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一章 隐形人来了(七)
    众人点头。不久后,工人拿来了一批安全帽,每人发一个并叫大家戴上,由朱遂贮领着走进了厂房。

    厂房车间比众人想象中的要小,且工人并不多,各种机器都在有序地运转中。朱遂贮一一介绍各车间生产的配件名称用途等。

    专案组成员各问了些有关产品的问题,朱遂贮都一一解答。看看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朱遂贮笑着邀专案组到附近一间乡村饭店吃饭。

    组长婉拒朱遂贮的邀请,并问道:

    “你们厂房并不大,这里还有其它厂房或车间吗?山顶上的发电风车能满足这里的用电吗?”

    “哦,没有其它车间了。那些发电风车组件已老化,所以供电不足,还要依赖供电部门,我们计划迟些时候更新这些组件,这样应该会大大改善的。”

    盛堂专案组此行没有任何收获。也难怪,一件已发生十几年的事,想寻些蛛丝马迹确实不容易。

    不过,获知金眼公司厂房设在后山脚,也算收获。因为当年银行短款案部分监控设备是由金眼公司提供的,能否在其中找到丝丝牵连吗?另外,从资料中获知,朱遂贮是金眼公司老总朱生幡的侄子,此人毕业于知名电子大学,对电子精研程度高,在这个领域享有很高的盛名。

    既然巡查后山没有找到可用线索和突破口,唯有寄希望于余州专案组对蕉莞的审讯。

    余州警方一边采取地毯式搜查苏现,一边向全国发出通辑令,并发文到各地协助检查。但苏现似乎已人间蒸发。

    蕉莞这边却有所不同,她头发白了,皱纹爬上了脸,两眼无光,答非所问,大概是审讯人员的问话听不清听不明了。开始,她并不知道儿子已经逃脱,但从多次的审讯中,她感觉到儿子已离开这里。于是,她左顾右盼,盼着儿子能来把她救出去。

    蕉莞在反思,为什么自己走到这个地步。想当初,跟着肖涯,衣食无忧,也添了个女儿,应该很自足才对。但自己为什么犯贱起歪念?儿子的一个魔术,让自己突发奇想,拉着可变隐身的儿子去盗窃,或者是受到央勐赌场离奇失窃事件的启发吧?虽然开始频频得手,自己也享风流种种,总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从此可以畅享世界,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锒铛落网。

    蕉莞现在所谓的后悔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后悔没叫儿子教自己变这个魔术,让自己也可隐身,可以来无影去无踪,这样警方就无法抓到自己,也不用连累苏现。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依然不见儿子的音讯,蕉莞很绝望,以至神魂游离,目滞口呆,似乎是傻了。

    大贡翘首盼望着系列商铺失窃案有个结果,好让他重新审视银河厅和浩宇厅是否和蕉莞有关。所以,自从蕉莞案发后,大贡和肖涯多次探讨这案是否和他们赌厅失窃有关联。

    肖涯的观点是此事与蕉莞无关:

    “首先在技术上蕉莞不可能做到关闭监控和当着众人的面拿走筹码,就算她有这样的本领偷盗到厅的筹码,那么她是如何将筹码转换回现金?那时央勐博彩管理公司也帮我们严查大笔筹码兑换,这么大额的筹码,央勐的商铺也不可能帮她汇兑的。蕉莞也一直在我身边,也和我们一齐回来。与其偷筹码,不如偷现金,省了很多麻烦。不过,有一种可能,就是拿筹码到其他厅换。”

    “你见过蕉莞的儿子吗?你确定蕉莞是有一个儿子吗?我们的筹码被盗,是否和朱生幡有关?”大贡问道。

    后面两个问题把肖涯问懵了,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说真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苏现。

    “儿子是真的有吧,至于是否和朱生幡有关,我真的没琢磨过,你有什么看法?”

    “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琢磨这种可能『性』,大胆地推测,又或者这个大盗就是朱生幡……”

    “这大盗是朱生幡?……不可能吧?难道朱生幡是孙悟空再世?不知他是否在盛堂,如果在的话,可以约他出来聊聊,以便探探口风,看看他如何看待蕉莞这件案子。”肖涯回答说。

    “你不尴尬吗?谈蕉莞的案子,很碍面子的。探探口风还可以。”

    “那我先表明对蕉莞的事无所谓,并引导他分析案子,这样好吗?”

    “既然这样,会会他吧。”

    电话通了,朱生幡很高兴,说刚好在盛堂,想请大贡和肖涯一起吃个饭,聚一聚。大贡也爽快地答应了。

    朱生幡还是带着那个助手一齐来。见面时,朱生幡热情地拥抱了大贡和肖涯,象是久别重逢的好朋友。

    一阵客套和问候后,大家很自然地将话题转到了央勐。

    “你们走的也是时候,自你们走后,央勐经历了第二次经济萎缩,也是因为大国方面严打边境赌场,各赌厅纷纷歇业,我的生意也严重受到影响。听彭司令说,这之后,有赌厅又重开,不过,很难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所以很多赌厅用利刀杀猪,也就是利用仪器或出二张宰客,客人进来玩,绝大部分的都是输着出去的。因此,央勐的名声很不好,现在那边也是不愠不火,我的生意也是。”朱生幡说道。

    “不愠不火也好,日子本来就是这样过的,连连高『潮』未必是好事,其背后必然会有惊涛骇浪。”

    “哈哈哈,董事长,这是哲学家才能说出的语句啊!”

    “朱总,你央勐所有的基础设施已弄好了吧?比如你所说的温泉区,还有温泉区旁边的娱乐会所。”肖涯问道。

    “哈哈哈,看来你们挺关心我啊!娱乐会所就不搞了,已转作办公用途,将在盛堂的业务转移到那边,在那边办公,盛堂这边只负责业务推广和接收定单。大国的租金太贵了,已退了部分写字楼,要不然支撑不起啊。所以,在央勐这边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叫鼎明公司。另外,温泉已弄好,有空去央勐玩玩吧,顺便到我那儿泡泡温泉。”

    “对盛堂和余州商铺失款案,你有什么看法?对蕉莞参与其中,你又有什么看法?”大贡将原本想谈的话题扯出。

    “这个……”

    “没所谓的,我与蕉莞已无任何关系了,有啥尽管说吧。”肖涯连忙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