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四章 离奇失踪(一)
    再说肖涯,自从在央勐回来后,郁郁寡欢,腻于见人。但久居屋下又觉烦燥,想着去找这个朋友坐坐,没坐多久,又觉恹恹无味。再找另外朋友,又总嫌他们粗鄙鲁莽,大呼小喝,粗口交流。转了一大圈,觉得没有任何趣味,又只得呆在房里胡思『乱』想。

    这时,肖涯又想起了蕉莞,想起和她交往时的日子,慰心动容,想起她婉然脱衣,骑在自己身上,轻摇慢扭,深锁眉,长屏气,幽声起伏,待得烫火热浪至,其势欲把自己吞噬,犹如烫酥了自己每条神经,配合着她尽情泻泄。然后,自己趣然翻身,掀抱她那圆圆酥殿,用力地往自己这边送。此时,下体所触皆是滑墙溜壁,更有小缝进不得,退不舍。最销魂的是,她叫了:你又进了禁宫,你又进了禁宫!这话更使自己动力十足,猛力前行……

    女儿从房间走出来,打断了肖涯的思绪。他抱起女儿肖微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又将她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胸前,感触万千。

    从女儿的音容笑貌中,可以看出蕉莞的一丝丝影子。女儿也经常闹着说要妈妈,每到这个时候,肖涯就心烦意『乱』,捶胸顿足,不明白蕉莞为何如此忍心,撇下年幼的女儿。

    “我要见蕉莞,我要见蕉莞,带上女儿,见见她妈妈!”肖涯心里坚定地说道。

    说走就走,肖涯收拾好行李后,携女儿直奔余州,辗转打听,来到了余州市警署,提出要求探访蕉莞。

    余州市警署拒绝了他的要求,其解释是此案为重大案件,涉及侦破需要,任何人不得会见嫌疑人。

    肖涯据理力争,说此案侦查已经这么久,不可能是无限期的在侦查,她女儿想见妈一面,这是人之常情,希望通融。

    但任由肖涯怎么争辩,警署方面坚决不让见,他也只得作罢,郁郁地带着女儿离开,后住入宾馆。

    想着千里迢迢舟车劳顿的来到余州,却没见到蕉莞,肖涯不禁惆怅万分,尤其是面对女儿要见妈妈的哭叫,他愧疚难当,只得哄女儿说明天带她去游乐场玩。通过查询,肖涯决定带女儿到余州动漫卡通园玩。

    第二天一早,肖涯携女儿食过早餐后,直奔动漫卡通园。远远已看到卡通城门边立着掬态可人的葫芦娃,门前入口处已有人在排队。

    进入园后,肖微可异常兴奋,蹦蹦跳跳地走着,肖涯连忙跟了上去,拉紧她手。

    玩了好几个项目,肖涯觉得很累了,便拉住女儿,在饮料亭坐下来,要了些饮料零食,悠悠地歇息。

    看着人来人往,大多是一家几口,或是昵喃情侣,笑声络绎不绝,肖涯内心不禁嗟叹。

    肖涯出神地看着旁边的旋转木马,一女子带着孩子,坐在木马上,羽衣飘舞,荷袂蹁跹,笑容可掬,温柔细腻。孩子面若向阳菊,眉开逐笑,身摇脚晃。好温馨的一幅景象!要是蕉莞能这样陪伴着微可该多好啊!

    正在出神间,肖涯望望旁边的女儿,却见到凳上空空而也。再转头四望,仍未见女儿踪影。这一下吓坏了肖涯,他连忙站了起来,四处搜寻,又走到小道旁的小买部细看,还是没见到她。于是他逢人便问,都没有结果。他只好找到工作人员,寻求帮助。

    工作人员通知了广播处,广播处马上发出广播:肖微可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到卡通圆办公室,你父亲在等你。又另外将肖微可的样貌特征说出,通知若见到肖微可小朋友的人,请与工作人员联系。

    经过几小时焦急的等待,却始终不见微可的踪影和音信。工作人员连忙查看景区的监控,饮料亭没设置到摄像头,所以无从得知肖微可如何走失,而其他出口也没有发现到她的影踪。也就是说,肖微可是突然人间蒸发!

    此时的肖涯全身瘫软,心灰意『乱』。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他才想起并报了案。

    本来这是一件普通的小孩走失或被拐案件,但受案民警经过细细询问,获知失踪的小女孩是隐形大盗案中主犯蕉莞的女儿,商铺失款案未归案半脸人苏现同母异父的妹妹,民警们马上紧张起来,并将此案情上报到余州专案组。

    专案组也吃惊不小,一方面连忙召开会议,探讨此案是否与失款案有关联。另一方面,另设关联组,加紧侦查肖微可失踪案,并向群众广泛征集有关线索,力求以最快速度侦破肖微可失踪案。

    经过查看动漫卡通园主要街道路口的监控,没有发现到小微可的身影,关联组又仔细查看监控中的每一台小车,能透过玻璃窗察看到车内情况的,都细细甄别,看看小微可是否在车上,但也没有任何发现。后又通过车牌号码,查看那些不能透过玻璃窗察看车内情况的车主资料,逐一排查,但仍没找到可疑人物。

    又一件离奇案!于是,两件案再次放在一起讨论。有个声音假设:是不是苏现将他妹妹接走!

    同意这种论调的人认为:苏现当初曾两次奋救他母亲蕉莞,说明他非常注重亲情,后来可能考虑到母亲是案件的焦点犯人,救出去也很难藏匿,所以放弃了。但苏现也是人,也怕孤独,也想找个陪伴,他想到了妹妹,虽然现在他只有12岁,但也属血气方刚少年时,想到的事就马上去干,所以他就动手,接走妹妹了。

    不同意这种论调的人认为:苏现只不过才12岁,他和肖微可也没有一起生活过,根本不存在什么感情,他连自己的母亲也不接(劫)出来,接一个四岁的小孩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他难道可以照顾她?小妹妹难道又会接受这个奇异又陌生的半脸人不哭不闹?

    双方争论不下。

    朱遂贮正在沉思着如何应对梨莎的缠扰,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婆阳展媚打来的,连忙接听。

    “遂贮,不好了,儿子不见了,快回来看看吧!”

    朱遂贮一阵的紧张,连忙启动出口开关,快步走进专梯,辗转回到了家。只见夫人瘫坐在沙发上,泪流满脸地哭啼着。见到朱遂贮回来了,便哽咽着说:

    “前一刻,缔沾还在厅里,那时我也在厅里熨衣服,才将刚熨好的衣服拿进房里,准备整理好衣柜把衣服放进去,却突然听到门响声,出来一看,大门打开了,却不见儿子,便马上走出门外呼唤他,却没听到有回应,然后又回屋里查看,也没见到缔沾的影踪,于是便下楼查看,又问其他员工和朱机贴,均答没见到他,便马上给你电话了,快快想办法找找吧,给那些缅甸人拐去就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