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八章 风流藏祸(四)
    但是,事情并不按照大贡所设想的方向走。世界杯打完了,朱遂贮没输,还小赢了十几万。大贡只能无奈地苦笑。不过,卖些啤酒给他也可赚些小钱,服务还要做好的,更何况他还拿到网络足球投注号继续玩,还有机会赢他大钱。

    朱遂贮是不知如何回到酒店的,但身边有两个女人陪着他,这点他不会忘记。而这晚,他用尽了牛力深耕二块水田,直至身疲力尽方倒头大睡。

    朱遂贮醒来已是下午时分,觉得头昏脑胀,看看身边的女人已不在,便打电话给张体尚。

    “有没有搞错呀,拿些杂酒给我喝,头痛死了,为什么不喝我们车上的酒?快叫人冲杯蜂蜜水来,晕死我了。”

    张体尚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朱遂贮房间,手里捧着一杯蜂蜜水,递给他喝。

    “车上的酒喝完了,你说可以叫人送来,等了很久也不见,我说不喝了,你却不依,我便叫了二打他们的酒。怎么样?昨晚嘻皮吧?双飞的感觉是不是想飞起来?”

    “去去去,没啥记忆了,唯一记忆是二个都是宽敞无比,不好,不好!不过这些出来卖的女人,大多是如此的,以后我们还是自己去泡吧,如果不是放暑假了,昨晚睡在我床上的就是边南大学的大学生了,那必会有另一番风味。”

    这天,梨莎突然收到阔襟待拥的信息,问她是否可以兑付诺言。梨莎一阵紧张,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事也不能让男朋友知道,怎么办呢?为了缓一缓,她回复说不在均铭,见面的事留待以后再说。对方欣然说可以,并交代梨莎回校时一定要联系他,不然下次再也不给她弄试题了。

    梨莎看到阔襟待拥这样回复,感觉轻松了很多,又觉得这个神秘人说话比较萌,此时又暗生迫切想见到这个神秘人的念头。

    八月底,大学学子陆续返校,梨莎也是其中一员,她拖着行李箱,和男朋友掣龙双双回到了校园。

    梨莎今年大二,男朋友大三。她想,将来如果工作了,必定是很忙的,还是趁大学期时间较松,好好地恋爱,好好地感受这一段美好的青春吧。

    梨莎似乎忘记了阔襟待拥这个神秘人,忘记了佢们的相约。

    安置整顿好床铺行囊后,梨沙拿起手机看看,见到阔襟待拥又发信息来了:

    美女,新学期好!虽然我们仅见过一次面,但我觉得我们在心里已是熟人了。没什么表示,发个红包给你交学费吧。

    对话栏下面有个转帐红包,金额标明是一万元。这下又吓到了她!收不收这个红包呢?这个神秘人这么有钱?

    梨莎犹豫了一下,不敢点收,便问对方的名字,为什么给自己那么大的红包。对方发来一堆表情,意思是叫她收下红包。打心底里话,梨莎已恨不得马上点收这笔钱了,但是,对方这么突然的给自己一万元,数目不小,总觉得不够踏实,再者,还需故作矜持一下。当然,在潜意识里,梨莎已肯定对方目的就是泡她。

    “既然如此,老娘也不客气了!且收下看你下一步怎么做!”梨莎暗暗道。

    经过再三假惺惺的推却,梨莎装作很难为的点收了红包。并发了些多谢和撒娇的话,又抱怨对方这么久才回复联系等等。

    经进一步了解,梨莎获知对方叫朱醇,在一间公司任主管。也看到了他的近照,略显帅,看上去也不到三十岁。

    梨莎似乎已心有所向,也不管自己已有男朋友,并遐期着和这个自称朱醇的男人约会。

    佢们约定这个星期六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见面。对方为了打消梨莎的顾虑,建议她可以带几个女同学一齐来。梨莎想想也是,便约了果芩和妆宜一起共同赴约。

    此时已是晚上时分,咖啡厅的音乐轻柔拂心,播放着一首由韵晴唱的当红新歌,旋律格调非常适合恋人们:

    诧红嫣紫满山,莺婉雀甜灌林,妙景还在,君不知往。掬水自影,消瘦君不知。愿随涧轻流,不知君能否海边候……

    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妆宜掩嘴暗笑,她还清晰地记起那天他们搭讪的情形。果芩今天还没吃晚饭,纯属来餈食的,所以她也不顾面子,点了一份比萨,一碟饺子,一盘酸梅酱烧鹅。

    原来,梨莎所约的人就是朱遂贮!

    这次,朱遂贮依然带着朱遂赅和张体尚来赴约。来之前,朱遂贮提醒他们二人,自己想好一个名字,并以这个名字和女孩交往,不要报真名。然后又说好大家是在同一it公司任管理员等等细节。

    此前,因为公司急需攻关一个项目,朱遂贮连续封闭工作差不多一个月,用来联系梨莎的那个华信一直不开启,直到攻关完毕,他才想起梨莎,回复华信,并顺理成章地约到了她。

    尽管朱遂贮在脱掉梨莎的底裤后,她仍在不停的叫“我有男朋友了”,直至到她的抗拒声越来越弱。

    这样的女人朱遂贮见得多了,假惺惺的,其实她早就迫不及待地想男人把她办了!而完事后,她又故意捶着朱遂贮,并说:

    “你太坏了,我可怎么办呢?我如何向我男朋友交代啊!”

    “不须交代,跟我好了。”

    “跟你?岂敢岂敢!你神秘兮兮的,似从天而降,从地而冒,让我『摸』不着北。老实告诉我,你那试题是怎么弄来的?该不是老师给你的吧?”

    “不告诉你,让你心思思!”

    张体尚和朱遂赅也如愿以偿地分别抱得妆宜和果芩上床。这归功于朱遂贮对他的吹棒,说张体尚家里金玉盈堂,别墅遍全国;说朱遂赅是着名的安米商业帝国的继承人,全球各国都与其公司有生意往来等等。

    朱遂贮三人虽然回到了央勐,但他们还沉浸在嘻闹耍玩的回忆之中,还沉『迷』于各自女朋友的白肤红唇的幻想之中,更回味沉溺于酒花同伴,『色』食皆满的慵乐之中,从而生出一种失落感,对工作产生厌恶感。

    这对朱遂贮来说影响不大,他的工作只需指指点点,按步就班就行了。

    这是朱遂贮现在的观念:技术创造了财富,财富又必须为人所消享,财富不消享,堆积起来可能在某个将来会把自己湮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