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十章 案陷泥潭(一)
    余州市郊,有一座院落,座落在层层绿树丛后,门两边布满各种藤蔓灌木,俨然一农家大宅。

    这里是余州市临时秘密押守所,原是一间会议场所,根据上级的指示,将相关牌匾一一撤去,改成押守犯人用途。如此『操』作,就是不想外人获知这个地方的实际用途,因为这里面关押着一个特殊犯人——盛堂余州商铺失款案主犯蕉莞。

    对于这样的安排,余州市警署有它的道理:秘密关押,防止蕉莞再次神秘逃走。这些信息都是属于机密级,能够知晓这样的安排只有省厅厅长和中央专组成员。

    负责内卫和送饭的人员,都是挑选外地单身人员临时担任。这些人员全然不知晓里面关押的是什么案犯。他们下班后,都必须佩戴自控设备――一套全程监控自己的设备。他们无论去到哪里,都必须佩戴着,他们的一言一行、生活细节等都会被设备录像录音,以防他们将蕉莞关押在此地的机密泄漏出去。

    小余是这些内卫的其中一员,这样,真苦了刚谈恋爱的他。他和女朋友电话或信息聊天,总觉得很别扭,因为这个过程总是被专案组严加察看。

    盛堂余州商铺失款案除了作案手法隐密外,其焦点在于,蕉莞一伙曾经二次神奇地打开关押闸门,其中一次更是逃脱成功。更重要的是,她的同伙兼儿子苏现曾被抓获,但又马上无形逃脱,现在仍然人间蒸发。

    警方怀疑十一岁的半脸人苏现有特异功能,或者是变异人。因为从苏现身上提取的『毛』发通过dna检测,发现他与亲生父亲苏本科亲生母亲蕉莞均不是生物学上意义上的亲子关系。

    在这里,凭借经验丰富的审讯员和老牌心理专家,终于把蕉莞的金口撬开,而她的供述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你儿子很厉害呀,可惜还是逃不过我们的网!一个小屁孩,有啥能耐,现在就废人一个!”

    “苏现现在怎么啦?他受伤了?我要见他!”蕉莞急切地问道。

    “你儿子老是在叫妈,也想见你。其实你们并没多大罪,为何非得弄成这样?只不过偷了二三十万,按照以往案例,只不过判几年而也。如果能退回盗窃款,甚至可以免除刑责,没有必要在这里受苦。肖涯肯定有二三十万,也肯定会帮你贴上。如果想见儿子,把你如何逃脱谁配合接应你一一说出来,儿子自然会见到的。不过不说也不打紧,你儿子啥都说了,根据他的口供一样可以入你的罪。况且,你儿子才十多岁,还不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任何情况下对他都没有影响的。你比较一下说与不说的后果吧,别亏大了!”

    “一开始我就已经交代了,是我儿子拿的钱,逃走的时候也只有我儿子来接应我。”

    “你儿子是神仙呀,他来接应你?一个小屁孩,有那么大的本事?”

    “他就是有这个本事,他可以隐身!就象他另一半脸一样完全看不见……”

    蕉莞自觉失口,马上收住嘴。但这些关键的话说出来,侦讯人员肯定不会放过的。再经过侦讯人员的软磨细舂,蕉莞将苏现玩魔术变身盗窃、隐身搭救她等一应事全部供述。但对于苏现如何隐身,是否还有其他隐身人参与盗窃和解救的事,她未能供述,因为这些她实在不知。

    这样,专案组内部讨论更加激烈了。

    一方认为蕉莞的口供是真实的,理由是:盛堂余州商铺失款案发前后,所有现场监控从没有出现过蕉莞和苏现的身影和其他可疑人。我们将蕉莞和苏现的照片拿给所有失款商铺当班人员辨认,佢们都表示没见过这二人,这可说明苏现隐身盗窃合乎逻辑。

    至于苏现隐身解救蕉莞,更合乎情理。其行动可以这样阐述:苏现隐身将所有监控关闭,偷拿警卫钥匙,敲晕警卫,然后开锁把蕉莞带走。

    另一方反驳:你们看动画片看多了,脑子里老是神仙如来佛,想变就变,真的以为苏现是孙悟空吗?试问一下,小屁孩苏现能一一把警卫敲晕,而其他人豪无知觉和反应吗?我们抓住他那次,他有这么大的本事自救?很明显,作案者另有其人!

    组长综合意见:我们已对苏现进行了dna检测,发现其dna异常,与亲生父母亲在生物学上排除了亲子关系,但有确凿证据证实,苏现是蕉莞亲生。这证明,世界上有很多未知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偏离常规考虑和分析问题,苏现是否可以隐身,他半边透明脸是一个佐证,或者不久将来可以从基因异变方面解释这个现象。但也不能把他当成神仙,一个小孩在重重守卫下能轻轻松松逃脱,绝对是做不到的,那证明作案的还另有其人,而且都是隐身作案的。

    组长的提法,更掀起了众组员热烈讨论。有的感觉脑洞大开;有的表示不可思议;有的还把苏现是否是外星人提出来;更多人认为这件案不简单,在组长刚才所认可的基础上推断,形势非常严峻,涉及到可以隐身的人作案,太可怕了!也就是说,专案组要对付的是隐形人,极有可能是众多隐形人!

    合议后,组长作出决定,将蕉莞从秘密押守所转出来到普通地方羁押,并准备向外界公布蕉莞关押所在地,具体转移时间待定。

    这个决定令组员大『惑』不解,纷纷提出异议,但组长置之不理,宣布散会。

    后来,由于多数组员反对,组长不得不暂停将蕉莞转移到普通羁押处,并决定,若案件有需要时再作转移。

    可是,案情又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类似盛堂余州商铺失款的案件发生,没有半脸人苏现的消息,更没有象上二次一样有人神秘而降来解救蕉莞。

    似乎案件又进入了沉淀期。

    但是,在整整寂静了半年后,商铺失款案又因新闻媒体的加入,再度喧嚣沸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