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四章 央勐探秘(三)
    “走,带你们去看,看看我们公司的骄傲。哦,对了,有一款产品还没向你们介绍,非常实用,现在有几个厂家都想与我们合作,你们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叫我阿叔出面,给你们当全国总代,它是一款全自动洗碗机。”

    “市面上已有很多类型的洗碗机,消费者似乎不太追捧。”肖涯说道。

    “消费者不追捧,就是因为普通洗碗机不是全自动的,非常麻烦,而我们这款洗碗机却是全自动的,也就是说,当你们吃完饭后,放下筷子,所有的工作都由这个洗碗机完成,直到它将碗碟煲洗净消毒好。说得具体点,这款洗碗机就是一张饭台,台上面和普通食饭台一模一样,都是摆菜置汤,饭桌下面就是洗碗和消毒功能区。食完饭后,只需按一个工作键,这张饭台就变成一台洗碗机了,其工作顺序是有条不紊的。首先,饭台上的碗碟煲、刀叉匙筷依次顺着徐徐打开的板面慢慢倾斜滑进内槽,内槽仪器通过识别,将各型号的碗碟煲、刀叉筷分别送进不同的槽格,并规则地排列定位,排列定位完毕,饭台面板自动反向关合封闭,便可以正式开始洗碗工作。过程中,洗碗机也会将饭台的面板冲洗干净,连擦饭台的功夫也省了。洗干净后,碗碟等会被送进消毒柜进行高温消毒。消毒柜有独立若干个,以便可以分批次使用。洗刷出的碎菜剩骨鱼刺杂物等,都会被输送到收集箱袋,拿出来作为垃圾处理就行了……还有,用我们专门配制生产的碗碟煲匙筷刀叉,洗刷更方便实效,单单这些碗碟等的销售额就相当可观了。”

    “哗,朱总,这个洗碗机好实用啊!有机器的帮助,现在人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肖涯大声说道,很明显,他已有几分醉意。

    “所以特别向你们推介!前景非常广阔的。”

    朱遂贮已打开红酒,大贡和肖涯也不推却,三人就坐后便开饮了。不知不觉,二支红酒已饮完。这时,大家都已进入醉酒状态。

    “朱总,你还没带哥们参观呐。”大贡说道。

    “好!这就去!”

    朱遂贮说完便站了起来,拉着大贡和肖涯,来到办公室角落的一台竖长方体机器面前,在屏幕上输入一连串数符,然后将手掌平按在另一个小屏上。

    机器发出一阵警告声音,屏幕上有一行大贡不懂的外文文字,似乎是某种提示或指向。

    “噢,打不开,定期更改口令时间已到,因今日忙,没更改到,所以被锁定密码了,要等明天和阿叔一齐解锁……明天再说吧。”朱遂贮说完便躺在沙发上睡了。

    大贡也在另一边沙发躺了下去。

    肖涯却没有睡意,自从被惊吓后,他睡觉总不安稳,心慌慌的,总怕有什么声音传来。越静的环境,他就越难入睡。

    这种煎熬十分难受!为了避免这种煎熬,肖涯不想躺下来,他乘着酒意,打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繁星点点,与幽暗延绵的北笼山相照应,寂静的夜似乎很美。

    望着山那一边,肖涯想起自己曾在那里度过的一夜,大鸟展翅,光芒耀,榨浆果的甜,春梦的美,统统交织在一起。现在,自己又站在山的另一边,似乎那些经历就在眼前,真想再去看看,尤其还想做做那个梦。

    酒劲来了,说走就走。于是,肖涯勇便走入电梯,下楼而去。

    天亮时,朱遂贮醒了,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对,便迅速坐了起来,望下四周环境,并说了声“超”。

    大贡也被他的说声唤醒,并向朱遂贮说喝多了。

    “肖涯在哪里?”大贡问道。

    二人找遍办公室也没见肖涯,便拨通他的电话,但只听到他的电话却在朱遂贮的办公桌上响。他们又分别走下楼下和其它楼层找,也不见肖涯的踪影。

    朱遂贮又打电话给各门禁保安,询问他们是否见到肖涯,他们回答说,整晚都没有人出入过。朱遂贮吩咐各门禁留意肖涯的情况后,便对大贡说:

    “你先回宾馆休息吧,我送你出去。我已吩咐人分头去找肖涯了,有消息佢们会马上通知我的。”

    大贡疑『惑』地随着朱遂贮离开了。

    朱生幡获知肖涯在朱遂贮办公室走失后,吩咐朱遂贮和朱遂贴尽快查找,以免肖涯『乱』闯。

    朱生幡暗暗麻怨朱遂贮醉酒误事,导致肖涯再次滞留鼎明公司核心地带。据观察,肖涯前二次的闯入,他未能看明鼎明公司核心区的用途,也没法将详细情况泄『露』,虽然说没有什么影响,但终究不能保证肖涯未来是否会有所悟知,这次再让他钻进去的话,真不知会发生什么。

    大约二三个小时后,朱遂贮领着『迷』『迷』懵懵的肖涯回到宾馆,交予大贡。只说他醉酒,到了一个无人的办公室睡着了。说完便走了。

    “好象佢们那里有磁石一般,独吸你而入,这次你又见到什么?”大贡等朱遂贮走后向肖涯问道。

    “大地光明,日月同在,五洲闪耀,万朱争辉。”肖涯唠唠嗑嗑的念道。

    大贡不解,复见肖涯疲态腥忪,两眼无神,便不再追问,只倒杯温水让他喝下,便安置他睡了。

    足足一天一夜后,肖涯才醒来。大贡拉着他说去均铭玩,是朱遂贮提议一齐去的。肖涯很久没睡过那么好了,觉得精神甚好,兴致甚高地踏上旅程。

    大贡再次追问肖涯前天夜里他的去向。这次,肖涯居然记忆模糊,经过很长时间才忆起一点碎化片段,只跟大贡说,他到过的地方好象是电视剧里情景,象是皇宫摆设,又象包公审案现场,却没有一个人。

    大贡见肖涯不知所云,无奈地摇摇头,看来想查清朱生幡那地宫的底细是无望了,接近朱遂贮或许还有希望。

    基于朱遂贮邀请到均铭玩,大贡此时的脑里有了一个新思路,见到肖涯愣愣的,也不再多问那夜的事了,而是琢磨着这个新思路的具体细节。

    到均铭玩,无非是喝酒泡妞蒲吧,但对于久坐办公室的朱遂贮来说,这是极大的放松和刺激。再者,大贡动用之前在央勐的资源和人脉,把朱遂贮照顾得妥妥贴贴,甚为开心。此后,朱遂贮对大贡好感大增,每每出外娱乐总是盼望与大贡同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