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五九章 隐形人来了(五)
    几天后,明身的苏现在一空置的民房内被余州警方抓获。警员将苏现的面套脱下来,被眼前这个『毛』头小孩吓惊了:一半头,一只眼睛,一边眉,一边鼻,一边嘴,就如苏本科描述的半脸人一样!

    这不禁令人想象到鬼怪、外星人,太不可思议了。

    无影而来,本无牵挂,无奈风羁绊。

    铁骨铮峰,敌不过母亲一滴泪,且让我归去,滴尽血,予干躯,以慰母上。

    几时梦回回,『插』翅天使飞,撒尽福慰,爷爷,且收吧。

    审讯马上开始。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你的身体为什么是这样的?脸上这种情况,有没有去看过医生?是不是一直是这样?这段时间你和你妈一共偷了多多钱?是如何偷的?你妈妈上次是如何逃脱的?”

    侦讯人员问了一连串问题,苏现就是不答,以致佢们怀疑眼前这个小孩是痴呆的。

    “饿吗?喜欢吃什么?饮料需要吗?所有的,这里都有,需要的话我们拿给你。或者有什么需求,你可以开口说,比如上厕所,加衣服,或者身上有什么伤,我们都可以帮你处理的。”

    侦问人员改变了侦问方式,以关心为主,以期这个小孩能开口,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眼前的是一个小孩,一个特殊的小孩,一个怪异的小孩,办案人员怕稍有不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嫌疑人闷死、饿死、渴死,或者因受伤而死,作为一件震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案件,这样绝对交不了差。

    见到小孩仍不作声,办案人员只得对蕉莞加大力度审讯,另外也支会盛堂市警署,尽量在苏本科口中套多一点关于他儿子的情况。

    根据蕉莞和苏本科的描述,盛堂市方面的办案人员又分别对苏从文夫『妇』进行了问话。

    综合以上几人口中得知,眼前这个小孩叫苏现,男『性』,现年十一岁,为苏本科与蕉莞所生,从一出生,他的脸就只能看见一半,另一半触『摸』到是存在的,自小都是和爷爷苏从文一起生活,因害怕别人嘲笑,所以没有送他到学校读书,平时也是深居简出。不过,苏从文也教他习字诗画,文化层次也在同龄人之列……

    “这是海带冬瓜汤,这是鸡胗土豆球,这是起司烤落苏。快吃吧,吃完了,你爷爷就来见你了,这些都是你爷爷交代我们做给你吃的,他知道你喜欢吃这些菜。”

    办案人员在充分了解到苏现的饮食喜好后,叫人做了这些菜给他吃,以便打动他开口说话。

    “我要见爷爷!”

    苏现终于在办案人员面前开口了。

    “可以,不过你首先要吃饭,吃完饭后答我们一些问题,我们就马上安排你见你爷爷。”

    拥有丰富经验的办案人员耐心细致一点一滴地哄着苏现,最终,苏现开口将所有情况陆续托出:

    本来爸爸和妈妈离婚时,两人安排我由爸爸抚养,于是我就和爸爸爷爷一起生活。后来爸爸再婚,爷爷觉得我掺和入新家庭不好,便叫我和他回乡下住。

    这也是我所想的,跟着爷爷惯了,且很充实,不象后来与妈妈住在一起那样,枯燥无味。她整天出外,让我一个人呆在屋里,我喜欢做的事,她又干涉。后来和妈妈一起住,是妈妈强烈要求的。爷爷拗不过她,勉强同意了。

    和妈妈一起住后,妈妈说以后的生活要靠我去承担。于是我就到各商铺拿些钱给她,可能是开销大吧,于是我便越拿越多。去各商铺拿钱之前,我……

    “嘭嘭嘭”

    突然几下响亮敲窗的声音响起,将苏现的话打断。众警员惊愕环望,却不见有其他人。领头警员马上走出审讯室,四处观察发生什么情况,却不见有什么异常。

    审讯继续,可是此时苏现已不愿再开口,更耍起小孩脾气,泪汪汪,哭说要见爷爷。

    众警员经细细商议,决定暂停审讯,并派专员到盛堂市接苏从文来余州,以配合审讯。

    为防再次出现象蕉莞那样的逃脱事件,警方将苏现安排到一处秘密羁押处,设置重重关卡门禁,调派有经验守卫把守。

    可是,事与愿违,还没等到天亮,苏现已从密室里消失,只留下弃置的衣服,所循无踪。重重的警卫七斜八歪醺醺睡着。监控被破坏,没有录到任何有用影像。

    溉江省警厅马上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议和分析案情。普遍的观点认为,这种手法和偷盗商铺营业款如出一辙,更有可能与十年前盛堂市银行短款案有密切关系;也可以推断,苏现自己逃脱的可能『性』不大,肯定有其他人参与营救。

    案情越来越复杂了!幸好,蕉莞还在押守所内。为了稳妥起见,溉江省警厅下令秘密转移蕉莞羁押处,并设置智能开锁系统,开启羁押室门锁需双人指纹等等措施。

    由于盛堂市和余州市商铺营业款系列失窃案基本可以判别为同一伙人所为,二地警方决定联合办案,以求高效迅速地破案。后来,盛堂银行短款案也被提出来,其专案组也由原来简化的二人补充到十人,并统办商铺失款案,不再另设商铺失款案办案人员。另外,余州商铺失款案也成立了专案组。这样,盛堂专案组和余州专案组正式进入合作侦讯阶段。

    十一年前的录像有点模糊了,劳昌松不下二百次翻看这几十套录像。现在,录像中的每一个变化,每一个细节,他都了如于胸。

    是啊!看这录像,劳昌松已谙熟整个银行业务流程。可惜,这不是重点,如果能看出破案点那该多好啊!劳昌松始终认为,就算录像缺失十分钟,也可从其余没缺失的录像中找到倪端,找到因果。可是,看了十年,他依然没有从中得到启悟。

    自从盛堂银行发案以来,劳昌松一直是盛堂银行短款案的幕后负责人,还兼任卧底角『色』。前番蕉莞所作所为,也是他汇总上报并配合余州警方缉拿的。但现在始终还没找到案情的关键,这令他浑身不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