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五章 风流藏祸(一)
    在酒足『色』全后,大贡安排到一个茶苑喝茶,时值足球世界杯开赛,众人在一间包厢准备观看球赛。球队对阵双方是墨西哥和喀麦隆。

    大贡的电话响不停,都是些老板朋友询问这场球赛的盘路。这时,大贡朗声向对方说道:

    “墨西哥让半球92水是吗?帮我下十万墨西哥,记得明天划九万二给我哦。”

    放下电话后,大贡对大家说:

    “今晚墨西哥肯定赢,只让半球,进一个球就行了。”

    “美洲国家队肯定比非洲的强,世界杯才刚刚开始,强队肯定在这个阶段抢分,到后二轮才不会受制于人,墨西哥今晚赢定了!”朱遂贮的随从张体尚附和说。

    “我也看好墨西哥,遂赅,带了多少钱?交二万给大贡,我也下墨西哥。”朱遂贮向他堂弟朱遂赅说。

    还没等朱遂赅答话,大贡便说:

    “朱总,不用给钱,之前我报了十万元墨西哥,让二万给你就行了。这样吧,这二万注赢了是你的,输了就算了,不过是输不了的!”

    朱遂贮推却一番,又说是不可能输的。这时球赛开始了,便不再说什么。

    哨声响,赛事结束,墨西哥1:0赢喀麦隆!大贡马上拿起手机,将18400转到朱遂贮帐户。

    “这个裁判也够黑了,吹掉我们二个真正入球,吹掉对方的一个进球,是真正的越位球,确实是进球无效。还好墨西哥够牛,又进一粒,加上前二个,应该是3比0的。不过无所谓,赢了就行。来,大家干杯庆祝!”宵夜时,朱遂贮兴高采烈地说道。

    是夜,大贡接到大儿子的电话,说村里的屋地让人占了,准备建房,叫大贡马上回去处理。大贡和肖涯只好订了第二天上午的飞机,赶回盛堂。

    少了大贡,朱遂贮觉得索然无味,但心已玩野,还不想回央勐。

    “整天酒里『妓』里,没有半点新鲜,你们也没女朋友,咋那么的淡定?”朱遂贮对张体尚和朱遂赅说。

    “老大,你以为我们不想找女朋友么,哪象老大你,要风来风,要雨下雨。现在的妞现实得很,眼盯着你的钱包车子房子,少一丁点都给你白眼看呢。偶尔遇上一个好象并没那么白鸽眼的,一打听,才知要入赘,到那山旮旯做过门女婿,做放牛郎,你去呗!还有一个好象要给我们倒贴似的,人长得也不错,温柔大方,深入了解时,喊我一跳,她是割肾集团的诱饵,吓得我……”

    “哈哈,说得好象你们一直干棍下去的样子,告诉你们,有没有钱不是关键,关键是……”

    朱遂贮故意顿着不说,弄得张体尚和朱遂赅双耳竖着,等他把话说下去。

    “关键是你会不会许诺,许诺许得好的话,就象你们说的倒贴都有可能!哈哈哈……”朱遂贮顿了顿又说,“边南大学离这不远,咱们去碰碰运气,或许我们的女朋友就在那里等我们呢!”

    “有那么容易吗?又没认识那里什么人,要有路数才行。不过到学校门口瞧瞧,看中哪个便去搭讪,凭我们开的跑车,应该会有妞看上的。”张体尚说道。

    “对啦,孺子可教也!不过不用说什么容不容易,哥我想干的事没有不成的,这次玩得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央勐,下次来时,看我的好戏!”

    朱遂贮顿了一下,却又说:

    “不了,还是先去瞅瞅,定好目标,下次来再动手泡!”

    六月的边南大学有几分闷热,一众学生穿梭着出入学校门口,这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看着一簇女生从学校走出来,朱遂贮睁大眼睛细辨,好象总没有亮点。再仔细看看,一个身穿淡蓝连衣裙,头扎几条小辫的女生映入眼帘。她面带笑容,步伐轻盈,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女生。

    “这间大学还挺多女生的,我以前就读的学校,女生可谓是恐龙――难看又绝少!”朱遂赅说。

    “还好说你读书,妞没泡到,这么大的人还去挖蟋蟀。哈哈哈,想起一次笑一次。”张体尚掩嘴笑道。

    “不就是好奇嘛,你也没上过大学,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正经儿的女朋友没一个,整天只知道去遛『妓』,啥时能整个正经女朋友给我们看看,比如,这里的学生。”朱遂赅反驳道。

    “咦,遂赅,你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呀!后来为什么不成呢?”朱遂贮问道。

    “真的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的就叫分手。哎,女人真善变!”朱遂赅叹道。

    这时,张体尚掩嘴暗笑,表情诡异趣怪。顿了一会,他阴阳怪气地说:

    “这个原因我知道,但是说出来怕遂赅揍我,所以还是不说为好。”

    “这件事我正是『摸』不着北,快说快说,说出来保证不会难为你,好让我解开疑窦。”

    “好,那我就说!这些都是听妙倏说的。我还是以你那个哎呀女朋友的口吻复述给你听吧。”

    于是,张体尚以朱遂赅曾经的女朋友角『色』身份娓娓道来:

    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按触,互生好感。恰逢长假,二人相约出外旅游。第一天晚上,我见到他穿着一条松松跨跨的内裤,心里满是疑『惑』,为了顾及他的面子,不作声;第二天晚上,他穿的内裤破了几个洞,我心里很不高兴;第三天晚上,他穿的浅『色』内裤布满地图斑点,我心感厌恶;第四天,他穿的内裤严重褪『色』,且只能遮住大部分私隐,我心都凉了;第五天晚上,他穿的内裤脱边掉线,皱巴巴的,我无奈地苦笑。回来后,我不再理睬他了。

    张体尚叙述完后,便问朱遂赅:

    “她说的是事实吗?”

    张体尚说完又掩嘴暗笑。

    “啊!都怪我,轻信网上的那些所谓的出游攻略。其中有一条说,出行时可带那些准备淘汰的内衣,随穿随扔,回来时的行李可减轻很多。当时那几条底裤可是我攒了几年的,难得一次长游机会,可以随用随扔,但想不到……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