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二章 案陷泥潭(三)
    大家沉默着,好象是表示默认这种做法。组长见状,料定其他人一时三刻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案,便按照陶坊川的思路分派工作,叫人加快研制透明网。

    透明网很快研制出成品,经测试符合要求。于是,专案组开始统一布置,包括配备相应器械工具、缉拿方案、人员配置等。然后大张旗鼓提审蕉莞,或隆重地佯装开会讨论蕉莞一案。

    经过几轮呜鼓响锣近似公开式的做作,却总不见部署到的各个透明网有反应。难道这些透明网对隐身的隐形人没有效?又或者佢们知悉了专案组的动机?

    专案组正在一筹莫展间,有组员赫然见到so网站登出了隐形大盗案的最新消息:专案组设电动透明网诱捕神秘大盗、高层意欲重设专案组,组长或另觅他人、蕉莞狂笑或已疯等等。

    众人惊诧不已,面面相觑,又互相猜疑:专案组组长要更换?换谁?高层这些动作对自己有影响吗?蕉莞这段时间的确是疯疯颠颠,难道报道的都是实情?

    这时,其他组员发声了,嘲笑陶坊川的方案荒唐,耗费精力,暴『露』办案方向,拖延破案时间等等过后话。他们都是这样说:如果这些隐形人知道我们会议内部和侦案过程等,佢们又如何不知道我们要设网擒拿佢们?

    陶坊川听后,五味陈杂,感慨万分。他是专案组中一个最低层的人员,一般开会讨论时,他很少发言,他只是按照大家的思路和决议,照本宣科地执行分配给自己的任务。

    陶坊川本来想在这次一举成名,却落得众人排斥诘责。在这个人人自诩的平台里,出风头也就是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做得好,会招来妒忌打击,做得不好,会惹来嘲讽下放,何必呢!之前想到这是关键时刻,如果能一招制胜,擒拿住一干隐形人,或许不久的将来国警部首座就属于他,可惜,天不遂人意。

    陶坊川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他并没有因其他组员的嘲笑而气馁。相反,他更加冷静地分析目前形势,期待能找到突破点。他认为,这才是好好回击藐视和嘲笑他的组员。

    陶坊川想道:神秘人对专案组的决议和行动了如指掌,但只要佢没有分身术,就可以对付佢。比如,另外异地重组秘密专案组。

    不过,令陶坊川疑『惑』的是,神秘人上次也没有把蕉莞带走,到现在再也没有来解救她。这是什么回事呢?

    细思之下,陶坊川有所领悟:这恰恰可以证实,隐形人并非有通天的本领,他只不过靠着自己会隐身术,来去无影,盗窃财物和窃听机密而也。而蕉莞却是实实在在的一个人,救出去想必也不知往哪里藏匿,就算藏匿后迟早也会被搜出的。

    散会后,陶坊川木然地走出会议室,似乎有万千的心事压着他。

    没错,这件事是他细细思考后才意识到不好的:so网站所说的“或另设秘密专案组,组长或另有其人”都是陶坊川和黎再领导在电话上曾谈论过的问题!

    刚听到so网站发布这个消息时,陶坊川不太在意,没想到竟然与自己有关!这样,可以推断,自己和黎再的电话可能已被隐形人监听或窃录!

    陶坊川任专案组组员是黎再推荐的,他的很多想法没在专案组里说,而是事后和黎再述说并研讨,大多都是电话形式交流。他希望黎再能与大国高层领导商讨,付践自己所设计的方案和思路。

    黎再非常赞同他的想法,并说尽力争取为陶坊川谋划专案组组长一职。

    当时,这个承诺让陶坊川兴奋不已,假如自己当上了专案组长,又成功侦破隐形大盗案,那么自己的前程可谓艳花硕果,将来的国警部部长宝座极有可能是自己的。但兴奋归兴奋,凡事都不是想来的,而是干来的,有信念后,必须奋力地去干,这样,想要的东西就有可能拿到手。所以,陶坊川才频繁联系黎再,又突发奇想提出研发透明网,就是想急于立功吧。

    可如今,这些私人交流都被so披『露』出来,虽然没指名道姓,但却令陶坊川惊疑不休。因为陶坊川更怕的是黎再怀疑他把这些泄『露』出去的。这样,好不容易才攀附上的大山,却有可能反过来把他压住,不但前途升迁无望,更有可能会被打压甚至被摊负罪名而锒铛入狱。

    陶坊川闷闷地走在街上,想找一份快餐吃,却都过了午餐时间,很多门店都暂停营业。他便想起另外一条街有间面食店,味道颇为不错。于是,陶坊川穿过小巷抄近路向那条街走去。

    小巷墙壁上贴满了小广告,什么办证、钟点卫生工、套房转让、通下水道、收驾驶证分、输血换钱、手机监听、假币『迷』『药』、黑车黑枪、私家侦探、美女上门服务等等都有。

    “手机监听,臭蛋的,把我害惨了!”陶坊川喃喃道。

    陶坊川再细细想想:自己与黎再的通话,是我的手机被监听了吗?还是通过其它途径监听的?手机监听是窃听的一种,就是在目标人手机上安装到窃听软件,或通过移动商授权监听。难道真的是通过其它方式监听的?哦,对了!还可以在目标人办公室、家里装到窃听仪器窃听的!那么,专案组办公室会议室或各组员家里是否存在窃听仪器呢?如果有的话,专案组的一举一动必然会被人知晓,获取象so网站所爆的料是轻而易举的事了!对,隐形人应该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信息的。这样,佢们不用整天亲临,也可以毫不费力地窃得关键机密。

    想到这里,陶坊川心头明朗起来,也隐约看到了破案的希望。

    走!回办公室查查,看看是否有自己所猜测的窃听仪器。

    回到办公室后,陶坊川将全部的灯打开,逐一在各个角落、天花、桌底、电话、灯饰、时钟等地方物件『摸』查察看,但没有什么发现。

    费了这么大的劲,没有什么收获,陶坊川觉得很累,便一把坐在大班椅上歇息。还好,没有向专案组说出这个猜测,冲动说出的话,又会让人嘲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