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七章 风流藏祸(三)
    回到宿舍,梨莎打开华信,直接向阔襟待拥发问他是谁,又连续猜了几个人,对方都说不是。她说: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马上删掉并拉黑你的微信。

    对方并不紧张,反而说梨莎做不到,并说可以帮她拿到二科期末考试的试题。梨莎半信半疑,并说如果对方能拿到期末试题给她,她可以和对方见见面。对方满口应承了。

    放开手机,梨莎脑里高速地在运转:这个人有那么大的能耐?难道是任课老师?系主任?甚至是校长?该不是哪个学生有如此大的本事吧?或许是对方信口雌黄,胡说『乱』讲?先不管,静候音讯,且看他是否真的有这个能耐。

    在考试的前一天,梨莎的华信上收到了阔襟待拥发来的一个科目试题。她也不管真假,反正也要复习这科的,便马上翻查答案,将它熟记于心。

    第二天,梨莎紧张地打开试卷,一看,顿时激动了起来:和阔襟待拥提供的试题一模一样!之后,阔襟待拥提供另外一科的试题也和考试的一模一样。

    梨莎折服了!由此她愈觉神秘,虽然已答应了阔襟待拥见面,但此刻却犹豫了。一个人没见过面的陌生人,有如此大的能耐,见到他会怎么样?还是不见为好!梨莎打定了主意后,不再理睬阔襟待拥。

    正当梨莎打定主意不理睬阔襟待拥后,他却也没有联系过她了,这愈加深了梨莎的疑『惑』和好奇,好几次想联系这个神秘人,都止住了手。最后还是忍不住,给神秘人发了个表情,对方一直没有反应和回复,然后又发了个“在吗?”,也没有反应。对方怎么啦?盗取试题东窗事发了?

    想到这里,梨莎不敢再作理会,与神秘人的交流的事没有透『露』给任何人知,包括男朋友。随后学校放假了,便和男朋友一齐回到佢们所在的城市。

    由于惦记着上次在边南大学遇到的女生,朱遂贮又带着堂弟朱遂赅和表弟张体尚到均铭游『荡』了。

    来到边南大学时,才知此时已放暑假,他们心仪的女生已回家。三人一阵失落。不过,既然出来了,都是找乐子的,老套路的乐子还要有的!除了找点野味吃以外,他们更有兴趣的是泡三几个小妞,喝酒取乐。

    自从和大贡肖涯谈了啤酒经后,朱遂贮对啤酒开始讲究了,只喝几种进口牌子啤酒,所以到酒吧必自带酒水,任由酒吧方面收取服务费。因此酒吧人员把他当作金主,来时必哥前哥后的,服侍得体贴入微。

    “今晚能叫多少条妞过来喝酒?”朱遂贮问张体尚。

    “山鸡那个家伙不接电话,可能是昨晚喝的酒还没回魂,我另外叫肥文搜搜吧。”

    “也行,我们先找到地方吃饭,联系到了就叫她们过来。”

    “说真的,昨晚那些妞确实不行,面部一打脂粉,不知化妆后重了几斤,笑起来脸部都扭曲了,喝酒又推三托四,整晚盯着我们的钱包,老是叫发利是,真不知廉耻。”朱遂赅说。

    “所以,昨晚我们只能抱空枕!不管怎么样,今晚必须找个小妹来陪陪,每人一个!这也不枉出来一趟,我这个当堂哥表哥的也不愧。其实玩得这样放松,这样开心,你们功劳也不小,咱们就如亲兄弟一样,不象朱遂贴,老是拉我的衣角,叫我这样不要做,那样不要弄。臭蛋的,那天那个妞都差不多已泡到手了,让他说一句霉气话给弄跑了。”

    “嘻嘻嘻,你是我们的老大,跟着你,我们就会有好吃好喝,有美妞泡,我俩做些事情是应该的。我打保票,今晚一定弄几个妞来,大家快活快活!”张体尚说。

    正在饭间,肥文来电说已找到包让朱遂贮几个称心的妞了。不久,山鸡也复电,说另外找了二个闺秀来陪他们。听得朱遂贮高兴万分,忙说叫她们快快来。

    其实找陪酒女是不难的,但是朱遂贮总嫌弃专业的陪酒女郎,认为她们不够“纯洁”,所以才四处搜罗非专业的女孩来陪酒。不过,最后叫来的大多数还是专业陪酒女郎,只是朱遂贮不知而也。也难怪,酒进七八分,这些都无法分辨了。

    不一会,集齐了所叫的妞。看上去,个个浓妆艳抹,妖娆风『骚』,兼都有几分开放。所不同的是,这一众女的,喝酒毫无推托,面容始终带笑,态度极好,兼之还会嘘寒问暖,吹捧恭维,所以甚得几人的喜欢,酒越喝越欢。

    不一会儿,朱遂贮带来的一箱红酒已饮罄,他忙叫张体尚去车上拿。张体尚说:

    “吃饭的酒差不多了,等下我们去硬汉沙龙再饮吧,拿出你的至爱环蛇汁,啤啤她们,然后夜里也啪啪她们。”

    “好,就是要啪啪她们!”

    硬汉沙龙会所包厢里,朱遂贮已有几分醉意。这时,朱遂赅提醒他带来的芝梅啤酒喝完了,问他是否可以换会所里的酒喝。

    “不用,等我打个电话,叫人立刻送来。”

    朱遂贮说完,便拿起电话,走了出去。

    “喂,是大贡老板吗?我是朱遂贮,我在鼎明,不,我在均铭,央勐这边的……”

    醉中的朱遂贮还以大贡在央勐,脑里只记着大贡有很多芝梅啤酒,也不知大贡已在遥远的盛堂,便打电话问大贡要芝梅啤酒,而且还要求立刻送来。

    大贡开始听到电话挺愕然的,但再细细体会,明白朱遂贮是醉了,便搪塞地说:

    “我叫人马上寄给你,你发个地址给我吧。”

    自上次足球世界杯朱遂贮参与投注后,大贡暗喜,心想:果然不出所料,朱遂贮就是一个金主,不枉自己此前在均铭时鞍前马后的打点,这应该是我另一个起点吧,赢他三几百万应该没问题的。央勐真的是我福地,幸好上次又重踏央勐,得以认识朱遂贮,并进一步交往,最重要的是把他领进了赌球这一娱乐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