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十章 隐形人来了(六)
    曾经,劳昌松对喧闹嘈杂的场所远而避之,可是今天晚上这场约会,他应允了!

    按照习惯,每到大案要案处于纠结状态或毫无头绪时,他总会找个地方静静地思考、琢磨、反噬。但十年了,在静静中过滤出的东西对银行短款案的侦破没有任何作用!

    几人落坐,没有客套,没有寒喧,上啤酒花生小炒直入主题——吹水。随着啤酒的逐渐消耗,大家吆喝音量的分贝值也越来越高。

    这是一台中青混搭的酒伴,各自吹着自己的风光史,又咂骂着自己看不惯的人和事,是是非非,看上去都饶有趣致,话题不知不觉转到了奇闻怪事来。

    “我在十多岁时亲眼目睹一只鬼,只见那只鬼在我村一户人家院里晃『荡』『荡』,看上去就是一套衣服鞋祙,却没见得到它的面目,它伏在那家女人身上,不知是吸血还是做什么,始终那个女人最后死了,那家男人也被吓死了。而后听说佢家的儿子也被那鬼拖往后山缠死,连尸体也找不到,只遗下他生前所穿的一套衣服在自家院子。哎,一家三口全部死了,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番强兴致勃勃地说。

    “嗤,老是吹牛,见鬼了你不吓破胆?说得这样『逼』真。”一人驳道。

    “哈,就你不信,当时全村人都知道的,很多村民都在场,不信明天和你回我村问那些人,骗你是小狗!后来听大人说,因为那家人全部死去,有二户村民想占用佢们的屋地,并为此争执大打出手。”

    “哇,这么霉的屋地也有人要?怪不得惹架!后来怎么样?有没有打死人?”一人问道。

    劳昌松始终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只在默默地饮闷酒。

    “哈哈,让你说对了大半,真的有个村民被打个半死!听他们叙述,这架打得也蹊跷,明明双方正在讲道理,一方的如叔突然毫无征兆地被敲了一棍,却没看清是否是对方敲的。但如叔一方依然保持克制,并质问超尔一方为什么打他。超尔正想解释时,却也无任何征兆地被敲了一棍,很明显,这一棍也不是如叔一方打的。因此,局面大『乱』,双方扭作一团,以致超尔被打致重伤。”

    这时的劳昌松慢慢放下酒杯,静静聆听番强所说。他感觉番强所说的场景和情形很熟悉,好象他刚刚经历过一样。他努力地回忆,想忆起那个确切的情景。

    “遗下一套衣服……被人敲了一棍……为什么这种场景那么熟悉呢?”劳昌松自我喃喃道。

    对!就是苏现,他从余州羁押所逃跑时,衣服遗弃;对,就是蕉莞,她从余州押守处逃走时,守卫就是被敲晕的!

    随着细致的询问和深入了解调查和走访,十多年前围鹿村发生的诡异事件第一次被专案组所知晓。

    力本真的死了?真的变成了鬼?他冲向后山后失踪至今仍没有任何音讯?后山是一座什么山?走!去看看。

    盛堂专案组组员先到角冲夫『妇』的房子察看。这幢由泥砖叠砌而成的房子已是破烂不堪,满屋霉味,屋顶已渗水,水滴下地面,造成屋内湿漉漉,家具木床等也已破烂塌垮。很明显,这房子已多年没人住了。组员一一拍照留存,然后掩着鼻走出去。

    当年亲历角冲夫『妇』死亡事件的围鹿村村民在现场指指点点,将当时的情形一一告知专案组。专案组也一一记录在案,接着便向后山进发。

    藤蔓相攀,花叶相簇,彩蝶翩翩,林鸟脆鸣,后山的生机,显现在一草一木一花,展示在炫蝶矫鸟俏蜂英姿上。久浸于城中的专案组各成员,都被这里的清新翠绿感染,和刚才进入那幢霉湿房子相比,现在舒畅多了,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

    在当年办案民警和村民带领下,盛堂专案组成员走进了围鹿村附近的后山,而劳昌松以司机的身份随队而行。

    “这么多年了,我睡觉时还梦见那个鬼。当时它披着衣服,却没看到它的真身,风般的飘过来,见人便粘上去,可能是个吸血鬼吧,角冲夫『妇』就是这样被弄死的,而他们的儿子早就被吸干了血,听说连尸骨也被吞了。幸好我会做符水,配上狗血,才把这鬼镇住,并驱走了它。”随行村民兆客说。

    “角冲家还有其他亲人吗?比如嫁出去的女儿,或者兄弟叔伯。”一组员问。

    “都没有,听说他家是多代单传,而且也是多代没出过女孩,仅仅是男丁一脉。由于势单人稀,常常被人欺负。”兆客答道。

    走了大约二个小时,大家都有点累了,便在一『乱』石上坐下来休息。因为『乱』石旁边就是一条溪流,正好洗把脸。

    劳昌松走到溪旁,掬起水正想洗脸,忽见溪间有几条影子晃『荡』『荡』,出于职业的敏感,他马上停下来察看究竟,抬头一看,原来是山顶一排发电风车的倒影!

    “那些风车是金眼公司建的,该公司的厂房就在山那边。当年我们搜遍这山,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力本的线索,甚至佢们的厂房都搜遍。”见到众人都望向那些风车,一民警忙解说道。

    听了民警的解说,专案组员都沉默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走,到那边厂房看看,走了这么久,口渴了,去讨点水喝。”一组员说道。

    经过门卫的详细询核并放行,盛堂专案组一行众人走进了金眼厂内。对于众人的来访,金眼厂工作人员有点意外。因厂长外出,只由一个普通员工接待。

    “你们厂主要生产些什么?产品供往何处?这里共有多少员工?效益如何?这个厂设立多少年了?厂房有多大?朱生幡老总经常到这里吗?”专案组人员问了一系列问题,并想进入厂房参观。

    那位员工一问三不知,说最好等厂长回来时再问相关问题和申请进入厂房。恰巧厂长这时回到厂,那位员工连忙向厂长介绍专案组人员,然后离开。

    厂长看上去不过三十,高个子,头发打了摩丝,梳得整整齐齐,穿着一套体闲服,神悠意爽,看上去又有几分斯文。

    “大家好,我叫朱遂贮,是这里的负责人。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我们厂主要生产监控设备,还有其它电子器械,产品远销国内外,为国家挣了不少外汇,也是盛堂市纳税大户。你们先喝杯茶,稍后和你们一齐进厂房参观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