住后,蕉莞老是盼着拿征地款,可是那征地过程是拉锯式的,拿钱遥遥无期,蕉莞为此后悔不已,直到那天苏现在她面前表演了个魔术。

    那时,因为蕉莞的心都在同学聚会朋友同欢上,撇下苏现一人在家,苏现甚为无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