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六九章 风流藏祸(五)
    所以,朱遂贮经常不到岗,也没人敢问。而在以前,他在编绎每一串代码每一个程式和每攻克一个技术难关之前,都是坐定在电脑前孜孜不倦日长夜深地工作着,攻克完成一个产品后,接着又投入到下一个目标产品的研发,乐此不疲。鼎明公司大量的电子应用及产品出炉,完全倚重于他。

    朱遂赅的岗位是负责管理物资收发。张体尚的岗位是保安队长。两人的职位都算是闲职,所以闲生无聊,无聊生离心,总是耳朵竖着,等待朱遂贮吹哨集合:去均铭玩玩。

    朱生幡带着微笑步入朱遂贮的办公室,看见朱遂贮在打电话,便静声坐在沙发上等候。

    朱遂贮的助理帮朱生幡倒了一杯茶水,又洗剥些水果进来,叫他随便自用。

    朱生幡都一一微笑点头,并说谢谢。

    朱遂贮其实已瞥见朱生幡了,却在一时之间还没说完电话,未能抽身过来迎接,只好装作没看到。

    你道朱遂贮和谁通电话?原来是梨莎!这梨莎自从和朱遂贮搭上后,自知找到了一个金主,所以时不时借故向他要些钱物。起初,朱遂贮挺爽快的,但次数多了,且胃口越来越大,他觉得梨莎是欲壑难填,遂生反感,以至冷落厌恶。这个电话就是梨莎百般纠缠而至,为了掩饰自己的窘相,朱遂贮才装作不知朱生幡进来。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朱遂贮还是努力忍着不发作,并草草劝抚梨莎后挂机,便调整下表情,匆匆走过来,与朱生幡相面而坐。

    “前段时间的几个项目取向都很好,投入试用效果也理想,不知道近段时间的攻关项目着重在那方面,计划目标是否定好了?需要增加新的人力吗?”朱生幡问道。

    “这段时间暂时没拟定新的攻关项目,只在完善校检和跟踪原来几个项目,这几个项目已趋成熟,可以大规模投入生产了。如果有什么新的项目意向或思路,叫秘书送立项意向书来,我马上攻关。”

    “嗯嗯,暂时没有,立项方面历来都是你冒萌时提出的,你也很久没有神来之笔了,怎么啦?这段时间有什么阻滞?不过,灵感这个东西不是想有就来的,没所谓的,如果觉得欠缺灵感,可以出去走走,甚至到国外转一下,清空净化一下头脑,或许灵感就会来了。”

    “是的,前段时间老在琢磨蚯蚓这个物种的行为动作,想从其中悟出与产品应用的关联,但是总没有灵光一闪的感觉。”

    “嗯,蚯蚓嘛,无非就是松泥钻土,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看看有否来电。”朱生幡笑道。

    “噢,对了!这个可能在处理下水道堵塞方面有所应用,多谢阿叔的提点。”

    “哈哈,交流也是一种研发的方式,阿叔今天随便说的,也瞎中你的思路。另外,有个特别项目需研讨,这涉及中长期的发展计划,周五下午你到我办公室来吧,记得带公司的整体规划备忘录来。”

    听完朱生幡所说,朱遂贮点点头,并目送他离去。

    朱生幡走后,蚯蚓灵感激发不了朱遂贮的激情,这和以前他的创劲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而他的心思马上回到处理梨莎上来。

    “体尚,你那妞现在如何了?联系得密切吗?我这个烦死了,你说说该如何处理?我想甩掉她。”朱遂贮在电话上急着对张体尚说。

    “老大,我还没玩够,我不想甩,要不把她让给我吧,嘻嘻嘻。”

    “快来我这里,咱谈谈。”朱遂贮急忙说道。

    张体尚笑嘻嘻的走了进来,然后走近朱遂贮,挨着他耳边说道:

    “才不到二个月,就被烦着了?哪方面不通透?说出来小弟帮你梳理梳理。”

    “去去去,叫鸡你还在行!你有十亿吗?她要十亿。”

    “老大,可能你误会她的意思了吧?我这里有十亿,要不借给你应付下。”张体尚说完后掩嘴暗笑。

    “去你的,现在还在跟我开玩笑,知道你体魄健硕孔武有力,知道你经常白白浪费几亿精子了!这妞是真的在索取钱财啊,快替我想办法。”

    “玩笑开大了吧?这婆娘真的开这个口?与那些妞相处,我奉行的宗旨是好来好聚,大家开心,不涉及其它,比如钱财。现在她居然狮子大开口,什么时候让她尝尝我拳头的厉害才行!”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他们在边南大学的女朋友,交流心得,工作完全不在心上。

    朱遂贮内心感叹着,想想梨莎,忽然又觉得舍不得她,毕竟她还是十九岁,而且是在校大学生。张体尚说得不错,多玩一段时间再算吧。

    周五下午三点,朱生幡和朱遂贮相对而坐,二人看上去神『色』凝重。

    “这段时间海外营业外收入骤增,听说都是在你的安排下创收的,但款项辗转汇入了私户,这是怎么回事?”朱生幡发问。

    “这……还是留待以后与你解释吧,这些不影响公司运作和发展,具体细节我已安排得很妥当,没什么事的。”朱遂贮答道。

    朱生幡沉默了一阵,说:

    “定福公司对我们的支持是有限度的,双方合作的共同基础是双赢,所有合作都是战略『性』的,如果因一些芝麻绿豆的私人小事掺和甚至捆绑在其中,定福公司肯定是不乐意的,请珍惜有限的合作机会,到真正有这方面的需要时,可能对方会认为是‘狼来了’,不再理睬。”

    “好的,我知道情况了,稍后我会向对方解释此事是公司的需要,免却佢们的疑虑。”朱遂贮淡淡的说。

    走出朱生幡的办公室,朱遂贮更加烦闷了。想着梨莎的烦扰,懊恼不已。不过,更头痛的是大贡那笔欠帐。

    自从拿了大贡的网上足球投注号后,朱遂贮晚上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沉浸在赌球中。开始赢一些,后来输了些,不服气,加大注额,结果越输越急,越急下注额就越大,总想一注扳回所输,结果不遂人意,欠了大贡几十万。

    这时,算上以前赢的,总数输赢不大。但朱遂贮不甘心,不想就此停手,便要求大贡加大注额,具体『操』作方式就是投注1千算作1万。

    但此时朱遂贮的运气似乎已不济,短短一个星期,他一共输了三百万!他将以前赢的几十万交付给大贡后,还欠大贡二百多万。

    『逼』于无奈,朱遂贮开动脑筋,巧妙地运用公司资源,踩狗成功。详情后文再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