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一章 案陷泥潭(二)
    “盛堂商铺失款案嫌犯蕉莞曾二次神奇逃脱”,“余州商铺也曾遭蕉莞偷盗”,“蕉莞儿子或会隐身术”,“苏现曾被警方抓获,当晚却神奇逃脱至今未归案”,“专案组推测或有神秘人助苏现逃脱”,“专案组无计可施”。

    以上均为网络媒体发布关于盛堂商铺失款案侦讯内幕消息。后又有更多网络媒体更丰富地将苏现逃脱的内幕一一详细报道,包括专案组开会的会议纪要也被披『露』。

    在民众看来,这些报道可信度极高,所以现在民情涌涌,议论纷纷。

    余州市所在的人们更是巨鼎油沸,街市嚎哄。一时之间,各商贾歇业停贸,卸帘关门,怕的是会隐身术的苏现光临自己,钱财被盗。

    专案组非常懊恼,迅速调查报道的来源。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查,专案组将报道隐形大盗逃脱事件的几个网站一干相关人员都缉拿归案,也将这些网站的所有帐目封存待查。

    但是,专案组在做这些工作的过程中,又有一家叫so的海外媒体详细地报道了这个过程,包括抨击了大国无新闻自由。

    余州专案组又通过一番侦查得知,网络上详尽的报道也是从so引载而来。因涉及国际侦讯,所以专案组一时三刻未能理出头绪,只能暂时将境内这些网站相关人员警诫,叫他们不要擅自转载有关盛堂余州商铺失款案案情,然后全部释放。并报备国家网络过滤中心,要求截拦过滤或限制so网站在大国的运行。

    是谁将这些消息传出去的?如果是专案组内部人员的话,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被人收卖了?必须从内部彻查清楚!

    由于案情有变,余州专案组决定将蕉莞转移到普通地方。

    小余是看守蕉莞其中的一名警员,这天,他收到领导通知,通知他明天回首京报到。也就是说,今天是他在余州最后一天上班。但今天还必须坚守岗位,守完最后一班岗。

    小余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家,又可以见到心上人时,一阵激动。他伸着懒腰,看了看窗里的犯人,笑了笑。

    蕉莞见到小余对她笑,便凑在铁栅边,淡淡地对着小余微笑。看到蕉莞如此表现,小余表『露』出一种羞涩状,下意识地将脸移开,不敢看蕉莞。

    “靓仔,能给我一支烟解解闷吗?”蕉莞开口说话了。

    小余透过暗光,仔细地打量着她,感知到眼前这个女犯脸部轮廓和五官清秀,更有一种艳妩之美。暗想:可惜一个美人,沦落到这种地步。但小余并不答她的话。

    “小弟,给我支烟吧,给后就不会烦你了,今晚没有烟,很难受,很久没有这种情况了,我的身体我知道的,要不然,半夜又会烦到你的。”

    听到这样说,小余很意外,也动了恻隐之心,便问:

    “你身体有什么情况?抽烟可以解决?”

    “对,麻烦给一支吧,就一支。”女犯没有正面回答。

    小余用眼神和另一个看守交流一下,似乎得到了默认,便拿出一支烟走向铁栅,交给了蕉莞,然后帮她点着了火。

    蕉莞接过烟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将余雾吐了出来,感觉到一阵的轻松。小余也暗自掩笑:久渴得可乐。

    这时,门外传讯,临换看守人员,叫小余和另一看守出去听令。待交接清楚后,小余被带进了一房间,只见房内案前坐着二人,看上去好象是什么领导。

    “唔,我们是押守所羁押管理处专员,你是余办欢是吗?女朋友哪里人?什么职业?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对,我叫余办欢。我女朋友是袤东老家里的人,大家都在首京生活,她在一间外贸公司做文员,结婚的事还没定。”

    “你知道为何叫你来吗?”

    “不知道。”

    “说说你是如何将隐形大盗的机密信息泄漏出去的!”

    “机密信息?我不知道什么机密信息啊!”

    “还在装傻扮懵,你看看这个吧!”

    说完,其中一个专员便把一份报纸扔在小余面前。小余定睛一看,报纸头条是一行醒目的标题:隐形大盗已逃脱,官方隐瞒已数月。

    “这与我何干?隐形大盗?难道我负责看守的就是隐形大盗?她不是好好的在那儿吗?”

    “事到如今,还想蒙混我们。老实交代,你是如何将这个讯息告知你女朋友的?”

    任由专员如何审问,小余总是万般无辜的抵说,说这事与他无关。

    原来,报道苏现逃脱的消息是一家香港媒体,里面兼有要犯蕉莞被关押时的图片一组。此报道一经刊出,各媒体纷纷转载,一时,消息传满全球。

    专案组马上采取应急措施,查问各路有可能泄密的人员。其中了解到小余的女朋友在外贸公司上班,因公经常出差到香港。而小余又任看守要犯蕉莞之职,极有可能是他拍摄羁押蕉莞的图片,转发给女朋友,又将嫌犯情况告之女朋友,女朋友便将这些信息买给香港媒体线人,所以才有隐形大盗逃脱的消息报道出来。再者,刚才小余拿香烟给蕉莞抽,专员猜测极有可能是小余从中传播某些信息,所以才把小余叫来问话。

    查了一圈,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内部泄漏消息的,小余也脱离了嫌疑。对于出现的新问题,专案组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十多岁的苏现自爆料?不,应该是将苏现救出去那些隐形人干的!”

    这是专案组成员脑里共同蹦出的想法。这次,隐形人不偷钱财谷物,而是传播自己的信息,佢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也是为了钱财吗?如果是为了钱财,极有可能是出卖信息,对!是出卖自己的信息给境外媒体!侦查方向要改变了,现在需要彻查谁买信息,是通过什么途径给钱隐形人。

    按照这种情况推测,隐形人应该是将信息卖给这间海外媒体。那如何才能盘查到这间海外媒体呢?鉴于本国外交影响力有限,专案组都拿不出妥贴方案和定夺此事。

    一组员陶坊川提出:

    “如果是营救苏现的隐形人贩卖信息,那么佢必然是到过现场,包括关押蕉莞的地方和我们开会处,这个或几个人必然是隐身而来,所以才会毫无障碍地获知我们的情况。如果这些人继续隐身来探听消息的话,我们有没有办法将佢们一举擒获呢?在这,我有一个方案,就是在我们专案组开会前布设一种碰触就会被裹卷的透明网,以待隐形人触网被擒。这种透明网设计原理并不复杂,可召专业人士设计订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