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八章 隐形人来了(四)
    那天,蕉莞因些小事在嗐气,甚不开心。苏现见了,想逗乐她,便说:

    “妈妈,信不信我会变魔术?表现一段给你看看。”

    蕉莞看了看苏现,没好气地说:

    “仔,别玩些小孩把戏,我忙得很,去看你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蕉莞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妈妈,你知道我在哪里吗?跟你玩个游戏,你抓得着我的话,你就赢,抓不到的话,你就输,要罚你在家陪我三天。”

    蕉莞扭头向传来声音方向看去,却不见苏现,又向另一个方向看去,也不见苏现,再走进房间厨房卫生间阳台等地方,仍然不见苏现。

    “仔,你在哪?别躲了,妈妈没空和你玩。”

    “我在你背后!”

    蕉莞掉头看,却没见到苏现,可是苏现的声音明明是在她身后发出的。这让蕉莞疑『惑』不解。这时蕉莞却感觉到一只手搭在她右肩上,并听到苏现的声音:

    “妈,我在这!”

    蕉莞吓一大跳,她望向右边,并没见苏现,再看看左边,也没有人,掉头看后面,还是没看见苏现!

    “妈,好玩吗?这就是我的魔术,我就在你右边,信吗?不信伸出手来,我拉住你。”

    这时蕉莞的右手被一个稚嫩的手拉着,这分明就是苏现的手!蕉莞惊愕地往右边看,并紧握住那手,并说:

    “苏现,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吓妈妈哦,不要弄这些这么可怕的魔术了,我受不了。”

    “那你等一下吧。”蕉莞右边传来了苏现的声音。

    大约过了十分钟,苏现从房间里走出来,拉着蕉莞的手说:

    “我的魔术是不是很棒?看看,你又可以见到我了!”

    蕉莞看看眼前的儿子,有点不敢相信,用手去抚『摸』他,并把他拥入怀里,似乎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缓了一会后便说:

    “仔,刚才我好怕,你是如何能弄成这样子的?千万不要搞坏身体啊!”

    “这是我的秘密,不告诉你。”

    “这些事你不告诉我,你连阿妈都不相信,妈很难过,妈以后也无法指望你了,还是让妈自己孤苦一世罢了。”蕉莞说完便低声呜咽起来。

    “妈,别哭了,我告诉你吧!这也没什么的,这是一个关心我们的人教的。他说教我变这个魔术,目的是叫我用这个不魔术来保护自己,也可以用来保护你。这个人我不认识,也没见过,只是在一个梦里他教我学会的。醒来时,我按他所说的方法做了,果然学会了这个魔术。”

    蕉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似乎她已经明白了一切。

    “那你能随时变这样的魔术吗?这样的魔术能连续维持多长时间?而且可以随时终止魔术吗?有谁知道你能这样变魔术吗?”

    “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变,可以连续维持六小时,随时终止魔术不怎么好,没人知道我能这样变魔术,爸爸爷爷『奶』『奶』也不知道。”

    蕉莞紧紧地抱着苏现,并说:

    “不要把这些告诉别人,知道吗?也不要告诉爸爸爷爷『奶』『奶』,知道了吗?刚才的打赌我输了,让我连续陪你三天吧。”

    苏现轻轻点头。

    顿了一会,蕉莞然后又凝重地对苏现说:

    “苏现,我现在可以说是无依无靠,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而且,我以后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你能做到吗?”

    “妈,没事的,我们肯定会很好的,我也会听你的话。”

    “那好,现在我们的生活费也没有着落,所以,你也要担起一份责任。至于怎么担责任,你只按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

    ……

    于是,便有了盛堂市和余州市各商铺营业款离奇丢失的案件。

    再说,苏现利用魔术隐身后,径直来到一个公园旁,见到旁边停了不少小车,便在那里等待,等有人开车来停好后,就跟着佢们,这样可以乘佢们不备,偷偷拿走他们的车匙,并将车开走,用这辆车载妈妈回盛堂。

    这时,苏现见到很多张通缉令,是通缉他妈妈蕉莞的。他走近细看,看到是全国通缉令,这样说来,盛堂市也会在通缉范围,拿到车开回盛堂也没用。于是,他便匆匆赶回茅屋处。

    苏现刚回到茅屋旁,只见一大批特警将他妈妈从茅屋里架出来。她妈妈已被五花大绑,并且都戴上了手铐脚蹽。苏现非常焦急,但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跟着他们而去。看到一辆车有空位,便闪了上去。

    车一直开到警署,警署的侦讯人员马上对蕉莞展开了问话。蕉莞还是象上次一样,绝口不提苏现,也不说他在哪里。

    通过盛堂市警署传来的审讯信息,余州市警署了解到,蕉莞的儿子苏现为半脸人,现在和她同住。这是根据苏本科的口供获得的信息。这可判断与蕉莞租房处同住的就是她儿子苏现。

    于是,余州警署马上四处搜捕苏现,并搜集苏现的有关信息,却无从所获。

    又经过连续审讯,蕉莞只承认与儿子同住,其他一切都没有交代,包括苏现会魔术隐身的事。后再次被安放到押守所。

    当夜,蕉莞在『迷』糊间,突然见到闸门打开!她顿时来了精神:一定是儿子来救我了。

    果然,不一会儿,蕉莞在耳边听到了儿子的轻声说话:妈,我来救你了,走吧,外面的关口我已经全部开通了。

    于是,蕉莞起来,被苏现搀扶着往外走。没走多久,早已被埋伏在押守处外围的警员包围。苏现见势不同,放开蕉莞,并四寻棍棒,想将所有警员敲晕,可惜并没找到棍子,只得眼白白的看着母亲被制服带入押放处。

    警方认为蕉莞肯定还有其他同伙,于是四处搜索,并封锁所有出入口,目的是捉拿蕉莞的同伙。

    苏现不舍离开,还在押守所干转,看看还有什么办法能将母亲弄出去。他看见母亲已被重重的脚链手铐锁住,而锁匙已被一个有级别的警员拿走。这样,苏现就算把守卫敲晕,也无法开锁,更不用说带走他母亲,虽然他此刻是无形身。他只得蹲在角落,看着母亲,无计可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