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六章 风流藏祸(二)
    朱遂贮听朱遂赅说完后,大笑不止,直到肚痛后还没回过气来,然后噎笑断语地说:

    “遂赅,哈哈,你没钱买底裤,跟哥我说一声啦,我可以送你一大捆的,真可惜呀!当时也可以穿一次『性』底裤的呀,款式又好,也是随穿随扔。要不我帮你设计一款电子底裤,可以自动清洗的……哈哈哈。”

    “老大,别笑我了!你们说,我现在向她解释,还能挽回吗?”

    “去去去!人家都结婚了。不如去边南大学蹓跶一下,咱们比一比,看谁能把那里的妞先泡到手。”张体尚说。

    “这个有意思,我也参加,咱三人比赛,谁输了就要帮赢的午睡捶骨,连续捶三天。”朱遂贮说道。

    二人都赞同朱遂贮所定的约,便决定去搭讪道上的女孩。于是,朱遂赅将越野车开靠近街边停下来,打开一边车窗,候着刚才那一簇女同学。当她们快走近的时候,张体尚下了车,上前问道:

    “各位同学,听说你们学校移植到很多杜鹃花,很漂亮,我们怎么才能进去看?”

    那些女孩都怔一下。随后,其中一个短发的说:

    “杜鹃花此时还没全开,可能一个星期后就很好看了。”

    “但是我们都已经开车来到了,要等一个星期,太久了。”张体尚说完便指指车辆。

    “现在去看也行,不过好象不对外开放,你们进不了的。”另一女孩说道。

    这时朱遂贮也下车了,走到女孩们面前说:

    “那你们能不能带我们进去呀?和门岗说是你们的家人就行了,要不先请你们吃个饭,吃完再带我们进去,好吗?”

    众女孩疑『惑』地互相看着,都不作声。朱遂贮继续说:

    “就在你们校附近的饭店吧,有间酸汤鱼饭店,很不错的。”

    “酸汤鱼?好呀,很久没吃过了。本来我们这班女同学也是准备出外吃饭的,这么巧,就和你们吃吧,不过要快吃快回,我们今晚要开班会,这些都是我们同班的。”一个扎了一束发的女孩爽快地答道。

    “没问题,我们快去快回,坐我们的车吧,我们的车是七座的,够宽,你们一共五个人,挤挤还可以坐得下的。”

    朱遂贮说完便打开车门,示意女孩们上车。

    “你们去吧,我……可能吃酸汤鱼不好,我自己吃点快餐行了。”穿淡蓝连衣裙那个女孩说。

    其余女孩见状,也纷纷推辞,弄得那个扎束发的女孩甚为尴尬,她也只好说:

    “谢谢你了,那我们自己吃了。你想看杜鹃花的话,去门岗那里了解一下情况吧。”

    说完,又转脸对那个淡蓝连衣裙女孩说:

    “梨莎,那我们还是按原来说好的去吃麻辣烫吧。”

    女孩们都点了头,便又一簇的走开了。

    朱遂贮心情一下暗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梨莎梨莎,我一定要让你自动地投入我怀抱!

    “走,回央勐,改日再来泡这些婆娘,一定要让这些婆娘在我们面前点头哈腰,谄颜媚脸,仆腰奴膝!”

    其实朱遂贮是惦记着世界杯足球赛,他想回央勐研究研究,下几万元赌注看看球,这是蛮不错的节目。也可到央勐永乐公司投注,那里有贵宾室,服务不错。但再一细想:不,不行,这样做让阿叔知道了不好,还是找大贡投注吧。

    此后,朱遂贮和大贡联系密切,在世界杯的投注越发频繁。

    梨莎边吃饭,边想着刚才的事:

    三个男人,鬼鬼祟祟,分明是不安好心,看什么杜鹃花,上车后不知是不是让他们拉去爪哇国去卖了。果芩也是的,说了酸汤鱼,就不要命似的,本姑娘还不是一样爱吃!但是放在钩上的东西哪能吃!如果不是我有异议,这些无知的姑娘肯定会让拐去了!

    “梨莎,刚才那三个男的挺帅的,现在后悔不上车了?”果芩笑道。

    “帅的话你跟着去吧,为什么娇矫扭拧的呢?”梨莎不屑的答道。

    “嘻嘻,妆宜,你评评,那几个男的是不是帅,你说句公道话。”果芩对着妆宜说。

    “对,很帅很帅,你全部带回家吧。哈哈哈。”

    这天午睡时间,梨莎刚睡下床,感觉到床里有什么东西,便坐起来看看,却见是一张精致的书签,上面印着:

    貂蝉展喉让,西施弄颦逊,

    玉环翩舞蹩,才貌当梨莎。

    梨莎想想,掣龙真搞怪,弄这个来哄我开心,肉麻死了!也不多想,把书签放在床里面便睡了。

    不一会,梨莎倏地坐了起来,暗道:不可能是掣龙的!一个理工生,发信息给我都是白话文,甚至很多错别字,他有什么能耐写诗给我?还古代四大美女写了三个,不信!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梨莎拨通了男朋友掣龙的电话问个究竟。经旁敲侧击证实,果然不是掣龙所为!

    难道是写给别人而放错在我床的?不对呀,诗上都有我的名!哪个家伙想打老娘的主意?

    梨莎将身边有可能追自己的男人都过滤了一番,却想不出所以然。不过她心里挺甜的,多一个男的关注,也未尝不可,这样有奔劲和盼头。于是,她笑着把书签藏了起来,决定不和男朋友说,并想好应对他的话儿。

    下课后,梨莎和掣龙坐在饭堂食饭。梨莎似乎若有所思,身边的掣龙狼吞虎咽的,全不觉察动她心不在弦。梨莎之所以呆呆的,因为下午有人给她发华信,都是说些赞美和仰慕她的话,而这个华信号她竟然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加到的,名叫阔襟待拥,没有真人像,也没发过朋友圈。梨莎问他是何人时,对方只称是爱慕她的人,只见过她一面,但一面之缘竟然令他有如此大的动力去追求她?尽管他知道她已有男朋友。

    梨莎草草地吃了点,剩余的饭菜全部倒给掣龙吃了。她想早点回宿舍,详细向那个阔襟待拥问个究竟。这时男朋友说想和他去玩电玩。她不答应,推说马上考试了,需要回宿舍静静复习。男朋友很不高兴,她也不在乎,叫他自己去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